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与旧情人一夜风流

    我抬起头,看着施丽娜薄施粉黛的美丽的脸,想要从她的面部表情中,判断出我下一步该进行什么样的动作。我的优柔寡断开始让有个人看不起了,施丽娜轻蔑地的白了我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轻轻地说:“瓜娃子你还耗什么耗,今晚上我老公不在家,明天就没这么好了,他出差了明天下午回来!”

    我从来都相信,上帝对他的每个孩子都是公平的,他赐予你一些什么的时候,同时也会拿走一些什么,绝不会厚此薄彼。

    譬如说我有一亲戚,是改革开放后楚天市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也是楚天最先富起来的一小撮“百万富翁”之一,不但娶了个如花美眷,事业上还春风得意,二十年前,当许多中国人还在为买了一个摩托车回家过春节喜形于色的时候,他早就拥有了带花园菜园果园幼儿园的四层楼的小别墅和“桑塔娜”小轿车,还颇是时髦地在楚天的大街小巷养了几个如花似玉的娇滴滴的小蜜蜂,当时的楚天市长见了他都礼让三分,声望之隆,有于小马哥饰演的强哥,之于灯红酒绿杀机四伏的上海滩。

    虽然我那亲戚一再违背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超生超育,遗憾的是第一个女儿生下来就得了小儿麻痹症,全世界就认得她妈妈一个人;第二个女儿从小就长得非常的漂亮,但由于初中二年级时便开始堕胎而且堕胎的次数非常地频繁,没有了生育能力之后,长期遭到丈夫的*待和婆婆的冷眼;第三个女儿既聪明又可爱也还听话,却在大学毕业那天被汽车给撞成了植物人至今还躺在医院里;第四个终于生了个儿子,可是这小子从小就养成了偷爸爸妈妈钱的好习惯,稍微长大一点吃喝嫖赌不算还飞叶子抽大麻五毒俱全,才二十二岁的人,就已经离了四次婚,比他老子可出息多了。父亲的富贵在子女的不争气上得到扯平,也许,这种情形也可以用“公平原理”来诠释。

    在施丽娜表姐夫的身上,“公平原理”也充分得到了验证,拥有出众外表和出色才华的小画家和许多伟大的艺术家一样都穷得叮当,以至于整个婚礼都是施丽娜的表姐一手在操办,“广撒绿林帖”后的某个夜晚,施丽娜的表姐和小画家亲热过后开玩笑说了句“还真分不清楚是你娶我还是我娶你”,小画家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穿上裤头套上T恤就要背起画架离家出走,施丽娜表姐好说歹说赔尽小心才挽留住小画家欲走还留的莲花脚步,向来大大咧咧口没遮拦的施丽娜表姐,自此之后竟是沉默了许多。

    施丽娜表姐和小画家的婚礼很是排场,小画家终于在继落选“楚天市十大杰出青年”后,再一次得到了全市人民广泛的关注。而小画家的婚礼,我的贡献算是居功至伟,我帮他借的八个奔驰车给小画家的婚礼挣足了面子,按照楚天市的行情,奔驰宝马沃尔沃做婚车,每辆四小时的市场价格是2998元人民币,租八辆或八辆以上可打八折,但也要2398元,八辆车的开销差不多就两万。对于一般收入的家庭来说,租八辆奔驰做婚车图一时之快,无疑是疯了又疯了。

    总之我为施丽娜表姐婚礼所做的努力,让施丽娜很是感动了一阵子。施丽娜私下不止一次信誓旦旦地向我暧昧地表态说要好好地感谢我,我奸笑着问她要怎么感谢,施丽娜毫不避讳地对我说瓜娃子你心里打什么小九九就直说吧拐弯抹角的多没劲,我说你丫可把老子给看扁了老子从来都是做了好事不留名施恩于人不图报难不成我提什么要求你都答应啊还有你这贼婆娘是不是就喜欢有劲的啊?施丽娜回复给我四个字:你去死吧!

