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和才华做爱的女人

    那夜的卫子芙几近疯狂,更多的时候是她在征服我。当我第三次在卫子芙的身体里释放出我青春的激情,攀登上最幸福的顶峰后,卫子芙吻着我并不*的胸脯,喃喃地对我呓语着:“周,和才华*的感觉真好!”二十多年来,这一句,是我听到的,全世界对我的最为美丽和动情的赞美。那一刻,我发现,我竟然是真有些爱上这似诗,如梦,恍若谜的女子了。

    LISA那夜的谈兴一直很浓,似乎想把她所有的过往与梦想,甜蜜与辛酸、华丽与失意,一夜之间,一股脑地全部说与我知道。

    我中途刻意打了几次夸张或不太夸张的哈欠,LISA总是狡黠而温情地一笑,将我无奈的暗示和明示,轻轻地,消弭于无形。

    一直等到LISA基本发泄完她全部的倾诉欲后,我才得以叫服务生结账,但LISA执意不让我来,斥责我如果我买了就跟我急。我只好耸耸肩,摊开双手,无可没奈何地把买单的光荣任务交给了她。说实在话,看美女买单的感觉真好。

    LISA开着她红色的“丰田威驰”送我回家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LISA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只不过我住一号楼,她住五号楼。我心里猛地一阵乱跳,似乎能感知到将会与LISA之间发生些什么。但我不敢再想下去,我害怕自己消受不了那幸福。

    回到家里,孙小山不知道去哪里HAPPY还没回来,我把因为和LISA吃饭喝茶落下的剧本还有几个艺人的宣传稿刚一弄完,已是凌晨两点,这才发现已是很有些困倦,正准备关电话睡觉,就在关机前的一秒钟,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尊敬的周周先生,您在忙什么呢?”

    自从在这娱乐圈鼓捣出了些许所谓名气之后,我经常会收到这样或那样一些匿名短信和无聊电话,有友好的,有恶意的,有示爱的,有借钱的,有莫名其妙的,有没事找抽的,当然也有问候我老周家列祖列宗的。一开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回复和应答了几回,渐已发觉没多大意思,几次三番过后,便开始麻木不仁,一般不做理会。

    北京作为我国的文化艺术中心,聚集了全国各地最为优秀的文化艺术人才。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城市里,我们这些刚刚闯荡北京不久的外地人,先别说出人头地,一般人连立足都十分困难,疲于奔命,每天都像是在打仗,我们深深地懂得,由于我们的起点太低,如果不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甚至百倍以上的努力,我们是没有任何机会的,除了拼命,拼命再拼命之外,我们已没有任何其他它的选择。

    记得有一次,香港某著名唱片公司新官上任的那位老总,约我谈他们公司几个核心艺人的发展大计时,看到头发凌乱眼窝深陷哈欠连天疲惫不堪的我,语重心长地拍着我的肩膀说,五十岁前拿命挣钱,五十岁后拿钱养命,现在的年轻人,不容易啊……

    当时因为太多事情压身,分身乏术,根本就无法停下来,不得不连续工作了五个通宵达旦的我,闻言鼻子一酸,极力克制住才没有掉下泪来。

    对于刚才的匿名短信,我本没有闲心和时间去搭理,心中唯惟愿能睡个好觉养足精神以备战第二天日复一日的紧张工作,不经意间,忽然发现发来短信的电话尾数是“0101”,这不正是我的生日么?心里一动,摇了摇头,随兴回了句:

    “还能做什么好呢?人生在世,无非不就是做事,做人,*。”书包网txt小说上传分享

    短信发出去之后,似乎还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又苦中作乐地补充了一条:

    “人生在世,无非不就是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然后自鸣得意为自己的排比句式没事偷着乐着。

    没一分钟那边又回过来了:“哈哈,周周,看你丫弱不禁风的,扎实得了么?”

