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心难测

    负责招聘的工作组当中,居然有一慈眉善目男的老家就在Y城,算起来也是老乡了。嘿,我当时可高兴死了,你简直没法想像。虽然他没有给我身份证看,但我已确信他就是Y城的了。

    我在Y城混了整整三年半,自然把那里的方言学得半生不熟了。我跟那男的用方言交谈。他简单询问了一些我的情况,好像对我的情况很满意,虽然我故意卖了个关子没有说出自己在什么大学这样一个说出来会吓死人的名牌大学鬼混了好几年。东拉西扯和我闲聊了几分钟之后,他非常严肃而认真地告诉我,我已经通过了面试,明天就可以开始上班,只需交纳五十块钱的录用费。

    我一见这么快就被录用了,自己终于有事可做可以大显身手了,顿时忘记了国家劳动部不准用人单位用任何名义向求职者收取任何费用的明文规定,非常爽快地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表姐给我做盘缠的那一叠百元大钞,抽出一张旧一点的钞票交给了他。收了我的钱之后,老乡马上煞有介事地给我开了一张收据样的物事,但是没有交给我。我想反正这收据要了也没地方报销,如果为了这一纸没有什么作用的东东让他感觉到我对他的生分和戒备,影响了彼此的感情,那可大大的划不来。不要就不要吧。

    老乡没有给我收据,也没有找给我五十块钱,只是把我领到了一狭小的办公室里,门口挂的牌子好像是财务科什么的。老乡对里面一风骚妖艳的女的说,这是公司今天破格一次性录取的新员工,打电话给他订做两套工作服吧,那女的说好。女的示意我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出一本票据对我说,交两百块钱服装费,成本价,今天晚上要服装厂连夜加班做好,明天上班就可以穿,以后如果你不在这里上班了,再全额退钱给你。

    我已经被“明天就可以上班”的广东速度迷晕了眼睛,想想这服装反正是自己穿,钱也不是很多,而且又可以充抵刚才老乡没有找给我的五十块,甚至还可以辞职就退款,自己是破格被录取的,可不能乱了规矩或者太小家子气了,日后在这里被人看不起,多没面子啊。我几乎没有做太多考虑,就掏出两张百元大钞给了那女的。

    那女的飞快地把我的两百块塞进抽屉之后,突然问我有没有广州本地户口的担保人。这是一个在我看来非常奇怪的问题。我措手不及,当然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没有没有。她说你确定,我说确定,确定,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哪有什么担保人。

    我突然想起了表姐夫原本是广州户口,不过他现在深圳上班,并在深圳买了房子,问这算不算。那女的非常坚决地说不算,我说那就真的没有了。

    那女的好像很是犹豫了一会,说,那怎么办啊,我们公司只怕不能录用你了,因为公司经营的是许多贵重的轻工艺品,一个小小的玩意就够你大半年薪水的,没有一个担保人怎么能行啊,对不起啊,公司真不能录用你了。

    我顿时从幸福的天堂掉进了痛苦的炼狱。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线阳光,这么快就被乌云遮住了。正当我为没有粤户担保自责不已时,我那本来已经走了的老乡折了回来,看到我为难的表情,连忙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是没有粤户担保,他呵呵一笑说,咱们是老乡,我相信你的人格,绝不会私自拿公司一针一线的,不如你先交点押金凑合走个过场吧。他和颜悦色地问我还有多少钱,我说还有一千一百多块。老乡说那你就交一千一算了吧,过一两个月,如果发现你在公司表现好,就立马退还给你。

    老乡的这番金玉良言对我而言无疑像溺水的孩子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任何时间去考虑他的立场还有他真正的用心所在。想到既然明天就要上班了,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于是爽快地把身上硕果仅存的那十来张百元大钞清清爽爽地都交给了那女的。

    那女的在收钱的片刻好像还老大不愿意似的,肯定是装的,这世界上哪有往口袋里装钱还心不甘情不愿的道理。

    当我把最后的一千一百块无私奉献出去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刹那间好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只是自己不敢再深入往那方面想下去,非常热切地强迫自己往好的方面想。

    交完钱后,老乡给了我一个地址,说那是上班的地方,在XXX路的终点站下车,下车向前走三十米就到了。我于是有些纳闷公司上班的地方为什么不是在这里,开始不是说现场招聘的吗?虽然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多,但是人生地不熟的,好不容易逮着了一老乡对我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要是问太多了,不是对他不信任吗?于是把满脑子的问号暂且按下不表。

