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只为情痴只为真

    我急转身走出她办公室的时候,鼻端发涩,眼睛已湿润,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我没有告诉她那天正是我的生日,我也不会告诉这世界上任何的女生哪一天是我的生日。我曾经在心里暗暗发誓,第一个陪我过生日的女人,将是我生命的真爱,我要一生一世,一心一意的地珍惜她爱护她,给她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在成都的第二个夜晚,我伫立在锦江宾馆十八层楼的窗前,看万家灯火繁星满天,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今晚上期待中从天而降的艳遇,没有任何的征兆,甚至连该来的女人,一个都没有再来,空让我把青春的力量,还有满腹的激情,无情的地消耗在空气当中。

    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终于知道自己是渺小的,如果我是LISA相好的那位天王巨星,今夕会有多少的如花似玉,心甘情愿地投怀送抱?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是如此孤单,想想自己已是老大不小了,父母都已年近古稀,他们生我也算是老来得子,我如今也算是看尽繁华,是不是该认真找一可以停憩的港湾了呢?

    那么,谁可以让我为她认真呢?

    秦可儿?不行。这小骚货虽然是个天生的*,虽然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但我却不知是她生命中的第几千几百几十个男人,她这样的女人,久经沙场,很难会对一个男人认真,如果不想自己头上一老冒绿光,考都不要考虑。而且,这女人知道我来成都却一直不曾露面,显是对我并没有多少的恋恋不忘,黑名单里去吧。

    施丽娜?也不行。施丽娜算是够美丽**迷人,然而人家毕竟是业已“出闺成大礼”的有夫之妇,我自忖没有志摩大才子般对爱情的坚贞和执着,她大抵也没有小曼美女那上海滩第一交际花般的倾倒众生才情横溢,关于施丽娜,偶尔的一夜*还行,别的就不必想了。

    卫子芙?这个让我神魂颠倒捉摸不透的女人,已很久没有消息了,恐怕她早已从记忆里把我删除了,我应该不再对她有太多留恋,只是不知此时此刻,她又依偎在谁的怀中?

    尤盼盼?尤盼盼当然好,她是我童年和少年时的梦想,是我一直以来奋斗的力量。可是她把自己藏得太深,让我看不清楚。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危险的信号,这会让自己很累。不知是这些年我在这个花花世界看花了眼还是眼界越来越高了,总之现在的尤盼盼已激不起我太多战颤栗的情绪,难道真的“平平淡淡才是真”?昨天与她的一吻,现在回忆起来,我活生生地感觉到自己当时是在吻的一株植物,一只海绵,已没有多少美妙的感觉残留于我。也许,尤盼盼并没有我原本想象的那般完美,当初对她的迷恋,是因为过去的世界太小太小。走出那片懵懂的天地后,也许,现在的我已经不再爱她了。有人说,时空的落差,极容易冲淡人世间一切美好的记忆。上帝真是喜欢和我们开玩笑。但是尤盼盼,我是不会轻易放弃她的。再怎么说,她都应该是作为我谈婚论嫁女人中最完美的人选。想到这里,我给尤盼盼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

    “尊敬的尤盼盼小姐,我想我们是不是都已经老大不小经不起折腾了呢?我对您的爱和仰慕,您应该能感受得很真切和清晰。那么,我现在,谨以上帝的名义,严肃而认真地的向您求婚,您愿意嫁给我为妻吗?无论贫穷与富有、美丽与丑陋,健康与疾病,厮守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书包网txt小说上传分享

    发出这条短信的时候,我的心情是神圣而庄严的,只要尤盼盼回答一声“我愿意”,我想她将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我今生最美丽的新娘。

    等待是漫长的。我等待了大约一个世纪,终于收到了尤盼盼回的短信:

    “老大,拜托您别开玩笑好不好。好好地生活,好好地做人,别太折腾自己。祝福你早日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

    尤盼盼给我回的短信看起来像是临别赠言,看起来是那样的官方和正式,没有半点的浪漫和温馨,我一屁股瘫倒在床上,我隐约能感知到,我将会一辈子失去这个女人。也许,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不会知道,我最在乎的绝不是她们的美貌、财富和智慧,而是两颗心之间,最原始的那种叫“默契”的感情。

    我对这默契,有一种近乎偏执的迷恋。默契于我,是最为伟大的爱情信仰。因为默契,我一度强忍心痛地,舍弃了原本可以美好的那些爱情。

    2005年那一个秋天的傍晚,残阳如血,作为楚天老家市最牛掰的广告公司创意总监的我,就是那样残酷地,扼杀了一个“青蛙变王子”的现代爱情故事。

    女孩是我老板唯一的掌上明珠。老板是全国政协委员,楚天老家市唯惟一一个拥有私人飞机的民营企业家。如果说我老板一开口,整个楚天老家市都要抖三抖,一点都不夸张。女孩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雷厉风行美丽动人,十足的美人胚子大家闺秀。英格兰五年的求学经历,使她的气质别具一番韵味。女孩学成回国后,以董事长秘书的身份帮她老爸打理公司的一些日常事务以及接待外宾等。

    在老板的玩笑和公司上下的撮合中,女孩和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女孩待我与公司的别个大是不同,不时会为来不及吃早餐的我买来一些精致的小点心,偶尔还会在她和闺中秘友一些温情的聚会和暧昧的派对上挽着我的手齐齐出席,她的主动一度让当时身份悬殊的我春心荡漾意乱情迷。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她差不多占据了我的半个精神世界,让我忘不了放不下。

    在我决定是否应该爱她之前,我决定对她进行一个伟大的爱情测试。

    在那个冬天的傍晚,下班后,我不再羞涩地走进她的办公室,她董事长老爸不在。我窃喜。我对她说,今晚上我们一起过吧。她问我为什么。其实她不应该问我为什么。她应该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地答应我所有的要求。我略有些遗憾地说没什么,我就希望你今晚上和我在一起。女孩费解地打量了我,告诉我她今晚上已约了一曾经同在剑桥读书的同学,男的,如果我愿意,可以和她一起去。我说我今晚上只想和你单独在一起,不想再见其他的任何人,你可不可以改天再约你的同学。如果她现在答应我,还来得及,我还将会属于她。但我分明听到女孩虽疑惑却坚定地回答:不可以。

    我急转身走出她办公室的时候,鼻端发涩,眼睛已湿润,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我没有告诉她那天正是我的生日,我也不会告诉这世界上任何的女生哪一天是我的生日。我曾经在心里暗暗发誓,第一个陪我过生日的女人,将是我生命的真爱,我要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地珍惜她爱护她,给她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女孩没有经受住我关于“默契”的考验,所以她一定不是我生命中一直等待的那个人,也决计不会是将和我厮守一生共度人生风雨的最浪漫最纯粹最圣洁的知心爱人。

    但当时的我,已对女孩有一种深切地眷恋。

    所以,第二天,我悄悄地给董事长的邮箱发了一份辞呈,从此再没有去公司。我关掉所有的电话,悄无声息地,和劝了我无数次“北上”却一直没能打动我的孙小山双双来到北京,寻觅我至死不渝的伟大事业,还有我梦绕魂牵的浪漫爱情。

    多年以后,在爱河里呛过无数次水,没有一次能够游到终点的我,终于恍然大悟:关于爱情,并不是由那些虚无缥缈地所谓浪漫和默契决定,那也需要太多的努力和经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