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丰乳肥臀

    我与菠菜在他公司的大门口见着了,没有拥抱,那太矫情。菠菜一定要带我去吃大餐,被我义正词严地拒绝了。我知道菠菜混得也并不是很好,再说,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山珍海味我都会觉得如同嚼蜡,有盒饭吃就很不错了。人在狼狈的时候,是不能有太多要求的。所谓“达人知命,君子安贫”,实在是有一定的道理。

    我和菠菜在路边的一家小餐厅停留下来,每人要了一瓶啤酒,一边吃着十块一盒的盒饭,一边闲聊着一些家常。我怪不好意思地告诉菠菜下午被骗的经过,菠菜大笑不止,一开始根本就不相信从小鬼点子特多的我居然会陷进这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圈套,到后来也不得不信了,因为事实就是事实。

    我告诉菠菜自己现在想起来挺荒唐挺幼稚的,可那会儿还真对那些骗子言听计从了,不知道是鬼迷心窍还是怎么的,可能是求职的心太切了一点吧,骗子们正是利用这个心理做大做强了他们的事业。我们一干胸怀大志的热血青年千里迢迢跑到广东这个“中国的窗口”来圆梦,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一败涂地了。这对于我们这些受骗学生的信心,简直是个灾难性的打击。

    那天晚上我和菠菜的两个盒饭吃了很久,吃得店主好像很不满意起来,我们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我们后来又要了四瓶啤酒和一碟花生米,会不会被势利的店主赶出来还真是个未知数。

    在广东,如果你不会说“白话”,如果你口里夹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你肯定会受到歧视和不公正待遇的。这绝对是个千真万确的事实。广东人认为,他们那里的社会治安之所以不大好,都是我们这些操半生不熟国语的内地民工给搅的,他们本地人那么富有,谁会去偷扒抢劫啊?确乎还有些道理。我中学一同学在温哥华念书,她在QQ里告诉我,那边的珠宝店晚上都可以不关门,真正地做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因为人家有的是钱,谁会去见财起意啊?

    那天晚上我与菠菜在他与同事合租的一个贵得要死的简单的两室一厅里聊到深夜,菠菜谈他工作上的不如意和感情上的空白,我谈我的理想抱负与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我以前很是不把菠菜的话当回事儿,那晚上我却是受益匪浅。

    菠菜说广州是一个浮躁的没有多少文化底蕴的城市,更多需要的是技术性的人才。像我这样在文学上有一定特长的,来这里也许是搭错车了,至少机会会比较少。他说我应该还是到北方的一些城市去,像北京那样我国的文化中心。其实Y城也不错,历史悠久,有厚重的文化积淀,也还适合我的成长。菠菜还说什么男子秉阳刚之气,北方有阴柔之美,我们男人要想有更大发展,也许去北方才是最正确的,因为阴阳调和嘛。

    菠菜说起这些时,我对他这一年多在广州打拼出来的见识不由得肃然起敬,觉得实践真是人类最好的老师。

    第二天是礼拜六,菠菜只上半天班,再加上车票太紧张,所以我又欲走还留的多逗留了一夜。

    星期天的傍晚,菠菜把我送上火车。他还给我买了牛奶、面包、泡面、苹果和矿泉水,甚至连卫生纸和晕车药都准备了,虽然我肾功能一直比较健全,而且从来都不晕车。菠菜细心得像个女人,从来没有哪个女生对我这样无微不至地关怀过,我感动得一塌糊涂。

    和菠菜在一起的一天两夜,让我感受到了久违了的友爱的温暖,使我暂时忘却了许多的忧愁。火车开动的瞬间,我突然又莫名地惶恐起来。南下根本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回去又能怎样呢?牛市长真会帮我解决问题吗?我又该如何面对我的父母,还有那些一直对我存有厚望的老师和朋友们?

    菠菜给我买的车票是一个临窗的位子。坐在我旁边的是一青年女子,不一会儿就和过道那边还有前后座以及斜对面的男乘客打得火热。听她的语气,应该是广东哪个大佬的情人什么的,这次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是为了给“老豆”过五十岁生日。她一度在说“老豆”两字时把声音提高了至少五十分贝,好像她会把“老爸”说成“老豆”就是光荣无比的广佬港佬什么的。

    她告诉周围所有的人,不,她其实想要告诉全世界所有的人,她的生活是多么的优越多么的丰富多彩。她好像住在一个叫“二奶村”的小区里。那个小区都是被大款包养起来的小蜜蜂。她们有相同的兴趣爱好,打麻将,去健身房,做头发,养宠物,疯狂购物。总之,她觉得自己生活得很惬意。

    她每次回乡下的老家都会从Y城的大商场给父母、弟弟,还有其他的一些亲朋好友和邻居买上一大堆东西,然后花两百块钱叫一辆出租车回家。她的父母总是为她而骄傲,人前人后不失优越感地夸奖自己的闺女找了个好老公,虽然他们隐约也知道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所谓女婿比自己的年龄还要大许多,而且好像还有儿子女儿一大堆。被赠送了礼品的邻居会当面夸她有出息,说一些什么从小就知道她有旺夫命,长大了一定是贵妇人。但是那些遗漏了没被派送礼物的邻居一定会在屋里破口大骂“不就一做鸡的吗,想当年小时候老娘没少抱过她,好了,现在卖X赚大钱了,就不认得人了,什么德行!”

