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邻家有女已怀春

    本届世界杯期间,“铁杆球迷”LISA在她的博客上一共预言了五十六场比赛的胜负关系,结果是一场都没有猜中。其中有个博友的留言很是经典:猜了五十六场,居然可以坚决地连一场都不猜中,这也算是一种了不起的本事了。如果以后谁要买足彩,尽管朝您相反的方向做死的下注,那赌博公司想不关张大吉都困难了!

    当孙小山对LISA死缠烂打的“爱情”变得越来越渺茫的时候,我的感情生活,忽然变得异常丰富起来,仔细想想,那位在胡同口摆路边摊睁开眼说瞎话的算命先生说我今年会交桃花运的信口雌黄,居然还真有些歪打正着。

    这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北京很少有这样的天气。我正在电脑上码字,LISA给我打来电话亲切地问我,周周,你你你这小畜生,现在干什么啊?

    我煽情地说,亲爱的,我还能干什么啊,除了痴痴地,傻傻地,念念不忘地想你,念你之外?

    我最近常常感慨,这世事真他妈的难以预料。以前还在楚天老家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料到会和LISA走得如此之近。就算前些天我刚刚和LISA在“楚天居”见面的时候,我也根本不会想到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和LISA混得如此之熟。短短的几天,因为给她做了一篇又一篇炒作文章的关系,我们几乎已变得无话不谈。LISA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赫然已从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淑女和名媛,演绎成一个俯仰皆是的有着七情六欲的寻常女子。原来,生活真的在别处。

    LISA说,念你个头,太假了,还不知道你在哪个地方鬼混呢。我赶忙表白道,天地良心,我这几天正怀春着,想找个鬼混的地方鬼混的人却怎么也找不到,正悲愤莫名地准备自个儿在家里解决呢。

    LISA格格地笑了几声,说,活该,谁叫你那么花心啊,有女孩子跟你才怪!其实,如果你用情专一点,还是挺不错的。

    我佯怒,我的不错,还用得着你说?

    LISA应承道,那是,那是,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如果没事,就过来陪我说说话啊!

    我心里一动,坏坏地笑道:

    “你一个人在家?”

    LISA老老实实地回答:

    “是啊,现在就老妈和我一起住,但是她打麻将还没回来,我这几天整个都被天王的粉丝给骂晕菜了,到现在晚饭都还没来得及吃呢!”

    我一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她居然连晚饭都还没吃!不由得动了些怜香惜玉的心肠。嘴上却丝毫不肯示弱:

    “你一个人在家啊,那我更不敢去了,我去了岂不是羊入虎口送货上门啊?要是你乘机把我给强暴了怎么办啊?这风大雨大的,我叫人也没人应,110都在家里陪老婆孩子呢。你可要考虑到人家还是处男,还没嫁人呢,如果我去了,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

    LISA禁不住笑骂道:

    “周周啊周周,我今天可真算是服了你了,我见过不要脸的男人不少,可真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还害怕你对我有不良企图呢!喂,你到底来还是不来啊?说实话,我现在真还挺想见你的。”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只有豁出去,冒着被你非礼的危险闯一闯这龙潭虎穴了啊!”我故意把一个“穴”字的音拖得很重,然后放低声音故作神秘地问:

    “干脆呆会儿我们就把前些天*的赌注兑现了吧?”

    “什么赌注啊?”LISA分明是在故意装糊涂,顿了一顿,对我说,:“你来了再说吧!”

    前些天世界杯足球赛进行得如火如荼,虽然中国队没能参赛,但包括我在内的甚而至于连“越位”这些基本常识都搞不大清楚的许多“伪球迷”,茶余饭后都言必称足球以图附庸风雅,几乎形成了一种不谈足球就不算是男人的歪风邪气不正之风。

    当是时也,我国大多数的男人都为了证明自己球迷的伟大身份而挖空心思不遗余力,赵四海就经常趁午夜上厕所时把电视机打开调到中央台五套,然后煞有介事地给我打电话:

    “周周,你这伪球迷在看球没,今天早上的这两场你要是落下了,那就还真不是男人啊,哦,你认为这场比赛的结果会是几比几呢?”

    我这个他口里的伪球迷,还没来得及做出天才的预测,就听得电话那头的思思在咕咕哝哝地磨唧:“老赵,你毛病是不?上洗手间就上洗手间,打电话大声吵醒我瞌睡还不算,好端端的,三更半夜开什么电视装什么球迷呢?你不睡我还要睡呢!”一下子就把赵四海的良苦用心给彻底暴露了,我心下窃笑不止,但并不说破。

    LISA虽然一再号称如何地崇拜小罗纳尔多,自己又是如何热切地期盼巴西队夺冠,自己还有多少朋友在意大利的赌博公司工作,却怎么也逃不脱她是一个足球文盲的事实。我曾经问她世界杯决赛圈有多少支队伍参赛,她犹豫了半天很认真地说,一百零八支是吧?我心想你丫未免也太看不起咱中国队了,全世界就那么两百来个国家,咱中国还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照你所说有一百零八支队伍参赛,但中国队最终都还没能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这简直就是在无情羞辱咱中国男足啊!

    本届世界杯期间,“铁杆球迷”LISA在她的博客上预言了一共五十六场比赛的胜负关系,结果是一场都没有猜中。其中有个博友的留言很是经典:猜了五十六场,居然可以坚决地连一场都不猜中,这也算是一种了不起的本事了。如果以后谁要买足彩,尽管朝您相反的方向做死地下注,赌博公司想不关张大吉都困难了!

    LISA也许是不想让她在意大利赌博公司的朋友纷纷失业,随后的几场比赛,竟是再也没有预测结果。

    世界杯期间,LISA*唯惟一一个赢的人就是我。我与LISA*的方式自是与别个不同。我们的约定通常是我猜澳大利亚队100比0胜巴西队,100比0算我赢,100比0之外其他它所有的结果都是她赢。

    至于赌注,那更是*得了不得,规则赫然是我赢我睡她上面,她赢她睡我上面。这样一来,无论是从体育精神还是从女权角度来说,都是再公平公正公信不过的了。

    只是,我又一次在精神上背叛了另一个女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