第十四章 灵机一动

    找了一个最便宜的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硬着头皮给在A城的大哥打了一个电话,叫他快点打一千块钱到我卡上。大哥支吾了半天,很是责怪了一番我的不争气,听我说是牛市长母亲去世的缘故之后,终于让我把卡号告诉了他。

    我终于取到了钱,叫了一辆三轮车雄赳赳气昂昂奔赴殡仪馆,在我寄存花圈和鞭炮的小店前下了车。老板娘非常热情地和我打招呼。

    我亲切地询问她,殡仪馆里今天好像比昨天还热闹,是不是牛老夫人到了。她回答说才不是呢,是县政府刘秘书长的母亲,刚才在殡仪馆办公室的熟人那里问了,牛老夫人的家属还没有和这里联系,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我还指望你介绍熟人做生意呢。

    我头脑一阵轰鸣,连忙问道你肯定是姓“刘”而不是姓“牛”,她说肯定。我大致已经知道一定是我昨天一厢情愿把县政府的“刘”老夫人听成了市政府的“牛”老夫人了,看来自己是白忙乎一场了。我心情十分沮丧地跑到办公室一打听,最后一个希望的肥皂泡终于无情破灭了。

    我从殡仪馆办公室出来,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如果牛老夫人不运到殡仪馆来,我到哪里找牛市长去?西山县到处是荒山野岭,面积比香港特别行政区还要大,我怎么找得到啊?我真是流年不利啊,做什么事都不顺心,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捉弄我?西山县啊西山县,真是个好名字啊,“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李密的《陈情表》怕莫是我此时此刻处境最真实的写照?《三国演义》里“凤雏”庞统被张任射杀在“落凤坡”,我怕莫是要在这西山县走完最后一程了。想我张一一一身本事,满腔抱负,到头来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生又何哀,死又何苦,可悲,可叹,可怜,可惜!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又可以说是情急智生,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对,就是他,马书记——西山县的一把手。

    马书记是牛市长中学的同学,关系特好。牛市长把他从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放到自己的家乡来奉献光和热,据说下一届会把他调回市里作为副市长的正式人选。我曾经在牛市长家里几次看到过马书记。马书记牌德特好,无论输赢多少,总是笑呵呵的,实属难得。政府官员三令五申不准赌博,所以只有关系特好的哥们才会围成一桌。牛市长的牌友总是固定的那几个,除了今天的马书记即昨天的马副秘书长外,就是国土局的侯局长、公安局的熊局长以及教育局的朱副局长有限的几个在Y城混地面的西山籍老乡。

    马书记的歌唱得很好,在K歌的包厢里,一首《骏马奔驰保边疆》曾让我们什么大学音乐学院声乐系的女生赞叹不已,纷纷称其声音雄浑底气充足嗓子圆润唱功深厚蒋大为也不过如此。我虽然一向深恶痛绝溜须拍马的那些什么人,居然不反对那些一心向上女生的溢美之辞,那是因为马书记的男高音比起朱副局长们唱《恰似你的温柔》时的娘娘腔来,高下立判,高明得分明不止一倍。

    思前想后,要找到牛市长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马书记,找到了马书记就一定能找到牛市长。想到这一层,我心下豁然开朗,叫了一辆三轮车,兴冲冲地直奔西山县委大楼。

    西山县虽然是个贫困县,可是县委大楼盖得非常气派,是真气派。我找到808房间的县委书记办公室,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轻轻叩门。一小秘书把门打开,打量了我两秒钟,说:

    “请问您找谁?”虽然言语很客气,但我分明能听出他对自己今天这个位置的自我欣赏。

    “找你们马书记。”我不卑不亢地说。

    “您哪里啊,找马书记有什么事吗?”他一时莫辨我的虚实,继续例行公事地发问。

    “我是马书记的朋友,马书记每次去Y城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唱歌什么的。我刚从Y城过来,找他有点私事要办,他还没来办公室吗?”

    小秘书一听我是从Y城来的,态度一下子变得温和起来,连忙一边请坐一边沏茶一边殷勤地向我解释:

    “马书记现在正主持常委会,您有什么事方便对我说吗?也许我可以转告他?”

