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美丽女主持人的明星梦

    LISA表示让她再认真考虑考虑两天,我说好。一顿饭吃了两俩小时,LISA依然意犹未尽,笑语盈盈颇多急切地对我说,如果晚上没别的重要约会的话就去旁边的星巴克坐坐再聊聊吧。LISA说这话的时候,善睐的明眸,充满着那样殷切的期待,那表情,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拒绝。我犹豫了一番,终于答应了她的要求。晚上对我来说是极其珍贵的,更何况我最近正忙着赶一个电视剧本的进度,这几天刚刚进入创作状态,写字的过程非常的美妙和享受,但在刹那间,LISA的美丽,赫然已打败了我全部的追求和梦想。

    北京城真是个好地方,这是我奔这儿一年以来一直想说的。

    以前还在楚天老家的时候,就常常听人说起,咱伟大首都那可真叫一个美女如云遍地黄金哪,我当时就纳了闷了哪来那么多的美女和黄金,哄三岁小孩啊?

    在北京城的子宫里挣扎了一段时间后,我信了。

    三百六十五天,随便摊上哪天去西单国贸王府井啥的转上一圈,保管让所有的臭男人口水留不停;只要你够能耐,日进斗金在这北京城一点儿都不算夸张。

    作为楚天电视台当年的当家花旦,LISA在我老家楚天市,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女人翻白眼男人红了眼。

    据说我们楚天市原来有一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市长,曾是当时我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就是因为当年迷恋LISA到歇斯底里似傻如狂的一念之差,结果被折腾得妻离子散众叛亲离前程暗似漆。

    犹记得当年我还在楚天老家含辛茹苦起早贪黑拿着五千月薪过着不见天日井底之蛙小日子的时候,偶尔涉足一些伪城市精英们扎堆的茶馆酒楼咖啡屋之类,常常能听得到这样一句耳熟能详的感慨:要是能与LISA一夜*,老子甘愿天不亮就死去!

    也许是这么多年来LISA对我形成的影响力和震慑力惯性使然,所以当LISA一定要请我吃晚饭的时候,虽明知是她有求于我,也算是久经沙场的我,竟还有太多的不安和忐忑,这种感情很奇特,挥之难去。

    LISA约我共进晚餐的地方,就在我步行三分钟可到的“楚天居”。

    我电话里,诚惶诚恐地问她为什么约在那里啊,LISA莺歌燕语地告诉我她就住在这附近的一小区里!

    我怦怦乱跳的心,顿时差点就从嗓子眼里给蹦了出来,那时的心情还真叫一个窃喜,原来曾经的尊贵女神梦中情人,竟然就住在寡人的卧榻之旁!说不定我们哪天还曾在路上照过面却互不相识,虽然“有缘千里来相会”,却是“无缘对面不相识”!这世界真是太小了!想起来,还真有些不敢置信如痴如醉的意思。

    六点三十分,我衣冠楚楚地,准时来到“楚天居”,一路盘算着,LISA一定会不无赞叹地,对我说,我的周大文豪,我的策划大师,您可真是准时啊,中国娱乐圈最最牛掰的操盘手就是信守诺言说一是一啊!这时候,我就应该适时地向她引经据典,日本人和德国人是如何如何地严谨,中国人和印度人是如何如何地散漫,延伸开去,还可以胡诌一通“思路决定出路,细节决定成败”云云,让她对我本来就不算太低的印象分,不知不觉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当我赶到LISA预定的包间之后,除了一盆盆景之外,我居然没看到任何的生命存在。我犹豫再三,悻悻然拨通LISA的电话,半晌她才接通电话说刚才在找一件衣服耽搁了很多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马上就出门了,最多五分钟就到啊。LISA迟到几分钟本不要紧,苦了我关于“严谨”和“散漫”的旁征博引,竟是白白的没了用武之地,这才是最让我能感受到痛心和失落的。转念一想,她不是在找最好看的衣服女为悦己者容么,看来她还是很在乎我的感受的,心底下于是便释然了许多。

