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秦若虚听得自己名声在外,也不管是好名臭名,当下应声答道:

    “正是区区在下!不知小姐肯屈尊降贵转身一见否?”

    佳人沉思良晌,终于回过头来,果然国色天香,光彩照人,琴房里的灯光顿时黯然失色,秦若虚一见之下便把糟糠之妻徐琬儿丢到了九霄云外,心下寻思佳人适合听何种类型的马屁。

    佳人林珑见秦若虚谈吐不凡仪表不俗,早已凡心大动春情勃发,虽有“愿偕枕席”之心,但她毕竟是情场里手爱河健将,深深懂得“欲擒故纵”的真理,当下敛起笑容,道貌岸然的淑女起来。

    秦若虚眼见眼前这位如花似玉并非水性杨花轻浮孟浪之辈,不由得肃然起敬,生怕自己被佳人小觑了,于是也马上收拾好轻狂态度,道学起来。

    秦若虚和林珑这一对各怀鬼胎的才子佳人斗智斗勇周旋了许久,两人用暗藏机锋相互试探的言语特务接头般“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结果互留电话,皆大欢喜。

    半月之后,郎情妾意的秦若虚和林珑终于玩腻了小孩子捉迷藏的游戏,收藏好彼此神秘的面纱,在一个情深深雨蒙蒙的夜晚,他们水到渠成的演绎了一曲亚当和夏娃的故事。

    秦若虚与林珑一夜缠绵绵之后,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被子里花气袭人知昼暖,枕头上却没有美人如玉。

    秦若虚此时对林珑是迷恋之极,连忙披挂下床,跑到女生寝室去倾诉衷肠,不料在传达室门口被新来的传达老头挡驾,要求填表。秦若虚手忙脚乱的填到“与被访人关系”一栏时,不及细想,填了“一次”。这个小故事后来被好事之徒追认为“S大学本年度十大雅事”的第三名,秦若虚于是又有“小秦探花”的美誉。

    小秦探花心机缜密手段高强,终日周旋于徐琬儿与林珑一妻一妾之间,一个安排在每周的一三五,一个安排在二四六。星期天还要到别处去招蜂引蝶拈花惹草,居然一直相安无事天下太平,小秦探花自以为得计,于是渐渐放松了警惕。

    这一日星期六的中午,正是林珑轮值,小秦探花正在宽大肥硕的席梦思上学习警幻仙子所授云雨之事,林珑也放出种种风流态度曲意承欢,正酣战间,有一人破门而入,秦若虚一见来人,吓得一边抓起林珑的内衣往身上套一边把脑袋拼命的往被子里钻。

    林珑眼见这位不速之客坏了自己的好事,正待大放厥词,脸上已挨了两记响亮的耳光。林珑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岂肯白白吃了这个大亏,于是,也顾不得穿上衣服便与徐琬儿厮杀起来,比起《三国演义》里那个赤膊上阵的“虎痴”许诸先生,尤要高级三分,所谓“巾帼不让须眉”便是这个道理。

    原来,徐琬儿那个贩卖私盐的老爸不幸于今日中午捉拿归案,老妈寻死觅活,家里乱做一团,徐琬儿闻讯后也不禁方寸大乱,于是单方面废除了秦若虚下达的二四六不能来打搅他学习的禁令。

    徐琬儿本意是想要秦若虚陪她回家善后,顺便也让东床快婿和岳母娘先熟悉熟悉,不料无意之中却捉奸在床,正是“屋漏更遭连夜雨,船倾又遇打头风”,又道是“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徐琬儿于是化满腔的悲愤为打架的力量,而林珑刚才与秦若虚厮杀时已消耗了不少的能量,所以不三十合,哀兵必胜的徐琬儿逐渐占据了上风。

    行侠仗义的小秦探花一向是扶危济困铲强扶弱、常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已任,从被角探出的两个眼睛蓦见林珑被徐琬儿杀得香汗淋漓左支右绌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不由得动了怜香惜玉的恻隐之心,赶忙把被子一掀,拍马上前救下林珑。

    徐琬儿开始以为秦若虚是不小心被这个“骚货”引诱,原计划赶走“骚货”后罚他跪跪踏板然后发誓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人就没事了,不料这个负心薄幸的家伙居然胳膊肘向外拐,竟对付起自己来!看来这对狗男女的关系确实是非同一般了!

    徐琬儿想到自己所托非人,居然被秦若虚这个当代的“陈世美”骗了,越想越气,最后丢下一句“好,好,好,两个打一个,算你们狠,咱们走着瞧!”然后甩门而去。

    林珑以为这只是失败者为找个台阶而留下的场面话,所以并不在意,一边缠着秦若虚继续刚才正在兴头上的游戏,一边追问他刚才那个女生是怎么回事。

    秦若虚却很知道徐琬儿的底细,徐琬儿是敢爱敢恨快意恩仇的那一类人。你对她好,她可以把脑肝心肺一齐掏给你;一旦惹火了她,那还真还有些让人后怕,她老爸虽然进去了,但他手下的那些弟兄也不是吃斋念佛的主儿,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欺负了徐琬儿,后果是不堪设想。

    秦若虚越想越不对劲,似乎觉得自己的生命危如累卵,不由得头涔涔而泪潸潸,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与林珑巫山云雨风花雪月,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打发走意犹未尽的林珑,秦若虚陷入了长长的思考中。

    虽然秦若虚出并非什么贪生怕死之徒,但他觉得就这样白白的死在一伙无名小卒的手中,自己的才华还没来得及施展,远大的抱负还没有实现一点,就这样一点也不壮烈的牺牲未免有些太不值得了。这样上对不起国家民族,下对不起父母兄弟,真真实实是个“不忠不孝”的历史的罪人了。

    秦若虚左思右想,结论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任人宰割,必须马上离开这是非之地避避风头才上上之策,所谓“留得青柴在,不怕没山烧”,意思就是说,只要我秦若虚留住这有用之身,不怕将来没有如花似玉围着我团团乱转!

    秦若虚想到不如做到,该出手时就出手,收拾好金银细软被褥铺盖,然后找房东结了房租,趁着月黑风高,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行李搬到了自己最忠实的一个崇拜者,一个一直想在文学社里谋个一官半职的老乡租住的一处蜗居里。

    秦若虚隐姓埋名山岳潜形了一月之后,渐渐听到风声,林珑和徐琬儿已先后找了男朋友!林珑在自己销声匿迹之后肯定会不甘寂寞,这早在秦若虚的意料之中;而徐琬儿这么快就移情别恋,秦若虚便有些一下子难以接受了!然而,秦若虚在短暂的失落和空虚过后,便是长长的舒眉与歌唱,因为,这至少意味着自己可以解放不必再东躲西藏偷偷摸摸的过日子了。

    然而,心机缜密的秦若虚并没有立即大喝一声“我胡汉山又回来了”,而把自己赤裸裸的暴露出来,直到他经过几次三番亲眼目睹加分析论证得出结论这并非徐琬儿的“引蛇出洞”之计后,才开始渐渐出现在学校的一些公开场合,而不是每天再戴着墨镜和高帽子、穿着风衣加高领衫把自己伪装成特务般上下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