    我恼恨这人的好没见识,正待回敬她“瘦归瘦,精骨肉,做起爱来像禽兽”,转念一想敌暗我明,自己好歹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还是隐忍不发韬光养晦不要太暴露自己的好。

    磨蹭了一会儿,眼睛开始打架,这回真要关电话睡觉时,电话铃声已然响起,一看来电显示,不出所料,果然是刚才发信息的那位。

    我睁开眼,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一个十分温柔和*的声音质问我,周先生,您为什么这么没礼貌呢,都这么久不回信息,您就是这样对待美女的么?

    您谁啊?我国法律有规定有短信就一定要回复么?如果随便一个阿猫阿狗甲乙丙丁的信息都得回,那我还要不要工作和休息,我还不得累死啊?我冷冷地应答着对方的自以为是和自作多情。

    您哪儿来这么多歪理呢?所谓作家都是你这样自我感觉良好骄傲得像孔雀一般说话都是这么冲的么?哼,除了本小姐之外,恐怕还真没几个人会稀罕您回不回信息呢……唉,真是寒心啊,有些人没两天就把人家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什么世道啊,男人可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心里一动,已隐约感知到电话的那头,便是在“海市蜃楼”例行公事“吻”了我一下之后一直让我想入非非放心不下后悔没找她要联系方式的那位长发美女,幸福得险些晕菜,定了定神,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哦,原来是您啊,失敬失敬,莫怪莫怪,都这么晚了,您有什么见教呢?

    电话那边格格笑道:听出来了啊?开心。那,你倒说,我——是谁啊?

    我一时语塞。我虽然明明知道她是谁,但还真不知道她如何称呼叫什么名字。

    沉默了半晌,那边终于打破尴尬说,帅哥,别不好意思了,我自报一下家门好吧,小女子芳名——卫子芙,保家卫国的卫,封妻荫子的子,清水芙蓉的芙,你就叫我“子芙”好了。

    卫子芙?还卫子夫呢,大汉皇后,母仪天下,那名字才好呢。对于“卫子芙”这个貌似清丽脱俗的名字,我心下当时很有些轻蔑。

    我微笑着摇摇头,继续听电话那边在诉说衷肠:周周,不瞒你说,其实在那天你去“海市蜃楼”之前,我就有听说过你的,只时当时没有说破罢了。之前我也读过你的一些娱乐评论文章,有些还很不错,挺有思想的。反正,我们俩也算是臭味相投吧,本小姐平时也挺八卦的,上网除了聊天之外一般就只看明星们的娱乐八卦,不时会去看看你的博客,说句实在话,本小姐很欣赏你文风的幽默、文字的老练、文章的刁钻,当然还有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不可一世的才气、大气、杀气和霸气,在当今浮躁的娱乐圈和文化圈,我认为你是为数不多有才华的、一直在坚持独立思考的不可多得的年轻人之一,如果可以的话,我很冒昧地,很愿意和你交个朋友。

    被“海市蜃楼”里的女子评价起我写的字来,还貌似是那样的有些道理,刹那之间,似乎便真觉得自己有了些钱谦益的*、柳永的风雅和李白的仙风道骨来。我在电话里坏坏地的笑道,我这朋友你想怎么——交呢?我刻意把一个“交”字拖得很重,想像的空间巨大。

    卫子芙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们这些所谓文化人啊,真没一个好东西。不过,周周,我还真是挺服你的。不瞒你说,本小姐自小也读过一些九流三教诸子百家的书,自认一手字还写得不错,从小学堂开始就没少受过老师们的夸奖,大学堂里也常或有豆腐块发表在校报晚报之类,我以前还一度梦想去报社或者电视台什么的做个娱乐记者或者编辑什么的呢,不信?什么人啊,本小姐自认我这形象还不至于把要采访的明星们给吓跑吧,哈哈,别看我现在所做的这行好像和文化不怎么搭界,但单单从写字来说,偌大一个中国,青年一辈当中我还真没服过谁,看了你的东西之后,不瞒你说,我可是真还有些服了。

    我色迷迷不怀好意地说是真——服了?

