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孙小山还不知我已看透了他

    那天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孙小山和他刚加的我的那个女网友聊得正起劲,以致常常自我吹嘘有魏武帝阿瞒先生般“孤尝梦中杀人”警觉的他,连我站在他身后好一会儿都不知道。我咳嗽了一声,孙小山差点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忙不迭地关掉正在聊天的窗口,脸红了半截,支支吾吾,诚惶诚恐地向我示好,试探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今天打网球的都一些什么人啊,水平都怎么样啊?企图转移我的注意力,这时候,我国任何一个傻瓜的脑子里,都能飞快地蹦出这样一个成语“顾左右而言他”。

    我风尘仆仆兴致勃勃地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家里,本以为孙小山会为我这么快就赶回来帮他分忧而热泪盈眶,至少也会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他看到我的表情,竟是那样的朴素和平静,甚而至于还很有些冷漠和不屑的意思,让我感受不到半点“别后重逢”的喜悦和温暖,这于细腻而多情的我,无疑会萌生一丝不太愉快的情绪。

    孙小山看都没看我千里迢迢给他带的成都土特产一眼,没等我去洗把脸,就耷拉着脸单刀直入开门见山地质问我:

    “因为你的那个什么LISA,天王现在把我给告上了,你说该如何处理吧?”

    “什么我的LISA,我也只不过和她刚认识,你不是挺喜欢她的么?”

    我突然发现自己已很不习惯孙小山这种居高临下的问话方式,我自问见过的世面不比他少,本事也要比他大得多,他只不过年纪比我大了十岁,现在我们两个做的这个名存实亡的“下里巴人”公司中他投资额稍微比我多一点而已,他实在没必要一老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我很快又反省了一下自己,一定是由于我平时性格谦和,遇事不和他怎么计较,把他给惯着了。说句老实话,在孙小山这个彻头彻尾的“农民阶级”身上,有着太多的缺点,譬如他有着严重的脚臭却不怎么爱洗脚,饭前饭后不洗手,人前人后爱剔牙、挖鼻孔、掏耳朵、剪指甲,这都是有洁癖的我不能忍受的,还有,他爱贪小便宜,喜欢背后算计人,以为全世界就他一个人聪明,其他人都是*。只要是个人和他交往三天就能知道他所有的这些坏毛病,可他自己却浑然不觉,自我感觉一直相当的良好。

    记得有一次一个香港的女网友执意要来北京找我,那网友自称是刚刚从加拿大留学回来,据说家里有三个“宝马”,她在网上传给我的照片美丽得让人心跳,孙小山不小心看到后口水流留不止,但是我很清楚孙小山更感兴趣的还是传说中她家里的那三个“宝马”车。

    在那网友来北京的前两三天,她订好机票给我家里座机打电话时,我恰好和赵四海出去打网球了,孙小山接到电话隐约知道是传说中的“香港富家女”之后,如获至宝,开始别有用心地和她神聊,而且轻易地要到了我那女网友的MSN号和移动电话,境界和手段真是不错。

    打完网球,赵四海让司机送我回家的时候,那女孩告诉我你的上司真健谈啊,我一愣,忙说我哪有什么上司啊,她说我刚才打电话到你商住两用的公司兼家里去了啊,接电话的那个不是你上司么,他说他每个月给你发一万块的薪水啊……我头脑一阵轰鸣,暗道孙小山这厮还真有本事,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我当初受他鼓动来北京做文化公司带的二十万早已折腾得差不多了,从来就没从公司有过任何的进账帐,他居然能草稿都不打就轻易炮制出每个月给我发月薪的八卦,而且还有具体的数字,真是了不起了不起。

    那天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孙小山和他刚加的我的那个女网友聊得正起劲,以致常常自我吹嘘有魏武帝阿瞒先生般“孤尝梦中杀人”警觉的他,连我站在他身后好一会儿都不知道。我咳嗽了一声,孙小山差点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忙不迭地关掉正在聊天的窗口,脸红了半截,支支吾吾,诚惶诚恐地向我示好,试探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今天打网球的都一些什么人啊,水平都怎么样啊?企图转移我的注意力,这时候,我国任何一个傻瓜的脑子里,都能飞快地蹦出这样一个成语“顾左右而言他”。