    我坐了三块钱的公交车跋涉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终于找到了在车上不知道构想了多少遍的公司。公司看起来场地很大,好像还有很多厂房,只不过都挂上了“闲人免入”或者是“谢绝参观”的大牌子,无法让我们这些未来的新员工看清楚庐山真面目。

    外面一间大的办公室里好像有不少工作人员,场面比在老乡那里看到的还要热闹。我找到一刚刚空闲下来的漂亮的女工作人员,把老乡开给我的条子双手呈献给她。现在想起来,有一种很谄媚的感觉。我甚至在想,将来会不会与这位漂亮的女同事发生一些什么故事。

    美女轻描淡写地看了一下我给她的条子之后,开始问我日常生活用品都带来了没有,等会儿要公司的保安带我去安排给我住的寝室。这么快就关心起我的生活起居来了,真是让人感动。我连忙回答说没有没有,待会儿去买齐吧。美女和颜悦色地对我说,那好吧,先交两百块钱的服装费吧。我一惊,赶忙解释道,不是已经在那边交了吗,报名费、服装费还有押金,我一共交了一千多呢。

    美女看见我吃惊的模样,眼角掠过一丝不屑之色。她分明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温柔,非常严肃非常认真地对我说,你交钱的地方只是中介公司,他们收取的是中介费,我们这里才是真正上班的地方。

    我已经没有钱可以交了,这时候也隐隐知道自己是上当受骗了,这个骗局说不定是个无底的深渊,不知道这里交了服装费之后,是不是又会要交什么保证金什么的。保证金之后呢?还会有什么学问在里头?即使在这种地方上班,会不会像包身工那样超负荷劳动加营养不良?能不能如期拿到属于我的那份薪水?都是问题。

    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我以前常常从书里看到“头脑里一片空白”这样的句子,不能理解,这会儿才真正懂了这句话的全部底蕴。“头脑里一片空白”的感觉就是头脑里空荡荡的,失去知觉了,行尸走肉的感觉,觉得什么生活啊,生命啊,前途啊,理想啊,抱负啊,都虚无缥缈,可望不可及,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这些人太坏了。

    我从美女还有旁边几个工作人员轻蔑的眼神中走了出来。这会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跟在我后面的,是几个和我一样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从他们愤愤不平的谈话中,我知道他们也是还没毕业的内地高校前来淘金的大学生。

    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缘故,我们很快就结成了战略联盟,一致商议决定杀回去要回我们的押金什么的。他们当中一般都交了三四百不等,还有一个也是因为没有“广州本地户口担保”被骗光了身上所有的一千八百块钱,只剩下几个硬币了。他们几个都是湖北人,在湖北的一个地区院校的冷门专业混了几年后,结伴来到广东创业,不料集体被骗。真不知他们该如何向自己的家乡父老交代。

    “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这是形容湖北人精明的一句流传甚广的俗语。这块金字招牌,今天彻底地让他们桃园几结义出来打天下的哥儿几个给砸了个支离破碎。

    我们几个被骗的浑小子豪情万丈地杀了回去,想要找那个骗走我们所有财产所有希望的皮包公司讨还公道。

    我们找到了我那位慈悲为怀的所谓老乡,还有掏空了他们几个腰包的另外几位责任人,正想放几句狠话出来,不知道从哪里跑来六七位五大三粗横眉冷对面目狰狞的英雄好汉,赫然有动手的意思。

    我们一共也有七位,人数上不占劣势。湖北籍的几位好汉刚才在公车上拼命给自己壮胆,说什么自己老家就在武当山下,算起来还是张真人的第二十八代传人,他妈的如果敢不退钱就跟他们拼了,这会儿却是全都哑了火。张真人泉下有知,一定会怀念起“武当七侠”当年叱咤江湖的英雄了得。

    我们几个难兄难弟狼狈地逃了出来之后,决定打110报警。因为担心遭到这伙人的报复,我们找了一个比较远的电话亭,拨通了110的电话。

    “嘟”了不知道多少声后,一个慵懒的声音极不耐烦地接了电话。听完了我们的汇报之后,110接线员说,这个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你们应该去找工商行政管理局,说完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等我们再打过去时,电话那边已是无人接听,不管电话里的“嘟”声是如何的激越和执著。

