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孙小山偷鸡不成蚀把米

    赵四海虽然腰缠亿万贯,但由于和娱乐圈沾亲带故的缘故,这些年颇是沾染了一些个可爱的小毛病,自从我接手思思的宣传之后,他每天早上起来的“开门第一要务”就是到“百度”里搜索思思的新闻。要是没有,就会给我打电话拐弯抹角地说,周周兄弟啊,您看是不是可以抽个时间给我们家思思整几条新闻出来啊?一旦有了,他就会把链接地址复制下来,给QQ和MSN上的每个朋友算无遗策风卷残云地发过去,恨不能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思思这些天又干了些什么惊天动地震古烁今的丰功伟业,真是可爱死了。

    有关思思这次新闻发布会的后续报道,我是很花了些心思的。从“选址”到从不同角度寻找切入点,再到新闻通稿的大标题、小标题、开头、布局等各个细节的字斟句酌,还有通稿发给哪些记者什么时候发,成都当地媒体和全国其他它省市媒体的关系如何协调、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如何目标细分进行分类,都必须要谨慎小心面面俱到。很多人只看到一些爆炸性新闻表面的浮躁和喧哗,却不知道在这些浮躁和喧哗的背后,也需要付出太多太多的辛勤和努力。

    我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有关思思在蓉城签名售书的花絮,第二天便纷纷跃然成都各大主流纸媒的头条。一大早我还在迷糊地行着周公之礼,就被赵四海无休无止的门铃声吵醒,赵四海无比兴奋地端着一大摞报纸,一阵风般卷进我的房间,眉飞色舞地告诉我,昨天的签名售书应该算是策划得相当的成功,今天几乎成都所有的纸媒都发了头条,他刚才上网看到新浪、搜狐、腾讯、网易、TOM等几乎所有的门户网站都上了头条,赵四海几近谄媚地对我说:“周周,你小子真是个策划天才啊,我可崇拜死你了!”

    我漫不经心地翻了翻赵四海一大早买来的报纸,《蓉城日报》娱乐版做了一个整版,头版也做了醒目的导读,标题赫然是《美女演员思思蓉城曝著名导演年大刚选角靠关系》,《川西晚报》把《女演员思思蓉城签售裙底不慎*》做了半个版,《天府商报》的标题是《美女演员思思“自传体小说”涉嫌枪手代笔》,施丽娜所在的《华西娱乐导报》则几乎做成了体育新闻:《才女思思誓嫁龅牙小罗纳尔多,预言巴西队将蝉联本届世界杯》,其他它一些小报内容与这几份报纸大同小异,不过标题与我昨天给他们的新闻通稿略有改动而已。

    赵四海虽然腰缠亿万贯,但由于和娱乐圈沾亲带故的缘故,这些年颇是沾染了一些个可爱的小毛病,自从我接手思思的宣传之后,他每天早上起来的“开门第一要务”就是到“百度”里搜索思思的新闻。要是没有,就会给我打电话拐弯抹角地说,周周兄弟啊,您看是不是可以抽个时间给我们家思思整几条新闻出来啊?一旦有了,他就会把链接地址复制下来,给QQ和MSN上的每个朋友算无遗策风卷残云地发过去,恨不能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思思这些天又干了些什么惊天动地震古烁今的丰功伟业,真是可爱死了。

    赵四海对我一句很客观的评价是:在认识周周这小子之前,我以为报纸上所有的消息都是真的;在认识周周这小子之后,我现在看所有的消息都不敢相信了。这句经典台词,一直在京城的娱乐圈传为美谈。

    赵四海对八卦新闻近乎狂热的敏感和高度的热情,以及他对成都这个“八卦之城”和“风水宝地”的热爱,并没能感染到我,更不曾挽留住我远去的脚步。然而,我急促地逃离这个城市的子宫,并不是因为这里不够温热,而是因为孙小山六神无主地给我打来电话:天王已经用“诽谤罪”把他告上了法庭!更为要命的是,法院已经受理了这一案件!我最好赶快回京和他商量对策云云。

    我问孙小山天王告了我没,他迟疑了半天说好像没。我说你他妈的别废话了好不,什么好像没、不好像没的,到底有还是没有。孙小山回答说没有,我说既然没有告我我还回去和你商量个屁,谁叫你丫当初喜欢出风头啊!活该,你丫就等着蹲大狱让我给你送牢饭吧。

    话虽这样说,我在孙小山骂骂咧咧的恨恨之声中干净利落地挂断电话后,立马给锦江宾馆的前台打电话,订了一张最快回北京的机票,功德圆满地把赵四海和他的甜心思思扔在了美丽的锦官城。

    上飞机之前的半小时,我心犹不甘地的给尤盼盼发了一条短信:我现在机场,立马就要登机了,也许今生我不会再来这里,我想知道,你到底还有没有要对我说的?

    良久,我翻开手机,收到了轻描淡写的两个字:珍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