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秦若虚估计自己性命已是无虞,忖度徐琬儿可能已把对他的仇恨淡忘到一个不必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程度后,开始试探性的与徐琬儿及其新男友在一些人多势众的场所打了几个照面。从徐琬儿那貌似幸福的神态里,秦若虚很知道她不会对他采取疯狂的报复行动了。

    这时候的秦若虚,才真正开始懂得了徐琬儿,徐琬儿那养尊处优逞强好胜的品质决定了她不会从肉体上摧残他,而是要从精神上折磨他!这正是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你可以杀死我,但你不可以打败我”阿Q哲学的体现。

    然而,徐琬儿找了英俊、挺拔的新男友后卿卿我我柔情蜜意的样子并不能使秦若虚自渐形秽,更没有为失去徐琬儿而追悔莫及。秦若虚觉得自己对徐琬儿的爱是亲情之爱,而对林珑更多的是情欲之爱,秦若虚在一次性失去两个女生的爱之后,并没有太多的伤悲,他认为她们都不是他的真爱,他的真爱应是心灵之爱。

    为了寻找自己的所谓“心灵之爱”,秦若虚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四处去捕获猎物,然而真爱毕竟不是说找便能找得到的,所以秦若虚在失去徐琬儿和林珑以后,很是寂寞的了一段时间。

    转眼到了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孤家寡人秦若虚早早吃过晚饭,只身来到学校的图书馆寻找机会。以秦若虚这两年在爱河里游过泳、呛过水的经验姑妄猜测,此时此地的女生最容易成为囊中之物。

    秦若虚认为在情人节这样敏感的夜晚还来泡图书馆的女生只有一种可能,这种可能便是她一定是个纯粹的文学少女而且一定在一千里路之内没有男朋友!这种可能里包含的两个必要条件对秦若虚来说,无疑是极其有利的。

    秦若虚走遍了现期报刊书库、过期报刊书库以及社科书库,没有寻访到可以与自己才子身份等价的美女。秦若虚十分懊恼的走进文学书库,里面居然济济有半堂人,这不由使得以“文学的卫道士”自居的秦若虚感到比较欣慰,甚而至于还有些感动的意思。毕竟,在这样一个文学贫血的年代里,在这样一个盛大的节日里,还有这许多的文学青年在关注着文学!

    秦若虚在短暂的为文学而欣慰过后,便是长长的为自己而沮丧,因为文学书库里寥若晨星的女生当中,居然没有一个能使自己不大皱眉头愁上心头!

    正当秦若虚一边感叹这年头的美女都死到哪里去了,一边准备交还借书板去别的所在寻花问柳之时,蓦然发现一个清纯可人酷似周慧敏的女生轻盈的走了进来!

    秦若虚连忙回到书架找了一本足以显得自己很有深度的晦涩难懂的英文原版的大部头的《莎士比亚全集》,然后装做很不情愿的在“周慧敏”身边把自己这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不定时炸弹安装下来。

    秦若虚先是煞有介事有“读”了一会儿《莎士比亚全集》,然后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的去关注“周慧敏”的一举一动,当“周慧敏”看完一页书正准备翻开第二页时,秦若虚知道机不可失,连忙敲了敲桌面,等到“周慧敏”侧过玉头来,秦若虚于是指着一个比较长的单词请教她作何解释,“周慧敏”定睛一看,不好意思的眨眨眼,耸耸肩、摆摆手笑着说“对不起”,然后顺手合上秦若虚手中的天书,赫然发现是《莎士比亚全集》,不由得对秦若虚的学问肃然起敬,秦若虚于是乘机与“周慧敏”攀谈起来,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该女生系是周慧敏的本家,芳名周露,外语系大二学生,因为一向深居简出,所以“玉在深山人不识”,尚待字闺中。

    秦若虚探听得周露的一些虚实后,不由心花怒放,与周露越谈越投机,仿佛觉得自己等待经年的那个女孩便是周露,于是借机向周露诉说自己想学好英语准备将来去剑桥留学但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免费的老师,周露一听身旁的这位可能是未来的徐志摩不由得连忙表态说自己可以试一试,秦若虚于是提出请自己这位未来的老师喝杯咖啡,周老师假装犹豫了几下,终于痛苦决定给秦若虚一点面子不要让他太难堪。

    秦若虚走出校门后叫停了一辆出租车,但被周露把司机使唤走了,周露说边走边聊吧今晚的月色多好,秦若虚一见天上根本没有月亮以为周露犯迷糊了但乐得省几块钱也就不再坚持显摆男人气概。

    横过马路时,一款白色的“宝马528i”载着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从前方急驰而过,秦若虚见状顺理成章的揽住周露的腰以显得在他身边很有安全感,不解风情的周露却很快把他的手给推开了,秦若虚于是便有些怀疑周露莫非是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居然连这个最基本的套路都不懂!

    紧接着秦若虚的想法便得到了证实,当秦若虚花了十块钱的特价从花童手中买了一支玫瑰送给周露时,周露怎么也不肯接受,秦若虚于是敢肯定周露一定从来没有收过玫瑰、没有谈过恋爱,这使得有处女情结的秦若虚对周露的爱慕又增添几分。

    在一个名为“浪漫之都”的颇有法兰西气息的茶室里,秦若虚要了两杯不加糖的咖啡,然后郑重其事的告诉周露爱情的滋味就像这咖啡,周露于是问秦若虚是不是谈过很多个女朋友,秦若虚说不多才一打认识你以后我才觉得我以前的所谓爱情是如何的微不足道!周露说你这话是不是对很多女孩子说过,秦若虚说天地良心一共才对八位异性说过我希望你是最后一位,周露说不跟你说了尽耍贫嘴我可不敢高攀你这么有经验说情话不打草稿拍马屁不假思索一定是位情场高手说不定你哪天把我卖了我还要帮你数钱呢!秦若虚说你怎么能这样损我就算借我一千个胆子就算我要卖身葬父也不敢打姑奶奶你的主意啊再说你这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又有谁能买得起呢?周露说这还像人话谅你也不敢!

    从“浪漫之都”出来后,外面下着毛毛细雨,秦若虚灵机一动说出个谜语给你猜“路上下雨,关门大吉”猜两个字,打一可爱的哺乳动物谜底是什么,周露沉吟半晌猜出谜底后用粉拳直捣秦若虚的肩膀说你使坏我叫你占我便宜!秦若虚故作不解的说怎么你叫我占你便宜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大色狼来啦!于是秦若虚的肩上背后又受到一顿雨点般密集型武器的痛击,秦若虚觉得周露好像是替他在捶背或按摩那种挨打的感觉真是舒服之极。

    三天后,秦若虚眼见时机差不多了,觉得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没有多少岁月可以蹉跎,大丈夫理应待时而动,该出手时就出手,把当年写给倪妙的那封情书翻出来,与时俱进的稍微改动了几个字,在一个春心荡漾的黄昏,亲自交到了周露的手中。

    从来没有恋爱过的怀春少女周露读罢秦若虚的大作,热泪盈眶,感动得不得了,不能抵挡的投入了秦若虚的怀抱。

    周露与秦若虚相亲相爱了九十九天,这是秦若虚大学里维持时间最长的一段感情,到了第一百天,周露无论如何再也不能忍受秦若虚的到处留情,终于痛下决心与秦若虚说了“拜拜”,秦若虚心下不舍,企图挽回这段感情,于是故伎重演,给周露写下了一份《忏悔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