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三天后的晚上,“真是有味”的两位执行董事秦若虚和主厨大人盘底,除去免费派送的一百八十八箱啤酒、八条“白沙金世纪”以及报纸、花生米等等促销手段加成本的开支,净赚三千八百块。秦若虚和主厨两位老总一边瓜分赃款一边心里乐开了花,于是我夸你一句多亏你营销策划做得好叶茂中也不如啊,你夸我一句多亏你厨艺精湛不得了刘仪伟靠边站啊。

    两位老总一边尽兴喝酒,一边心下盘算这钱来得多容易啊,三天三千八,一月就是三万八,一年尽睡它妈的两个月还能赚三十八万啊。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啊。十年八年之后,钱往哪里花啊。桑塔娜式样太老土,本田车线条还不够流畅,甲壳虫虽然洋气却好象有失女性化,还是买“沃尔沃”吧,既安全又华贵。

    “真是有味”的董事长兼公关部长秦若虚和总经理兼后勤部长主厨先生的美梦作到第四天,便有些觉醒的味道了。

    因为第四天已不再送荤菜啤酒花生米,秦若虚董事长开烟给顾客上帝也没前几天那么殷勤,文学社的美女也纷纷功成身退,所以“真是有味”第四天的生意要比前三天兴隆的盛况惨淡许多,但是大门前的棋摊人声鼎沸,还能算是“门庭若市”。

    这样又过了几天,没有找女朋友的主厨先生因为在炒菜时只顾去贼眼兮兮的物色如花似玉,难免这道菜忘记放盐那道菜又被烧糊,顾客上帝们大多是一些散兵游勇,于是纷纷转移阵地。

    秦若虚虽然还在苦心经营他的棋摊,可是下得久了,那些S大学的天之骄子们也不是冥顽不化,自知棋力和秦若虚相差太远,也就心灰意懒,不再作困兽之斗。

    眼见“真是有味”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秦若虚为了实现自己的“沃尔沃”大富豪梦,于是不断的变换花招企图挽回败局,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秦若虚痛下决心输了一局象棋给一位同窗好友兼老乡后,企图想借该人之口像福利彩票中了五百万一样大肆宣扬。

    秦若虚一系列的炒作手段虽然能取得一些短暂的时效作用,却由于S大学附近的餐馆越来越多而“真是有味”的位置相对偏僻、秦若虚的管理也尚欠火候,所以秦若虚终归还是无力回天,餐馆开了不到三个月迎来了放暑假的淡季,秦若虚不得不和厨师老总商量关张大吉,忍痛将“真是有味”这块曾经在S大学红极三天的知名品牌低价位转让了出去。

    小秦探花心机缜密手段高强,终日周旋于徐琬儿与林珑一妻一妾之间,一个安排在每周的一三五,一个安排在二四六。星期天还要到别处去招蜂引蝶拈花惹草,居然一直相安无事天下太平,小秦探花自以为得计,于是渐渐放松了警惕。

    秦若虚虽然从文学社的社长位置退隐多时,虽然经营“真是有味”弄得家徒四壁血本无归,但由于他在印刷《贫血的缪斯》等一系列“敢为人先”的活动中,在S大学闯下了广泛的知名度和良好的美誉度,自然赢得了不少怀春少女的顶礼膜拜,有不少女生自愿送货上门。

    徐琬儿是大一美术系的新生,文学社新的血液。徐琬儿自从不幸拜读了秦若虚才情横溢的大作《贫血的缪斯》以及知晓他开餐馆的光辉事迹之后,对秦若虚佩服得如同鲁子敬之于诸葛之亮——五体投地,暗下决心找男朋友就一定要找秦若虚这样惊天动地不甘平庸的“人中之龙”。

    徐琬儿连续光临了“真是有味”一周之后,秦若虚对支持自己事业的徐琬儿颇有好感,于是开始与颇有几分姿色的徐琬儿眉来眼去。

    徐琬儿待时而动,不时借由头把自己涂鸦的一些小女子散文和心情日记弄来请“秦总”雅正,“秦总”会意,把徐琬儿的文字大肆改动之后,通过自己在报社的一些关系,使徐琬儿的大作偶有发表。徐琬儿拿到第一笔稿酬三十八元那个夜晚,月黑风高,酒不醉人人自醉,郎情妾意干柴烈火的两人乘着酒兴终于融化到了一起。