    我心道你丫肯定巴不得老子越迟回来越好,这样就可以充分抓紧时间挖社会主义墙角了。嘴上却假意应承道“水平都还行,但如果想拿2008北京奥运会金牌的话,应该还有些难度”,孙小山以为风声已经过去或者我不知情,喜形于色,马上把话题的祸水朝大小威廉姆斯姐妹们等一些世界冠军身上引。

    我虚与委蛇地与孙小山讨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之后,眼见这厮是无意坦白从宽回家过年的了,于是话锋一转,死死地盯住他的眼睛问道:

    今天有人打电话到家里来找我了没?

    孙小山被我看得心下发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估计是搪塞不过去的了,于是打定主意愤愤地骂道:

    你香港的那个什么女网友真是个神经病,大后天的飞机今天就打什么电话啊,还一定要找我要QQ、MSN和手机号码,说如果你到时候没时间去接她就让我去接,素昧平生,凭什么去接她啊,脑子里进水了是不?

    我心里骂了一万遍日你妈,一老把老子当*,你他妈才脑子进水了呢,嘴上巧言令色地嗯恩哧了几声,恼恨那女的立场是如此的不坚定,如此轻易地就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出卖给别人,当初欢迎她来北京的念头便很有些心灰意懒、的烟消云散起来。

    总之,随后的几天,孙小山网上聊天变得非常的殷勤,那女网友渐渐淡漠了与我的交流,我心里冷笑几声,那你就去攀我“上司”的这个高枝吧,偏执而骄傲地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的删除。

    后来那女的来北京的时候,孙小山瞒着我从朋友那里借了个“奥迪”车去机场接的她,据说这一对狗男女见面后颇是不投机,孙小山的殷勤收效甚微,那女网友给我打了N多个电话发了X多条短信泥牛入海无消息之后,当天便悻悻然地打道回府。离开北京时,她在首都国际机场给我发的最后一条短信十分地幽怨,态度颇是诚恳地向我忏悔了不该偏听偏信见异思迁和孙小山私下交流的错误行为,企图还幻想我去见上她最后一面,孰料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没有脑瓜子和识别力的女人,再说我也是懒得在和我不够默契对我不够专一的女人身上浪费哪怕半秒钟的时间的,所以我注定从那以后会永远消失在她的世界里,我热衷用这种方式来惩罚那些犯下不可原谅错误的女人,这是一种让我颇不情愿享受的近乎残酷的美。

    孙小山这种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当他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已经是相当猥琐和下作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很受欢迎完美无缺没有他地球就无法正常转动。此时此刻,许许多多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一件一件愈发在我心中变得清晰,再思想起赵四海已答应与我合作办文化公司的事情,我实在没必要和孙小山这样鼠肚鸡肠自作聪明的小人合作和相处下去,正在思量是不是应该趁这机会和他彻底决裂打他个措手不及的时候,孙小山还一度自我感觉良好地在我面前施展起他的淫威。

    “放你妈的狗屁,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LISA?”孙小山气焰还十分的嚣张。

    “日你妈,你他妈的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你他妈那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花花肠子,以为老子还不知道?”

    多少天憋在心里的一口闷气终于发泄出来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酣畅淋漓,还很有和鱼死网破快意恩仇的架势。我突然发现,自己从前的委曲求全是多么的窝囊废物,现在的决定是多么的神武英明!也许,和孙小山这样的小人,要么永远不要和他有任何关系,要么就和他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才皆大欢喜善罢甘休。

    孙小山压根没有想到向来沉默寡言逆来顺受与世无争的我会要革他的命,他平时大概也知道我黑白两道的朋友都有一些,又不知我是不是这次成都之行又找到了什么大靠山,一时也没有了主意,很不自然地盯了我横眉冷对的表情一眼,悻悻然退回他自己的房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