    我心不在焉,翻来覆去地,把一份《星周刊》一目十行了*不离十遍之后,LISA赫然已有型有款亭亭玉立香气袭人不知昼暖地来到了我面前。包间的门没关。没有距离的LISA,好像已没有当年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么*迷人,有人说,当生活在别处时,那似诗,如画,是艺术,当彼处演绎从此处,时空的落差不再的时候,距离的美感将消失殆尽,咫尺恍若天涯。细究起来,确乎有其深邃的哲学意义在里头。

    饶是如此,此间的LISA,也足以使如我般豪情壮志心事拿云的热血青年心旌摇荡意乱情迷。LISA的脸型略显瘦,是东方古典美女标准的瓜子脸,上镜是要占许多便宜的。

    彼此打量了好几秒钟,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LISA叫来服务员点完菜,分宾主刚一坐定,LISA立即对我的年轻表示出极大地讶异,我随即投桃报李地对她的智慧和演技,当然还有她以前主持过的节目,进行了过分地渲染和夸张。我从不赞美女人的美貌,大凡赞美臭皮囊的,多是蠢物呆人,这世间大有人在。关于女人,我宁愿昧着良心去渲染她们的智慧,当她们美貌外表掩盖下的空虚心灵,突然如降甘霖得到几丝别致慰藉的时候,这往往能事半功倍收效颇丰。

    从LISA满足的表情中,我渐已发觉,自己和LISA之间的差距,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LISA也并非是我原来所设想的,那样遥不可及的,“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不小心坠落凡间的仙子。

    “呵呵,我的策划大师,我还以为您多老气横秋了呢,想不到你如此年轻就把中国娱乐圈给搅得翻天覆地风生水起,真是后生可畏,我们楚天人的骄傲啊,以后小女子还得请您多多关照啊,哈哈。”LISA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在LISA说到“翻天覆地”的时候,我忽然不由自主地联想到“翻云覆雨”,于是坏坏地干笑道:

    “我的大主持,您就别寒碜我了好不,鄙人穷书生一个,江湖上的各路朋友给面子赏几口饭吃,饿也饿不死,撑也撑不坏,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不足为外人道也。至于您,可是我们八百万楚天人民的稀世之珍、六亿中国男人的梦中情人,以及区区在下夜里梦里呼唤了千万次的名字,是我周周心目中的维纳斯外加一个蒙娜丽莎和阿弗洛狄忒女神啊!您说什么关照不关照的,这不是把我羞辱得无地自容,明摆着要折我的寿么……只要您有什么差遣,吩咐一声便是,周周我还不是风里风里来、雨里雨里去,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义无返顾、勇往直前,艰难险阻在所不辞,皱一下眉头就不是人!”

    LISA花枝乱颤地认真听罢我的一番溢美之词,一边摇头,一边指着我笑骂道:“周周,看你贫的,你就忍心这样损我一娇小无力的弱女子么?”

    我板下脸来:“天地良心,我周周哪儿敢在您面前贫,哪儿敢损您啊,借我一千零一个胆子也不敢啊,您可真是我心目中不朽的爱与美之神啊!您怎能这样误读一个最忠实的铁杆粉丝呢,岂不是冷了亿万计您的崇拜者仰慕者追随者——的心?”当说到“追随者”的时候,“梦遗者”都险些冷不防的脱口而出,我愣是活生生强硬硬地,将这人世间最纯洁而美丽的语言,痛苦地吞噬在舌根底下。

    LISA露出一个无比妖娆的笑容,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知道你大才子字字珠玑出口成章,小女子望尘莫及甘拜下风,您就别再忽悠我了,咱俩现在谈谈正事成吗?”

