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秦若虚经过一个星期的冥思苦想,终于给尚未分娩的婴儿取了一个沾沾自喜的尊名《贫血的缪斯》。

    《贫血的缪斯》经过秦若虚的认真或不太认真的筛选,终于有三十二篇长短不一的散文、十六首古体或现代诗、八篇小小说及中篇还有四个短剧脱颖而出,这些宝贝的来源大致可分为四部分,一部分是秦社长自己的,一部分是秦社长的红颜知已和狐朋狗友的,一部分是文学社的官员及其沾亲带故者的,最后剩下的少得可怜的那一小部分便是从文学社新老两千社员呕心沥血的来稿中信手拈来的了。

    秦若虚把《贫血的缪斯》的初稿送审到校团委,校团委的负责人与秦若虚秦大社长因为早有业务上的联系,自然是大开方便之门例行公事的翻阅了不到一遍,随手抽出一篇《郭沫若到底是才子还是流氓》,说这篇不好,是对文化界前辈的不敬,不能用。然后把稿子还给秦若虚,又写了一张字条盖上校团委的公章,说还要给校宣传部的领导审批过后才能送去印刷。

    秦若虚没奈何,只好揣着一大撂稿子来到宣传部。适逢部长参加一个非学术性会议去了,副部长对大才子秦若虚是闻名久矣,不敢怠慢,示意要去沏一壶好茶,秦若虚连忙说不用麻烦了。副部长知道秦若虚的来意后,蜻蜓点水的把来稿过了一遍,又抽出一篇题为《失恋者手记》的抒情散文说这个不好,有违校园精神文明建设,然后在团委负责人盖的公章旁加盖了一个公章,然后交待秦若虚书出来之后一定要送他一本,秦若虚马上陪着笑脸说:“一定,一定!”

    秦若虚后来联系到一个复印社承接这笔巨大的业务,并提出要求要拿百分之十的回扣,复印社与秦若虚级别相等的社长连忙答应不迭。

    文学社的社长与复印社的社长结果以打印每页三元,复印每页两角成交。《贫血的缪斯》一共有两百零八个页码,复印社的社长大方的说只算两百个页码,秦社长于是为自己又拣了个大便宜而欣喜若狂。

    秦若虚打印出第一本《贫血的缪斯》花了六百块,然后又以四十元每本的复印社社长赌咒发誓的优惠价跳楼价复印了六十本,文学社的最后三千元资产于是寿终正寝不剩一文,文学社这个原来离“万元户社团”只有一步之遥的庞大集团,从此沦为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部”。

    忠实读者无意大出血买本破书回去擦屁股,但又不愿在美女作家前丢了面子,便推说身上没有四十元零钱问这里能不能刷卡。文学社的办公设备只剩下几张破桌子和几条旧凳子哪里有什么刷卡的先进武器,于是二十八位文坛新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读者大爷体面的扬长而去。

    《贫血的缪斯》复印完毕之后,乱世英雄秦若虚以为奇货可居,在学校大门口摆了一个地摊“签名售书”(张一一先生按:秦若虚先生比起吕不韦先生签《吕氏春秋》“一字千金”时的炒作手段来,未免显得有些小家子气),谁买书一本即可获得排排站的二十八位未来作家的亲笔签名。

    秦若虚等二十八宿满以为区区几十本书顷刻之间便可像英格兰国家足球队队长“万人迷”贝壳蛤蟆先生签自传或是“绝对男人”签写真集般销售罄空,谁知道从星期天的早晨一直站到下午却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牢骚满腹的二十八宿于是大谈特谈“文学的沦丧”,激情澎湃,唾沫四溅。

    傍晚时分,终于有热心读者走近了这玩杂耍般的二十八宿,秦若虚等人顿时觉得中国的文学有救了,恨不能抱住这几位救命恩人把他们亲吻得喘不过气来。

    有位想要与二十八颗中国文坛希望之星中几位未来的美女作家套套近乎的忠实读者本来想花几块钱买本书回去权当上厕所用,不料一看定价是四十元整,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心想这些人要么是财迷心窍要么是脑子有毛病,这几篇破文章还想蒙人家这许多钱财!