    徐琬儿自从与秦若虚行了周公之礼后,从此对秦若虚是百依百顺亦步亦趋。秦若虚一开始觉得徐琬儿给自己的这种小鸟依人的感觉很是美妙,然而,新鲜劲过后这美妙便演绎成负担。久而久之,徐琬儿便成秦若虚筷子上的一根“鸡肋”,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杨德祖先生注释为“食之天味,弃之可惜”。

    秦若虚自从退休前推出鸿篇巨制《贫血的缪斯》之后,虽然该著作如鲁迅先生办的什么刊物般“销行甚为寥落”,不料居然在S大学闯出了赫赫声名,自然有不少诸如徐琬儿这样大胆或不大胆、美丽或不美丽的打着文学少女广告的女生秋波明送芳心暗许,秦若虚谨守前辈“才子多情”的教条,不愿吊死在徐琬儿这一棵树上,所以常有些红杏出墙的意思。

    秦若虚越来越频繁的所谓“不得已的应酬”并没能引起徐琬儿的敬惕,因为恋爱中的女人的嗅觉是最迟钝的。秦若虚于是得以背着家里的黄脸婆徐琬儿在外面风花雪月,终于和音乐系一名美丽风骚的女生打得火热。

    该女生芳名林珑,人如其名,生得小巧玲珑,性感迷人,十分惹人怜爱,尤其有一手钢琴绝活,一曲《献给爱丽丝》使S大学所有有正常生理需要的男生为之倾倒,甘愿做她裙下不贰之臣。

    林珑本有一男友在京城某大学任教,该男友虽然每日手执教鞭,奈何是鞭长莫及,每晚一顿的电话粥不能治疗林珑心理与生理的饥渴。

    林珑虽然早有弃暗投明之志,奈何未遇其人,林珑又自高身价,说什么“宁缺毋滥”,所以美丽姻缘一时难续。

    林珑眼见闺中秘友一个个爱河永浴情海生波,此情无计可消除,只得躲进琴房成一统,向八十八个琴键倾诉自己凰求凤的少女情怀。

    音乐系是一个盛产美女的伊甸园,才子秦若虚为了寻找艳遇,所以常在琴房外转悠。这一夜秦若虚又在正常作业,忽然从身后不远的一个琴房传来如诉如泣的丝竹之声,知音秦若虚略一听,便知是有女怀春,三步并作一步循声而去,轻轻推开虚掩的琴房小门,驻立佳人身后,侧耳倾听。

    俄尔,一曲终了。秦若虚唐伯虎般合上纸扇,击节赞道:“琴妙,人更妙!”

    妙人儿似乎早已习惯了背后常有色狼光顾,所以并不惊讶,头也不回的喝道:“何方浊物在此喧哗,坏了本姑娘雅兴!”

    风流才子秦若虚听得佳人问话,其声音宛如黄莺出谷雏凤归巢,不由得春心荡漾意马心猿,

    慌忙一揖倒地,答道:

    “小人秦若虚,本校中文系人氏。年方弱冠,尚未婚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昨夜蒙月下

    老人托梦,令余如此这般必有美满姻缘一线牵。是以余今夜沐浴更衣斋戒后,踏清音而来,闻

    弦歌而知雅意,你我女未嫁男未婚,一个是不甘寂寞,一个是难耐凄凉,一个是襄王有意,一

    个是神女多情,良缘夙缔,佳偶天成,何不趁此美景良辰月圆花好,共偕鱼水之欢云雨之乐!”

    佳人忍俊不禁,不由扑哧一笑,细语盈盈道:

    “好个伶牙俐齿油嘴滑舌胡言乱语胆大包天合该抽筋剥皮千刀万剐的狗杀才,竟敢讨老娘的便宜!你说你叫什么秦若虚,可就是那位自称‘气死唐伯虎羞死柳三变骂死金圣叹恨死曹雪芹说一是二朝三暮四人五人六七进八出十九不是好人百姓唾弃千夫所指遗臭万年鸡不鸣猫不叫鸭不飞狗不理’的那位先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