    那女的有几次想要和我搭讪,我的前途一片渺茫,正思量着回去如何找牛市长交涉,哪里有心思与这种人瞎搅和,所以对她秋波明送的万种风情视而不见。那女的投石问路了几次之后,眼见我这愣小子硬是不接招,也没辙了,终于放弃了努力,给了我一个非常轻蔑的眼神,然后和旁边那些穷极无聊功能亢进的男性哺乳动物高谈阔论去了。

    夜色已经渐渐深了,正如我内心的苍茫。火车停靠在找给我假钞的那个车站,我想要寻到找假钞给我的那女的,但是失败了。我的印象已经模糊,而卖盒饭的女的实在太多,昏黄的灯光下,到哪里去找那个惟利是图的女人?找到了又能怎样,她会还我钱吗?绝不会。何况是区区的五块钱。车厢里这些无聊的人,可能还会取笑我五块钱也好意思说。其实五块钱算不了什么,只是这样的日积月累,这些人的黑心钱就赚得大了。

    同座的那女的要了一个十块的盒饭,她在付钱的时候故意把身体在我身上磨蹭,开始的那一瞬间我还有些皱眉头的意思,接下来的几秒钟居然觉得还很舒服,居然还有些舍不得她把身体移开,也许是由于女人身上特殊的体香,也许是由于她挺拔的胸脯。总之,那是一种矛盾的感情,既羞愧又希冀。

    我喝了一盒牛奶,吃了一碗泡面,感觉心里踏实了一点,渐渐开始有了些睡意。可是想到裤兜里还有菠菜上车前给我的几百块钱,只好又暗示自己不要睡得太死。听说凌晨两三点是人一天中最疲倦的时候,小偷们在这个时候活动得最频繁。我身上就这几百块钱的救命稻草了,千万不能便宜了那些鸡鸣狗盗的人渣。

    不知道哪位前辈曾经谆谆教导过我,火车上的小偷很多都是亡命之徒,他们身上都带了刀什么的,如果有谁发现了他偷窃,就会抽出刀子捅人。我这会儿在想,如果真有哪个小偷胆敢拿刀出来,老子就跟他拼了,反正老子现在是一无所有。我曾经豪情满怀,想不到竟沦落到产生与这种下九流人渣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想法,想起来真叫一个凄凉。

    我伏着渐渐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睡梦中,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我极不情愿地睁开惺忪睡眼,发现一个巨灵神掌飞快地从我西服的内口袋里抽了出去,一个精壮的中年人没事人般大踏步而去。

    我迅速摸了一下裤兜,那几张纸币还在,我原来想要成为烈士的伟大构想,刹那之间烟消云散,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会失去勇斗歹徒的勇气。也许是忌惮电视里经常看到歹徒随身携带的明晃晃的匕首,也许是想到自己壮志未酬就这样光荣牺牲了未免有些对不起自己和家人,也许是看到周围那些大老爷们冷漠的眼神,也许是考虑到反正自己没有丢失什么,总之太多原因了,反正我就是没有凝聚起挺身而出与那小偷搏斗的信心。等我懂得后悔时,小偷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盯着周围那些熟视无睹小偷把脏手伸进我口袋的乘客们看了几眼,有一种形同路人的苍凉。转念一想,不由苦笑,我与他们的关系不就是“路人”吗?五千年传统文明熏陶下的中国,明哲保身的古训已经在人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了。我自己刚才不也是听任那小偷又去祸害下一位乘客吗?有什么好责怪他们的呢?

    我开始伏在桌子上思考,思考我的未来。我没有时间去思考中国人的民族性,那不是我现在能够思考的问题。想着想着,头脑里空荡荡的,慢慢又有了些睡意。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一个软绵绵的身子朝我身上靠了过来。我轻轻转过头偷偷瞟了一眼,同座那妖娆的女人正眯着一双春情无限的眼睛,朝我肆无忌惮地媚笑。

    我不敢面对她火辣辣的挑逗,立马又埋下头装睡。那女人眼见我是默许了,于是把一个柔若无骨的身体挨得更近。我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香水味道,开始有些不能自持起来,听任她吃我的豆腐,觉得于这漫长的旅途还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据说,早上三四点的时候,是男人最兴奋也是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也许在这个时候,很多男人都会人尽可妻。

    跋涉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在望穿秋水中抵达我久违了的Y城。Y城还是那个Y城,那个在我眼里充斥着浮躁和虚华的灯红酒绿的Y城。我怎么也喜悦不起来。Y城于我突然之间变得模糊和陌生,竟凝聚不起半点亲切的感情。这就是我曾经浪掷了几年大好青春的Y城么?

    同座的那女的亦步亦趋跟在我身后出站,看得出她分明想要给我留下一个电话号码什么的。我有时候会很宿命,想到自己这次回Y城是为了要牛市长赐给我一个美丽的未来,生怕会为了这档子事影响自己的运气,坏了自己的前程,所以竟又一次没有接招。

    那女的留给我一个哀怨的眼神后扬长而去。我突然觉得她其实也挺可怜的。我为自己的悲天悯人和自作多情感到羞愧。

    我在出站口徘徊了许久,又一次迷失了方向,给牛市长打电话的决心,已不如先前在深圳时那样坚定。求人的时候,总是需要勇气。

    电话亭那女的开始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时我已经意识到电话很难解决问题。打电话与面对面的交流总有太多的差距。

    我决定去牛市长家一趟,大不了与他摊牌。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尽快走出困境。反正我已经无路可退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何况牛市长也确实欠了我不少人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