    “遵旨!”我神经质地抱起左拳以表忠心,这是我昨天深夜不小心看了会儿《新上海滩》后,不自觉沾染到的江湖气息。

    LISA无可奈何地白了我一眼,不紧不慢地开始向我倾诉,当演员尤其是当名演员,一直是她多年的梦想,所以她才会在四年前辞掉在楚天电视台原本不错的工作只身北漂。这四年虽然拍了不老少的影视剧,但由于自身资质愚钝不懂得自我营销和包装,当原来合作过的一些并不打眼的姐妹都开始显山露水红透半边天的时候,自己的演艺生涯依然波澜不惊,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演技的娴熟以及人脉的积累而有多大改变。眼见是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自己一天比一天人老珠黄却一老在原地徘徊略无进益,那真叫一个着急啊。

    我正待开口说话,LISA示意我等一下,接着补充说最近这段时间她有好几部电视剧在央视和一些地方台陆续播出,不少闺中密友都劝勉她,她自己也感觉应是可以适时做些文章炒作炒作自己知名度的时候了,但又不知如何下手,最近听不少圈内的朋友说起我这位楚天老乡是中国娱乐圈鼎鼎有名的“明星幕后推手”,所以特地找到我,希望我能想想办法帮帮她,一定不会亏待我云云。

    我点了点头,问LISA到底想要做到什么效果,她摇了摇头眼神迷惘地说她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现在的时机很好有必要炒作炒作,譬如说现在中国大概有一千万人知道她,她想让一亿人、两亿人甚至更多的人知道她,但最好是正面的炒作,不要被太多人尤其是亲戚朋友说她不好就行。

    我沉吟了一会儿,很是认真地告诉LISA,如果她要是这样想的话,那么想都不要想什么炒作……

    LISA原本不知可以淹死多少男人的一汪秋水,这会儿已变得有些求知若渴和急不可待,忙不迭着急地打断我,:“周周,这,这是为什么啊?”

    我喝了口水,老老实实地告诉LISA:“从某种意义上说,‘“炒作’”其实就是一种单位效益最大化的营销手段,也就是说,如何让我们想要输出的品牌,在最短的时间内,花最少的钱,达到最大的传播效果……”

    “这个我能理解,。”LISA抢过我的话说。

    “还有一个残酷的事实你也需要理解,在现在这样一个个性张扬、人人都渴望自我实现的年代,并不只有你一个人想要脱颖而出,数以百万计的大小艺人,都在十分用心十分努力地追求自我实现自我,都想要拥有聚光灯下那夺目的光环,不少的艺人,背后都还有一个强大的幕后团队在经营……一言以蔽之,几乎所有的艺人每天都在进步,当今的形势,已不再是多年前所谓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了,而是严峻的‘“百舸争流,慢进也是退”’!每个人所取得的一些小小进步往往会相互抵消,让你根本无法看到自己的成长……上帝对他的每个孩子都是公平的,赐给我们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多,没有谁的一天会有25小时,在同样多的时间内,谁能最终杀出重围破茧成蝶成为巨星,一定是她比一般人努力更多,方法更好,效率更高……而除去作品的因素,单单就个人品牌输出的效率而言,相对于一般性宣传推广的“‘常规武器”’,‘“炒作’”这一‘“核武器’”无疑是事半功倍、杀伤力最强、最为直接有效的手段之一……”

    LISA站起身,一边忙不迭地给我夹菜,一边认真地继续听我阐释高论:

    “既然‘“炒作”’的威力如此巨大,自然有‘“得’”也就会有‘“失’”,这你知道的,辨证唯物主义中矛盾的对立统一原理嘛……但是,如果一个人什么都想得到,又是想走捷径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最多,却什么都不愿意舍弃,这不是天方夜谭么?凭什么你付出的努力不比同一起跑线上的人多十倍百倍,而你的知名度一定要比别人大十倍百倍呢?说穿了,‘“炒作’”这个‘“核武器’”好比是《倚天屠龙记》里的‘“七伤拳’”,虽然独步天下十分霸道,但也很伤身伤神的,如果一个人的内心不够强大,看不透,走不出这个认识的误区,在知名度还没有建立起来的前提下,就片面地想要追求一个美誉度,那是极为不切实际,也是非常可笑的。”

    LISA连连点头称是,得到美人的肯定之后,我原本十分笨拙的口舌开始渐入佳境,表达越来越清晰和顺畅:

    “‘“炒作’”这把双刃剑,让人又爱又恨,而娱乐圈真正牛掰的明星大腕和她们的幕后操盘手们,都是能得心应手地运用和驾驭这一利器的,所以你看吴萌萌、郑小怡、王敏芝们虽然绯闻不断负面新闻满天飞,但她们是当今我国娱乐圈最为炙手可热的一线女星,却是不争的事实……你看人家吴萌萌,去年一年就接了46个代言,光代言这一项就挣了不下6000万之巨,为什么啊,因为她的曝光率高,对她所代言品牌的传播非常直接有效,而且还有不老少的企业老总,就喜欢吴萌萌这种‘“有故事的女人’”,不请这样的女人代言请谁啊?再者,你看我们楚天电视台著名的选秀节目‘“中国偶像’”之所以火爆得不得了,也是与系列而系统的炒作密不可分的……怎么说‘“炒作’”也是当今娱乐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法宝,我们要一切从实际效果出发,如果一味去苟同局外人和平庸者的看法,那一定是行不通的。正大光明和冠冕堂皇是很难成就一位国际巨星的,十多亿华人当中,也就出了一个冯小龙,一个陈德华,一个褚星星,然而他们的成功,除了他们各自背后强有力的支持、港台成熟的媒体包装、经纪公司的大力运作等核心内容之外,与他们几十年如一日持之以恒的努力也是密不可分的。大陆许多的艺人,都难以做到他们十分之一的勤奋和执着,如果你既想走捷径‘“一夜成名’”,又想全世界的人都来赞叹你恭维你,这种想法无疑是荒谬而不切实际的,至少在现在的娱乐圈是行不通的,除非你能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的在全国的电视台和主流纸媒拼命的砸硬广告或许才有些许可能。除此之外,‘“炒作’”才是在最短的时间、花最小的代价提高知名度、实现心中梦想、离成功越来越近的唯一的捷径……你想想看,如果你的曝光率不够高,演出商连你的名字听都没有听说过,是绝对不会请你去商演的,更别说动辄数以五六七位数的出场费了,现在早已不是那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惟唯有‘“宣传,宣传,再宣传’”,‘“曝光,曝光,再曝光’”,一个艺人才能得救。否则,你的专辑也不会有人买,导演和投资人也不会请你去拍戏,更别说想接什么代言了。关于所谓炒作,你失去的只是一些凡夫俗子的不理解,但你却有可能得到整个世界,得到你想要的名誉地位、名车豪宅、越来越高的商演出场费,水涨船高的片酬,越来越多的广告代言,你说你该如何抉择?”

    我的一番长篇大论下来,LISA很可能是第一次接受到如此专业的“炒作学”理论知识的熏陶,脸上阴晴不定,显是在天人交战着,似乎觉得我说的很有些道理,但又担心亲友的询问和百姓的非议,要是换了别人,我一定会嗤之以鼻,在心底冷笑她“既想当什么什么又想立牌坊”,但是对于LISA,对于我心中曾经无比高贵的女神,我压根都不想刻意地把我的意志强加于她,我深深地知道,只要在这个圈里混,总有一天她会要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那时候,才是切入的最好时机。

    这些年经历的挫折和磨砺太多,从前那些不可一世的锋芒已消磨殆尽,让我懂得了换位思考,不再咄咄逼人。现在的我,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心态都相当地平和,总是能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地,建立在一个互利双赢皆大欢喜的契机上。

    LISA表示让她再认真考虑考虑两天,我说好。一顿饭吃了两俩小时,LISA依然意犹未尽,笑语盈盈颇多急切地对我说,如果晚上没别的重要约会的话就去旁边的星巴克坐坐再聊聊吧。LISA说这话的时候,善睐的明眸,充满着那样殷切地期待,那表情,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难以拒绝。我犹豫了一番,终于答应了她的要求。晚上对我来说是极其珍贵的,更何况我最近正忙着赶一个电视剧本的进度,这几天刚刚进入创作状态,写字的过程非常的美妙和享受,但在刹那间,LISA的美丽,赫然已打败了我全部的追求和梦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