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谁在奋斗,谁在努力?

    11月11日。深夜11点。

    我握着半支意犹未尽的芝华士,意兴阑珊地,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北京街头,电台里潘美辰《我想有个家》的旋律轻轻地唱:“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撩起的,是心头那股莫可名状的落寞与忧伤。眼见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努力了这么多年,今夜的我,依然是如此地地孤单和不快乐。

    12点。我刚回到家里。ANNY给我发来短信倾诉:“一一,我该怎么办啊,这圈子真是太冷酷太残忍了,我都有不少次想退出这演艺圈,这一回,我怕是真扛不住了……”

    ANNY是圈内公认的大美人,出道多年,从没有任何的绯闻或者官司缠身,这也是“偶像派加演技派”的她,一直无法大红大紫的,较为深刻的原因之一。“明星”的光环,在多少人看来,是那样地令人心往神驰,耀眼夺目……他们哪里会知道,在寻常人眼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ANNY,竟也负荷得如此沉重;他们哪里会知道,在这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竞争几近残酷的娱乐圈,不管ANNY是如何地努力,她每前进一步,都是那样地酸涩与艰难。

    1点。我上了MSN。遭遇到了JOE。我问JOE在做什么呢,他说正郁闷着,想砍人。我说开什么玩笑,很久之后,JOE回了我掷地有声的三个字:是真的。

    JOE是家中的独子。父亲是上市公司老总,母亲亦是一方女强人,父母离异多年,随父。JOE现在就读于让我国绝大多数莘莘学子口水流不停的某名牌大学,抽软“中华”烟,开100多万的“奔驰”车上下学,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一个人镇守着一套近300平米的豪宅,幸福得像花儿一样。我曾经很严肃地跟JOE说起,“全世界百分之九十左右的人努力一辈子,都比不上你的一个起点”,当时,他忧郁而不失优越地笑了;今夜,他居然郁闷得要砍人。

    2点。我根本无法入眠,不为自己,不为ANNY,不为JOE。

    我不知道,在这繁花似锦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还游走着多少如我们这般孤独而压抑的灵魂;我也不知道,在城市各个角落的灯火阑珊处,还有多少盲目或不太盲目的我们,缄默而执著地在奋斗,压抑隐忍而坚忍坚韧地在努力……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