    “您知道马书记的会要开到什么时候啊?什么时候开始的?”

    “刚开始不久,肯定还要好几个小时。”

    我的心猛地一沉,自言自语道:“这该怎么办呢?”一只手端起纸杯准备喝茶,一不留神没有拿稳,纸杯里的茶水洒了一地。小秘书连忙拿来拖把把茶水处理掉。

    在小秘书的一再追问下,我想再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问他:“牛市长的母亲去世了,你知道不知道这回事?”

    “当然知道啊,马书记昨天得到消息后,立马就送花圈过去了。”他忙不迭地回答。

    “是这样的,我和牛市长也是朋友。牛市长的为官清正你应该知道,他是一直反对领导干部大肆操办婚事丧事的,执意不要我们不远百里的从Y城跑过来。你说,这么大的事,我们能不过来吗,一个人能有几个父母啊?我不过是想找马书记问个路而已!”

    小秘书一听是这事可乐了,连忙说:“这点小事还用劳动马书记啊,您早说得了,这不,我这就给您搞定。”说完,他拿起电话,看了墙壁上各乡镇的一个通讯录一眼,按下一串号码:

    “钱镇长你好,我县委秘书科小王啊,呵呵,是这样的,牛市长的一个朋友要去拜祭牛老夫人,牛市长担心劳动太多人,所以不让他过来,他现在找到马书记这里来了。马书记这会儿在开常委会抽不开身……你知道了是吧,谢谢你啊,那我就叫他去你们镇政府直接找你好吧,谢谢了!下次来县城请你喝茶啊!再见!”

    他放下电话得意地对我说:

    “这不搞定了?你直接去南山镇政府找钱镇长吧。他会派个车送你去,这是他电话,你拿着。”

    我接过小秘书写给我的纸条,问了南山镇的一些情况,非常满意地走出书记办公室,一边出门一边不忘对小秘书摆摆我“上国使臣”的谱:

    “谢谢你啊,马书记开完会记得跟他说,在牛市长家经常见到的那个小张向他问好。下次有时间你和马书记一起去Y城玩啊,我叫牛市长请你吃日本料理啊!”

    小秘书受宠若惊地把我送到电梯间还想再送,被我阻止了。在电梯里我感到说不出的快意。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做官,原来只要稍微沾一点大官们的光,也能有这么多的便宜!

    我从花圈店把我寄存的花圈和鞭炮领了出来,和一三轮车司机讲好了去南山镇政府的价钱,把鞭炮搬上车,花圈绑好。三轮车载着我翻山越岭一路豪歌向天涯。

    钱镇长早已在办公室里等候多时,听了我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说我们就不用客套了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去牛市长家吧。我说我还有花圈和几筒鞭炮在三轮车上,你们西山县找个出租车比找个外星人还难……

    钱镇长用南山镇惟一的一台捷达车载着我在前面带路,三轮车开足马力在后面奋起直追。一路上奔驰、凌志、奥迪等名车熙来攘往,本来偏僻单调的山路顿时生色不少。我与钱镇长心照不宣相视一笑,我们知道这些主儿一定是冲着牛市长来的。

    我在离牛市长家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下了车。钱镇长对我说我昨天已经去磕了头了,今天就先回去了,小哥你要记得在牛市长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啊。我巧言令色地敷衍说好。

    我从三轮车上解下花圈的时候,才发现路边竟有许多临时卖花圈和鞭炮的投机分子,生意好得不得了。我这才有些后悔起来,自己冒里冒失大老远从县城运这些东西过来,花圈一路上已经被风刮得面目全非,花圈上的对联怎么也不能对号入座,把我的一番苦心白白浪费掉,真是不划算。好歹总算到达我心目中的耶路撒冷了,马上可以见到我的救世主牛市长了,这是我应该感到欣喜的。然而欣喜的里面,更多地掺杂了紧张的情绪。