    还远没等到施丽娜用实际行动答谢我无私赞助她表姐的婚礼,我就惊闻了施丽娜已嫁作商人妇的噩耗,施丽娜的老公一表人才家境富足作风正派,颇是让我失落了好一阵子。施丽娜举行婚礼的前夕,我故作大度地拨通了施丽娜的电话,刻意装扮出很无耻的嘴脸对她说:“你老公那方面到底还行不行啊,如果实在不行,你今晚上后悔还来得及,我还是会给你机会的。”施丽娜电话里啐了我一口说,哈屁,你丫可真够不要脸的,不过,这世道,要想成功的唯一秘诀,就是不要脸,看来你他妈这辈子想不出人头地都难了。我继续厚颜无耻地回答她:彼此彼此,共勉共勉,多谢夸奖,多谢祝福。

    施丽娜和她老公来北京度蜜月时我曾见过一次,酒酣耳热之时,我故作暧昧地对她老公说:“你可要好好地照顾她呵护她珍惜她啊,如果有一天你不爱她了,一定要记得把她还给我啊!”施丽娜的老公当即就甩给了我一巴掌,我至今回忆起来脸上还火辣辣的,那天如果不是施丽娜舍命拦在我们中间以及酒店保安的及时介入,我们两个当中躺下至少一个应该没有任何的悬念,想起来那场景一定会很壮观。

    施丽娜接到我电话后不到半小时,我就听到了悦耳的门铃声。我从床上一跃而起飞奔到门前,猫眼里的施丽娜正从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照着照着。我打开门,施丽娜很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小镜子塞进包里,跟随我走进房间。

    房间里的灯光,早已被我布置成昏黄,点缀着一种暧昧的氛围。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灯下读美人,果然是美妙人生境界。总之,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施丽娜也被我看得相当地不自然,故意把声音提高好几十分贝为自己壮胆:“喂喂喂,周周你小子看什么看,好像十八辈子没看到过美女似的,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

    施丽娜的这一番话,把我的思绪很快又带回到曾经甜蜜的大学时光,那时候的施丽娜,幸福得如同花儿一样,骄傲得就像孔雀一般,同窗们都管她开口叫“开屏”。施丽娜轻易不和男生说话,一开口就是损人赞己的句子,什么“咱这玉臂,鲜艳欲滴”、“咱这玉腿,晃得你眼睛都累”,施丽娜管自己的嘴唇叫“玉唇”脖子叫“玉项”,我当年和她开玩笑说,你这么喜欢“玉”,是不是胸脯就叫随便攀登的“*峰”,两腿之间就叫任意耕锄的“玉米地”啊?

    回忆让我的嘴角泛起贼贼的笑容,施丽娜似是觉察到了什么,板起脸教训我道:“你小子是不是起了什么坏心眼啊?你不会是想对咱良家妇女图谋不轨吧?”

    听到这里,我再也按捺不住,冲上前一把把她扑倒在床上,一边在她*的身体上漫无目的地摸索,一边看着她春意盎然的眼睛:“老子就是要对你这良家妇女图谋不轨又怎样?”

    施丽娜一边顽强地推搡着我,一边声色俱厉地喝斥:“瓜娃子你就不怕老子大喊大叫?”我俯耳过去轻声告诉她:“你还不知道啊,刚才你进来后我关门的时候,早已经在门口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而且这四星级宾馆的隔音设施好像还挺不错,你再怎么叫人家也只当是小两口吵架或者是老婆在*,如果你乐意叫,就放声大叫吧,我是会很乐意听的。”

    施丽娜轻轻地叹了口气说:“看来老娘今天是送货上门在劫难逃了,不过,难道你就不怕我老公劈了你?”

    听了施丽娜骚不溜秋地激将,再联想起她老公曾经在伟大首都甩给我的那一巴掌,我不由得雄风大涨,手上的力量顿时增强了好几倍,施丽娜的抵抗渐渐变得疲软,没几秒钟,虚张声势的她赫然就彻底地放弃了抵抗。

    我抬起头,看着施丽娜薄施粉黛的美丽的脸,想要从她的面部表情中,判断出我下一步该进行什么样的动作。我的优柔寡断开始让有个人看不起了,施丽娜轻蔑地的白了我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轻轻地说:“瓜娃子你还耗什么耗,今晚上我老公不在家,明天就没这么好了,他出差了明天下午回来!”

    进入施丽娜身体的时候,我脑海里居然全是另一个人的影子,那个在我生命里突如其来而又突然从人间蒸发的女子,此刻,她又睡在谁的床上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