    忠实读者无意大出血买本破书回去擦屁股,但又不愿在美女作家前丢了面子,便推说身上没有四十元零钱问这里能不能刷卡。文学社的办公设备只剩下几张破桌子和几条旧凳子哪里有什么刷卡的先进武器,于是二十八位文坛新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读者大爷体面的扬长而去。

    秦若虚等二十八颗文曲星站在学校大门口免费做了一天的门卫,书没有卖出去一本,笑话倒是闹出了几个。秦若虚寻思无计,只得下达死命令要求每位作者必须完成两本书的销售任务,作者们审时度势知道这回怕莫是贴定了,于是推出几位美女代表来提出抗议。

    秦若虚自知为难了诸位同行,更不忍拂了几位自己垂诞已久美女作家的面子,于是把《贫血的缪斯》折了又折,即每人还是要分配两本书但只需上缴二十元,作者们如逢大赦,每人领了两本书欣然而去,其形状酷似“朝三暮四”那个成语里为“早上吃三个栗子、晚上吃四个栗子”欢欣鼓舞的猴大哥们。

    准作家们大都自己留了一本以备人前人后炫耀自己的才华,另一本或寄回家中光宗耀祖、或免费赠送给暗恋已久的异性朋友,或低价处理给熟人,总之大都贴了十到二十元不等,但一想到自己的名字变成了铅字就不由得激动不已,深觉物有所值,区区几块小钱也就不值一哂了。

    秦若虚一人留了七本书做了一夜枕头,然后给几个不时发自己稿子的报社编辑每人送了一本,自己也不能免俗的留了一本以备佳人检阅。

    秦若虚做完出书这件大事后深感功成名就,也就渐渐的萌生了退意,常常发出“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这老把骨头已不中用了”的无病呻吟。直到有一天,一位经常拍中秦若虚马屁的老乡兼学弟请他吃完一顿“必胜克”之后,秦若虚终于老泪纵横的把社长的印信以及“卖书”所得的五百元救灾款无私的捐献给了自己的接班人——文学社的下一届社长。

    秦若虚老社长退居二线之后,被追认为文学社终身的名誉社长兼顾问。

    秦顾问虽然对文学社的事情不必再亲历亲为,但也没有从此就不闻不问,每当新社长有新的难题与创意时,秦顾问常常运用自己的经验与智慧帮助他排忧解难运筹决胜。

    “真是有味”隆重开张之日,下海了的老文学社社长秦若虚经过重重选拔,从文学社挑选了八位美女或充当礼仪小姐,或端茶送水,或前后张罗,或卖弄风情,场面好不美丽,把旁边一家“乡巴佬”餐馆的老板羡慕得直流口水。

    秦若虚从文学社社长位置退役之后,并没有就此闲着,而是忙着开辟另一个事业的高峰。秦若虚利用当社长时落下的一些好处费和自己这一两年来积攒起来的稿费,然后在附近的餐馆挖了一个早就想自己当老板的年轻厨师做合伙人,两人合资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个民房开了一家餐馆,秦若虚挖空心思殚精竭虑想了许多希奇古怪惊世骇俗的尊名都不甚满意,最后还是一锤定音美其名曰“真是有味”。很多附庸风雅的同窗对学富五车的秦若虚居然取出这样通俗的名字表示费解,秦若虚莫测高深的告诉她们这就叫做“返璞归真”、“大俗即大雅”。

    秦若虚跻身“学生商人”行列后,并没有沾沾自喜,他清楚的知道一个好的广告能形成巨大的无形价值,所以在“真是有味”开业之初,为了打造“真是有味”这个“驰名商标”颇是下了一番心思动了一些脑筋。

    秦若虚先是请一美术系的同乡作了一系列十分醒目的海报,分别张贴在每一栋寝室的进出口、学校大门口、食堂、开水房、宣传栏等学生注目力较高的所在,内容无非是“真是有味”开业之即特惠酬宾,开业前三天女生免费送荤菜一道和三鲜汤一碗,男生免费送啤酒一瓶加花生米一碟,凡用餐者都可免费阅读最新的《中国大学生》、《体坛周报》和《足球报》。

    秦若虚的经典之作是在“真是有味”的大门口左边摆了一副围棋、右边摆了一副象棋,郑重声明凡持S大学学生证在“真是有味”用餐者,赢老板秦若虚无论围棋还是象棋一局者均可免单一年,遇不可抗力因素除外。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真是有味”所有。

    在秦若虚展开了S大学史无前例的宣传攻势下,S大学的莘莘学子纷纷奔走相告。更有一些会几手三脚猫围棋、象棋功夫的仁兄幻想一劳永逸,赢一局棋可以一年吃饭不要钱,多好啊。

    “真是有味”隆重开张之日,下海了的老文学社社长秦若虚经过重重选拔,从文学社挑选了八位美女或充当礼仪小姐,或端茶送水,或前后张罗,或卖弄风情,场面好不美丽,把旁边一家“乡巴佬”餐馆的老板羡慕得直流口水。

    “真是有味”开张前三天,热闹非凡,门槛差点都被挤破。秦若虚大开杀戒,一共和顾客上帝下了十八局围棋和四十八局象棋,围棋十八战全胜,象棋四十六胜两和,一直将免单的悬念保持到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