    我们一起大骂了三分钟110之后,终于意识到再骂下去也于事无补,于是互相劝勉着不再愤懑。我们群策群力商量了好一阵,一致通过再拨114找工商局电话。工商局接电话的那个声音很甜美,不过还是不能马上解决问题。因为那天是周五,局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参加每周的总结会,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结束。后面两天放假,更是不能帮我们这些流落他乡的老百姓排忧解难了,要我们下周一再打电话过去。我们真不知道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们这几个乌合之众也逐渐烦躁和恐慌起来。口袋里稍微宽裕一点的、在广州可能还有一些亲戚的那两个湖北佬赫然有分道扬镳的意思,那个只剩下几个硬币的可怜的仁兄蜷缩在电话亭旁边的一个角落不停地抽泣,让我都有些于心不忍起来。

    我清楚地记得王教授曾经对我说过,“要成功,就必须和成功的人在一起”。此时此刻,我知道和他们这些从小地方来的三流院校毕业的无知学生在一起绝不可能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出来,还是先去找到菠菜要紧。被骗了就是被骗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怪自己没出来闯过,阅历太浅,权当交了学费,日后把这些经历写出来发表在《南方周末》或是《深圳青年》上,说不定还能换回千儿八百稿酬呢!如果我的经历能让更多如我一般迷惘的大学生得到启发,不再上当受骗,那么我今天上当受骗的过程就非常有意义了。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这样安慰自己。我知道,失意的时候,调整自己的心态很重要。可是真要在失意的时候调整自己的心态,确实是一件非常为难的事情

    我掏出中午在火车站买的那张电话卡打电话,对方提示我密码错误。我连续输入了几次密码后,依然是错误,错误,再错误。正百思不得其解时,角落里那位落难的仁兄告诉我不要再折腾了,一定是原来在电话机上打电话时被职业盗卡人从背后偷看了卡号和密码后,马上在另一台电话机上把密码给改了,因为他也有过几次相同的不堪回首的经历。看来我们这些闭门造车的所谓天之骄子走出学校后,一个个竟都不堪一击。

    那个比我还被骗得惨的仁兄递给我一张IC卡,我没有说谢谢。我无奈地拨通了菠菜所在公司保安处的电话,接电话的保安很快把电话交给了在旁边等待了我据说至少有半个多小时的菠菜。

    菠菜听见我的声音很兴奋,问我现在在哪里,要我立马赶过去,说是要为我接风洗尘。我没有告诉菠菜刚才这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只是淡淡地对他说不要太铺张了,能有盒饭吃就好,自家兄弟之间讲什么排场就虚伪了,我马上坐车过来,你就在门口等我,不要走开。菠菜说好,我愿意等一辈子。我一愣,回答说菠菜在广州这花花世界混的这些日子长见识了啊,居然学会油嘴滑舌了,了不起。我正待还讲上几句话,眼见电话机上已经显示两分五十八秒了,总得留给别人打几个电话,于是飞快地把电话挂断。

    我把身上面值最大的一张二十元和两张十元的纸币留给了那位被骗得最惨的仁兄,我知道他比我还需要钱,而且他在危难之际还给我电话卡让我太感动了。人的一生当中,经常会为一些突如其来的感动做出一些以前没有预料到的决定。我叮嘱他用这点钱晚上先买个盒饭吃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劝他不要太难过,权当被小偷给偷了,好歹也是一场人生经历,经历就是财富,经历让我们成长。

    他一开始执意不肯要,说我们萍水相逢,都还不熟,你自己也被骗了,而且你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宽裕。我安慰他说,我马上就要找到老乡了,马上就会有钱了,你不用担心。虽然这四十元对你只是杯水车薪,但我身上也只有这么多了,祝你好运。他一定要问我的名字和地址,说日后一定十倍地还给我。我说名字和地址你就不用知道了,叫我这个名字的,全中国多的是,至于地址就更没有必要了,反正我也是流落他乡四海为家,还真不知道地址该怎么留。再说就几十块钱的事情,搞得这么隆重,岂不会被人笑掉大牙?我一边朝公交车上挤,一边不忘告诉他反正你以后会在电视里看到我的,你不怕找不到我!我曾经说过比这个不知道要牛多少倍的豪言壮语,高三的毕业联欢会上,我厚颜无耻地对我的同窗们说:“兄弟们,中南海见!”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声音非常脆弱,我的笑容也比较牵强。其实我对自己的前途根本连一点概念都没有,可是我只能这样安慰他,希望这位善良的可怜的仁兄能乐观一些,希望这些经历真能转化为他一生的财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