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博客江湖激起的一场轩然大波

    孙小山一听顿时一跳八丈高,一下子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危机重重和生命堪虞,冒失地夺过我的手背重重地亲了一口,忙不迭地说“去,去,去,不管是鸿门宴还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去!周周,你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总算是为咱祖国的繁荣富强、社会的文明进步和全世界妇女的解放运动,做了一件功勋卓著、名彪青史的大好事啊!”

    赵四海的口头禅有两句,一句是在北京的楚天“上流社会”大多耳熟能详的“他大爷的,狗日的这北京,在每个一个一小时之前,老子还真不知一小时之后会在哪个山洞里。”还有一句的曝光率则稍微低一些,叫作“关于未来,我总是难以预测”。其实这两句至理名言的意思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只是后一句会被广泛认为更诗意更官方更文绉绉也更有深度一些,而赵四海诗意的时候并不多见,所以后一句醒世恒言并不为大多数人所喜闻乐见。

    赵四海后一句诗意而官方的口头禅,一不小心,居然就在LISA的身上得到了验证。不但LISA,就连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预测”到LISA的“成名”,会来得如此之快。

    孙小山博客上LISA和天王巨星“偷情”的照片,作为新闻源被上海那个利用“丢了1100个明星电话”自我炒作从此“名声大震”的美女记者率先报道出来之后,乖乖隆的冬,当天立马上了各大门户网站头条,雨后春笋转载的全国各地市门户网站和主流纸媒转载不计其数。

    在接下来的两三天,不但LISA的电话被全国各地娱乐记者打爆,各路早些时候不知潜伏何处的导演、制片人和广告商们也一拥而上,纷纷找到LISA联系拍戏和代言事宜,孙小山也歪打正着,单篇图文并茂的博客访问量就有一百多万,连博客带人都很是火了一把。

    不甘寂寞的孙小山知道机会难得,哪里肯放过如此美丽的形势和大好的机会,于是放下手头千字五百元的娱乐评论不写,乘势而上,再接再厉地在博客上张牙舞爪大放阙词,声称自己跟踪了天王巨星一个多月,躲在*的面包车里方便面消灭了好几箱,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手上脚上脸上额头上被蚊子咬了不知多少个洞洞,好不容易才抓拍到这几组照片,真是“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一篇读罢头摇断,看得我又好气又好笑。本来这“扬名立万”的大好事铁定是归我大包大揽的,不料却被半路杀出来的孙小山这厮抢了头功挖了墙角独领了*去,一开始让我还颇不是味儿,转念一想只要LISA出名了就好,其他它都是矛盾的次要方面,于是心下释然,欣然,只差没有大笑和歌唱。

    下午我正在电脑前埋头修改一个时间很赶的剧本,LISA给我打来电话说,天王刚才问她照片是怎么回事,她推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我说这就对了,你当然什么都不知道,这事你和天王都是“受害者”,天王现在的那个女友是出了名的醋坛子,要是她能逼得天王出来澄清和你没关系就好了,既可以为你正名,你又不愁以后找不到好老公,还可以接着又为你的这次炒作免费做一个后续报道,那简直是太完美太值得期待了。

    LISA格格笑道,真有你的,不过我还真听说天王和他那石油大亨千金的女友为这事打起来了呢,他们本来定好明年“元旦”节的婚期恐怕又得往后推了,那恶女人神通广大,黑白两道通吃,你可要注意点噢。

    我说谢谢关心,我周周从来都是坚持正义不怕邪恶随时随地准备为中国娱乐事业光荣献身的,再说这事也与我无关啊,还有一个强出头的孙小山顶在前面呢,黑社会要弄也得先弄他,还是等他壮烈牺牲了我再做打算吧。再说,人生苦短,能在有生之年为您效犬马之劳一直是我的夙愿,就算是英勇牺牲了,也是因为偶像您的缘故,这叫一个死得其所哇。LISA说看你贫的,晚上如果你没什么别的重要安排就一起吃晚饭吧,顺便把那个什么孙小山也叫上,他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听说还是我们楚天老乡,一起聚聚吧。我说当然没问题,美女见召,英雄自当赴命,世间俗务都滚蛋去吧。