    那边嗯了一声。

    那,是哪个服啊?是舒服舒服的服,还是服输服输的服呢?我骨子里“文人骚客”独有的那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暴露无遗一览无余。

    卫子芙扑哧笑道,你丫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三句话不离本行啊。

    我说过奖过奖,这么晚了你还发信息打电话不断骚扰我,不会就是为了简单地抒抒情专程赞美我一番吧,是怀春了是发情了还是怎么地?

    卫子芙说,切,如果是又怎样?关你什么事?

    我说,如果你实在是春心荡漾*焚身憋得难受,看在你还不算太难看也还能吐出几个还算有些品位句子的份上,那我老人家就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拯救一把你吧。

    怎么个拯救法?我听得出卫子芙此刻的声音已略有写颤抖。

    我说,很简单,你现在过来我这里,我告诉你。

    这么晚了,不太方便吧?

    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只要你方便我方便就行,别磨磨蹭蹭婆婆妈妈地的,好不,寡人从来都不对同一个女生提第二次要求,机会你只有一次,你丫到底来还是不来,你现在只需要回答“YES”或者“NO”,其他它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

    卫子芙沉默了大概有五秒钟,终于说,好吧,你现在什么位置。

    我告诉卫子芙我在奥运村,XX小区X号院X号楼XX号房间。

    卫子芙说那倒是不远,不过你得等我三十分钟左右,我得先洗个澡,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再过来见你,你愿意等么?

    我说,好的,亲爱的,我愿意等一辈子。说完,我发现下面有个什么东西,已*得很厉害。

    …………

    在紧张、兴奋而又漫长的等待当中,门铃终于响起,我忙不迭地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门把愈发显得娇媚的卫子芙迎进屋内。

    卫子芙对我卧室里的整洁和精致,表示出极大地惊奇,说感觉没见过男人房间这么干净和舒服的,像是进入到了女人的屋子一般。

    我诡秘地一笑,你是不是在讽刺我不是男人啊,那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顺势将她搂在怀中,那一瞬间,我知道了什么叫“软玉温香抱满怀”。

    我们拥抱着在彼此的身上探索,卫子芙身上香奈儿五号的气息和成*人的芬芳,让为了生活整日拼命工作很久未尝有男女之事的我,总是难以把持。

    卫子芙似乎也感觉到了我呼吸的急促和她自己反应的热烈,别过头满面含春温言细语地对我说:“亲爱的,我们都把衣服脱了好么,你不是说要征服我么?”

    在柔和的灯光下看美女*服,绝对是人生一种极大的享受,卫子芙白皙的皮肤和高耸的胸脯,被黑色的紧身内衣衬托得格外迷人,略显丰满的身材,这正是令我着迷的体型。

    我略显瘦,所以不太喜欢“骨感美”的女生。我血脉贲张贲张贲张贲张急不可耐地将卫子芙摁倒在床上,彼此一阵摸索和纠缠之后,她非常动情地握着滚烫的我,在她最神秘神奇的所在,来回地的摩挲,我说带上安全套吧,卫子芙这时候的眼神,已有些迷离,她把头摇得像台湾那个刚判了五年的、演过“五毒教主”的那位美人般,连声说“不要,不要”,然后温暖而弹性十足的屁股朝前一挺,一分一分的地,将我纳入她的身体。

    那夜的卫子芙几近疯狂,更多的时候是她在征服我。当我第三次在卫子芙的身体里释放出我青春的激情,攀登上最幸福的顶峰后,卫子芙吻着我并不*的胸脯,喃喃地对我说:“周,和才华*的感觉真好”。

    二十多年来,这一句,是我听到的,全世界对我的最为美丽和动情的赞美。那一刻,我发现,我竟然是真有些爱上这个似诗,如梦,恍若谜的女子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