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孤注一掷

    牛市长家的门铃摁了半天没有开。一个不再年轻的保安走过来跟我打招呼。他是牛市长的一个远房亲戚,所以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够在这个豪华的小区里坚强地发挥余热。他以前经常看到我从牛市长专用的奥迪车里出来,所以对我并不陌生。

    保安大叔非常谄媚地问我是不是找牛市长,我说是的。保安大叔以一种非常惊讶的口气对我说,你还不知道吗,老夫人昨晚十一点多在乡下病逝了,牛市长已经连夜赶回西山县处理丧事去了,因为工作太忙,所以他只请了三天的假,真是忠孝两全啊。

    我头脑一阵轰鸣,怎么就这么巧呢,她老人家怎么就去得这么是时候啊?这下子可糟了。牛市长这一待就是三天,这三天我怎么过呢?还有,牛市长刚刚经历了丧母之痛,我总不能立马就逼着他给我解决前途大事吧,那未免有些于礼不合吧?我该怎么办呢?

    刹那之间,无数个念头无数种设想天人交战百转千回,酝酿再三权衡再三,最后还是决定亲自去吊唁牛老夫人一番。

    我没去过牛市长乡下的老家,也没给牛市长打电话。如果我给他打电话,他一定不会让我去。再说,我是一个感性的人,总是喜欢卖弄一点小聪明,企图给人以惊喜。我窃以为,牛市长突然看到我这个久违的“忘年之交”不远百里跑去吊唁他母亲,一定会感动得不知所措。

    我从来都没有去过牛市长乡下的老家,是真没有。然而我一点都不慌乱,我知道我一定能找得到他。他现在肯定在一个地方,那地方叫做——殡仪馆。

    我坐了一个大巴,在路上颠簸了三四个小时,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终于到达了牛市长老家所在的那个叫做“西山”的小县城。我叫了一辆三轮车去殡仪馆。三轮车车夫满脸的菜色,冲我说要五块钱,我居然没忍心和他杀价。

    殡仪馆里哭声动天,我猜想可能是那些想巴结牛市长的一些什么人在使劲地演戏。这是西山县惟一的一家殡仪馆,殡仪馆的两旁有十多家卖花圈、烟花还有制作牌匾的小店。

    我没有直接冒昧地去殡仪馆。我在离殡仪馆进出各种小车的大门较远处的一家花圈店前下了车,挑了一个最大最贵的花圈,略一沉吟,挥毫立就了一副挽联,上联是“德高望重春风南岸留晖远”,下联是“子孝孙贤秋雨西山洒泪多”,横批是“草木含悲”。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篡改自毛主席悼念他母亲的挽联,我却很是知道牛市长最佩服的人就是毛主席,我暂且从主席他老人家那里借来这两句话,把牛老夫人和毛老夫人相提并论,他是一定能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的。

    我又挑了一组鞭炮,一共是六筒,三十块一筒。花圈二十八块一个,合计两百零八块。我想,即使我自己的奶奶现在不幸与世长辞了,我也不一定会这样奢侈。但是现在只要牛市长高兴,什么都顾不得了。可见只有子孙都争气,长辈们才能“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我付款之后,问店里的老板娘殡仪馆里是不是在办牛老夫人的丧事啊,这么大的排场,鞭炮都不知道放了多少。老板娘连忙说哪个牛老夫人啊,没有啊,是我们西山一暴发户的老爹死了。

    我连忙追问她,牛市长的母亲昨晚去世了,你们都不知道吗。老板娘一听我和牛市长好像关系挺密切的样子,不由得肃然起敬,眼睛里顿时释放得太阳出来,赶忙请我再坐一会儿,一边吩咐店里的小女孩给我泡茶,一边解释今天是听说了牛老夫人去世的噩耗,只是一天可能运不过来,也许要明天才到。她喋喋不休地在我身后诉说牛老夫人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母亲,培养了一个多么有出息的儿子。那语气听上去特别扭,很容易让人感觉到牛市长好像是她培养出来的。

    我把花圈和鞭炮托老板娘先照看着,然后径直找到殡仪馆办公室,问里面两个正唾沫四溅聊天的女工作人员,牛老夫人的遗体什么时候到殡仪馆。一浓妆艳抹丑得要死的女的正说得天花乱坠,很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是县政府的那个牛老夫人吧,明天上午十点到。说完,又兴致勃勃地与另外那个女的津津乐道了。

    我一愣,牛老夫人怎么变成县政府的了呢?人家牛市长不是市政府的一把手吗?转念一想,应该是这女的谈兴正浓,一下子给说溜了嘴。想要再证实一下,一看那俩女的的欢乐劲儿,不忍打搅,灰溜溜地转身出来,决定明天上午十点再过来。

    我回到刚才买花圈和鞭炮的店里,对老板娘说,牛老夫人要明天上午十点才到这里,我明天上午再过来,花圈和烟花暂时寄存在你这里一夜没关系吧。老板娘连忙陪笑着说没问题,到时候记得多给我带几个顾客过来啊。我故作深沉地说到时候再说吧,市里各个机关的领导和我的一些朋友可能要迟一两天再来,不过我见着了他们一定向他们推荐你们店。我说这话有两层意思,一是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显得自己跟市里的头头们很熟络,二是为自己明天没有给她带来顾客留一退路,到时候我可以很从容地把寄存在这里的花圈和鞭炮体面而大方地搬进殡仪馆。

    我非常反感这女店主一开始不肯抹掉那八块的零头,所以这会儿打心里没准备给她再带一些顾客过来。其实我根本也没法带顾客过来,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当然只有傻子才会把话说绝。

    我从花圈店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回Y城不太现实,明天再跑过来也劳神费力,所以我决定在西山县城将就一夜。

    殡仪馆在县郊一个很偏僻的位置,我好不容易拦到了回西山县城的三轮车。在一个外面看上去比较干净的餐馆前下了车,点了我最爱吃的番茄炒鸡蛋、香干回锅肉和油淋辣椒,要了一瓶啤酒和一碟花生米,十块钱吃得酒醉饭饱。我走出这家餐馆,心里一个劲儿地感叹西山县真是一个消费的好地方。

    我沿着路灯行走,想要找一个小旅馆住一夜,又想想睡觉还早,于是一路向前。

    我的酒性开始有点发作,头脑晕乎乎的。我不习惯喝酒,喝一小杯就会面红耳赤,哪怕是啤酒。如果我见到斗酒诗百篇的李白,我想我一定会羞愧无比。羞愧的不是文采,而是酒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