    我在MSN上对孙小山说,我现在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孙小山立马回复说,你丫还会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还不知道你!我给他发了个愤怒的表情,问他到底要不要听,如果不要听我还真不说了。孙小山大概也知道我脾气倔强又古怪,如果跟我犟下去,没准我还真不说了,于是谨慎地回复说,你小子别急啊,一惊一乍地,你还是先说坏消息吧。

    我说坏消息是天王和他那有亿万身家的女友本来婚期已定,但被你这样一搅和,眼见他们的婚是结不成的了,不但如此,天王的脸都被他女友给抓破了,现在正在医院躺着,至少有一个星期是不能出镜的了。更为严重的是,天王的野蛮女友现在已请了黑道上的人来对付炮制她准老公“偷情”假新闻的幕后黑手,你不是说照片是你拍的么,而且今天各种报道的新闻源大多也来自你的博客,看来你这些天要找个地下室或者防空洞躲一躲了。你千万不能上网,因为黑社会完全可以通过你网上的IP地址找到我们现在的住处;你也千万不能接电话,因为现在*的定位系统能把你接电话时的具体位置精确到五米范围以内;你还千万不能……

    敲完这些字,我颇有些幸灾乐祸般的畅快。孙小山并没有在MSN上回复我,我正踌躇间,他居然就跑到了我的房间,揪过我的胳膊,气急败坏地质问,怎么会整出这么多事啊,你丫是不是又在骗我啊,你快告诉我你是在骗我,我会原谅你的。

    我一本正经地的告诉他,我绝对没有危言耸听,我是刚才听LISA说的,不信我把LISA电话告诉你,你亲自给她打电话求证,谁叫你喜欢出风头啊,这会儿害怕了吧,活该。

    孙小山迟疑了半晌,突然胆子大了起来,恶狠狠地对我说,周周,你丫可别忘了,照片是你给我的,一旦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把你和LISA这对奸夫*的阴谋给抖出去,要死大家一块死,黄泉路上也好有两个伴,一个才子一个佳人,老子也不会寂寞,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哦,对了,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呢?一定是刚才你对我说的是骗我的是吧,我他妈简直太英明伟大了,周周你丫快吱声啊,孙小山一边拍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对着我指手画脚鬼喊鬼叫。

    等到孙小山激动过后,我不紧不慢地告诉他,刚才我说的天王的女友很可能会找你麻烦这事是千真万确的,是LISA刚才亲口告诉我的,她一般不会打诳语,你要好自为之,至于好消息,是LISA想请我们俩今儿个一起吃个晚饭话话家常,你去还是不去?

    孙小山一听顿时一跳八丈高,一下子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危机重重和生命堪虞,冒失地夺过我的手背重重的地亲了一口,忙不迭地说“去,去,去,不管是鸿门宴还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去!周周,你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总算是为咱祖国的繁荣富强、社会的文明进步和全世界妇女的解放运动,做了一件功勋卓著、名彪青史的大好事啊!”

    然而孙小山那天饭局上的指点江山纵横捭阖高谈阔论,貌似对LISA的作用力不是很大。相反,LISA后来告诉我孙小山虽然年纪比我大了不少,但给人的感觉是喜欢说大话,心态比较浮躁,相对而言,年纪要小一圈的我,显得要比他稳重许多。我当时心想,算你还有点见识,也不枉在这花花世界混上这么些年。

    孙小山虽然没能及时攻克LISA的感情堡垒,但是值得庆幸地是,天王和他的野蛮女友并没有找黑社会来对付他,这反而让孙小山更加惶恐。我被孙小山的这种情绪感染,再加之忌惮于孙小山已经在博客上含沙射影地声明“偷情照片”来源于我,似乎一老呆在家里也许会遭遇到什么不测,卫子芙的电话这几天一直没有开机,发了N多条短信都没回,想来她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一匆匆过客而我却自作多情地当真了,心情颇是苦闷,决定趁赵四海的小情人思思去成都宣传我给她找枪手代笔的“自传体小说”《我是一片云》的机会,去成都散散心,即使不能在美女如云的成都斩获到什么艳遇,能拾掇一个美丽的旧梦也好。

    也许,只有暂时地离开这个城市,表面上满不在乎的我,才不会如此焦躁,才不会在每一个孤单的夜深人静,无法抵挡地牵挂着,那一个谜一般的女子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