    我到达牛市长家搭建的帐篷口时,牛市长正从里面出来向马路上张望。他有没有感动我不知道,但是他的意外我是能觉察得到的。他吩咐一打杂的把我的花圈和鞭炮搬到固定的地点去,然后握着我的手说还没有吃饭吧,先吃饭吧。

    牛市长给我找了一张还没有坐满的桌子坐下,我一边吃饭一边才记起刚才忘记去牛老夫人灵柩前磕头了。自己见到牛市长兴奋加紧张过度,把这最基本的礼节都给怠慢了,真是该死。我手忙脚乱扒了两口饭,赶紧跑到灵堂里磕了几个响头。这时,只听得帐篷里锣鼓喧天。我快步走进帐篷一看,原来是请来的一个花鼓戏草台班子开演了,主持人正热情洋溢地劝说各位亲朋好友点戏,大致是三百块钱一出戏,一出唱九十分钟左右。

    我灵机一动,跟草台班子负责人讨价还价了一番之后,终于以八百块钱唱三出戏成交。

    我点的三出戏是《宝莲灯》、《辕门斩子》和《岳母刺字》,都是忠孝节义的题材,我想这是牛市长所喜欢的。每出戏唱到中途的时候,主持人就会对着喇叭喊几句诸如“……牛老夫人寿终正寝,孝子牛XX的忘年之交张一一先生,特点播此剧以表沉重哀悼之情”。每当说到张一一三字时,我就会贼眉鼠眼四处寻找牛市长,直到看到他正在台阶上徘徊,估计已经听见了我的名字,这才如释重负。

    三出戏唱完之后,已经快到十二点。吃完面条和点心之后,看戏的还有帮忙的人渐渐散去。牛市长可能到楼上休息去了,反正我找了他好久都没找到。我的学生牛泌据说因为功课太忙,和他在京城陪读的老妈要第二天中午才能回来。我连一个相识的人都没有,了解到客人太多的情况,估计这里是没有睡的地方了,还是找个车回西山县城或者Y城吧。

    瑟瑟晚风中,不知道等了多久,就是没有一辆载客的车经过。我无可奈何地敲开了牛市长几家邻居的门,可惜都已经住满了。我无计可施,正准备硬着头皮找牛市长解决住宿问题时,忽然发现几辆Y城牌照的小轿车正准备启动,一问才知道他们正准备去西山县城,我好歹挤了进去。

    我挤上的那台车的后座是两个小公务员,副驾上坐的是交通局胡局长,车子里就数他的官最大,所以大家一路上都在听他高谈阔论。他刚刚称赞完在法国留学的儿子真是争气,女朋友不知道换了多少,这会儿又开始说,城管局的赵副局长真是个土老冒啊,上次去北京,那个马上要退休的赵副局长可能是公费乘坐飞机机会太少的缘故,看到保险单上写着如果飞机失事可以赔四十万,就对我说,老胡啊,这飞机要是失事该多好啊,赔上四十万,就可以给我家赵伟买上一套好一点的房子结婚了!什么人啊,我们混到今天这个地位,一条命难道就只值四十万?不是吹牛,光我儿子胡斐在法国一年,就不知道要花掉几个四十万呢!后面的几个小公务员连忙说那是那是,赵副局长这老头真是没见识。

    小轿车开到一收费站,一路春风得意谈性正浓的胡局长转过头来对我们说:“看我的!”

    胡局长示意司机把车窗降下,探出半个头对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说:“后面几台车都是我的铁哥儿们,把他们的车牌记清楚,来回的过站费都给我免了!”

    那工作人员连忙陪着笑脸说:“胡局长的朋友,那是当然要免的。”车窗缓缓关上,小车继续肆无忌惮地前行。与我一排的两位仁兄马屁声又起,我暗自感叹这胡局长真是了得,穷乡僻壤的一收费站工作人员,居然都能在夜色苍茫下认得他。

    我跟着胡局长一行人在西山宾馆下了车,我不知道西山宾馆这个晚上会发生什么。有一小公务员虚情假意邀我一起去玩玩,我知道他不过是随口说说,说了声谢谢,然后一个人在大街上徘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