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秦若虚找了一个机会把纸条递出去之后,便开始了等待佳人佳讯传来的漫长的心路历程。秦若虚等啊等,盼啊盼,等得双眼出火,盼得两股生烟,依然看不到佳人有任何动静,更看不到自己有任何希望。

    秦若虚总算熬到了下自习的铃声响起,深情的默默的注视着佳人收拾东西时无比曼妙无比轻柔的舞姿,赞叹不已,惆怅不已。

    秦若虚目送佳人走出教室,正惋惜自己空有猎艳之志却无抱美之福时,佳人折回教室,看了秦若虚一眼,并递给他一个纸条,含笑不语而去。

    秦若虚刚才与佳人相对而视,发现果然是柔媚娇俏楚楚动人,不由得被自己的眼力深深陶醉着。

    秦若虚不待佳人走远,手忙脚乱的拆开纸条,发现还是自己的文字,不由沮丧之极。秦若虚把纸条随手塞进抽屉,忽然心里怦然一动,把纸条找出来,展开背面一看,分明写着几行娟秀的字迹:

    这位冒失的才子先生:

    很高兴在这种氛围下认识您这样一位很有些意思的小男生,恐怕也有八九年没有收到男生写给我的纸条了吧?您今天晚上的举动,虽然扰乱了我平静的学习时间,同时却勾起了我对校园生活的许多美丽的甜蜜的回忆!谢谢您。

    再要谢谢您对我的一些谬赞,但我要遗憾的告诉您,我既不能与您一起去“流芳百世”,也没有“改写历史”的野心,所以我遵照您的吩咐,没有记下您的电话!因为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小女人,一个称职的妻子和母亲!

    您一定是大一的新生吧?这是这个校园里不认识我的男生唯一的理由!实话告诉您吧,我是音乐系教舞蹈的老师,嫁为人妻已八年了,我小孩正在读一年级,我是因为要考博和要避开儿子的纠缠才上这里来自习的,说来我们还真有些缘分。

    您的文字很吸引人,很多女孩子都迷恋这个,我也很欣赏您的才华与勇气,如果是十年以前,也许我会有一点动心的,现在于我已没有丝毫意义了!您说是吗?

    祝您好运!

    没有署名。但秦若虚后来打听到了这位佳人名叫楚依人,是S大学的镇校之宝,好比是东海龙宫的定海神针(即孙猴子耳中的如意金什么棒),是全校公认的第一大美女,学校里每台晚会不可或缺的重量级人物(难怪她从秦若虚不认识她便断定他是大一新生,够牛B了)。

    楚依人还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的会员,曾参加过第三届和第四届“全国青年舞蹈家大奖赛”,并取得了不俗成绩,秦若虚不由暗暗咋舌。如果秦若虚知道楚依人的老公是省武术家协会的副主席、著名的跆拳道教练以及出了名的醋坛子之后,一定会更吃惊加后怕。

    愣头青秦若虚自从艳遇楚依人之后,又漫天撒网过许多回,虽然也偶尔捕获几只虾子螃蟹,却总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与一些大鱼失之交臂。

    秦若虚眼见寝室里的室友们一个个抱得美人归,不信自己的情途爱路是如此的曲折,向来不信宿命的他也经不起众同窗的怂恿与劝降,终于跑到一位得道高僧主持的香火很是兴旺的寺庙占了一卦,才知道自己命中注定这一年会犯“桃花劫”,找女朋友一定是“一找一个吹”。

    秦若虚这才有些相信“姻缘天定,不可强求”的经验之谈,于是决定暂且抛开儿女私情,先做好自己,来年再伺机重振雄风。

    在秦若虚的正确决策下,新一届文学社一共吸收了九百九十八名新成员,收取到会员费九千九百元整,之所以少收了八十元,是因为秦若虚唯恐有八名美女文学青年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而不能加入文学社所以特别赦免。

    才子秦若虚经历无数次情天恨海的洗礼后,心灰意懒,多亏高人指点,总算静下心来思考着一些别的什么,不再沉迷于毫无意义的恋爱的风里。

    秦若虚每周只有不到二十节课,加之又没有考研考托的远大抱负,所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很多。秦若虚闲得无事寂寞难耐,为了打发无聊渲泄孤单,便不时向各大报刊杂志写写稿,邮票信封是浪费了不少,但是收效甚微,偶有发表,挣得几元绵薄的润笔之资,还真敷不住邮票信封加信纸的费用,短暂的兴奋过后是长长的空虚与失落。

    然而秦若虚并没有就此沉沦,他痛定思痛,把适合自己文章风格的报刊的最近几十期弄来,反复的加以阅读、比较、分析、论证,自问把编辑们的心理以及他们喜欢的式样摸得八九不离十了,才开始分门别类有的放矢的投稿。秦若虚还常常在文章背后附上一纸短函,无非倾诉着对主宰自己这篇文章命运的老编们的仰慕与尊敬,还或有祝福与期待。

    秦若虚自学成才的这一招果然奏效,采稿率从此大大飙升,秦若虚的才情加上投机的一些技巧使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散文、诗歌、小小说还有一些中篇开始在全国各大报刊遍地开花,不久便被接收为省作家协会、省青年诗人协会最年轻的双料会员,还成为几家知名报刊的特约撰稿人、兼职记者,得以享有采稿、发稿的“最惠国待遇”。

    秦若虚在取得广泛的社会效益的同时,在校内的知名度更是与日俱增,进入大二后,文学社响应校团委“领导干部要年轻化”的号召,进行了一次非常彻底的改选,秦若虚最终以绝对优势当仁不让的成为新一届文学社领导集体炙手可热的第一把手——万众瞩目的社长。

    秦若虚走上辉煌的领导岗位之后,新官上任三把火,很想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以便自己的大名能在这个校园流传不朽,永远被以后的学弟学妹们怀念着。

    秦若虚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招兵买马。新生入校的那几天,秦若虚白天派出大批人马到火车站,汽车站还有轮船码头、学校门口以及新生报到注册处为她们提供各种方便,当然,同时不忘宣传文学社的好处;晚上便派出各位得力干将至到各个寝室进行游说,诱导新生只需花十元钱便可加入好处多多前途无量物超所值的文学社。

    秦若虚的经典之作是在新生军训期间所作出的不凡创意,秦若虚不惜动用上一届文学社库存下来的所有资金,买了几百桶水在烈日炎炎之下送到每一支队伍,并派出外联部组织了规模不算小的文艺演出对军训队伍进行慰问,许多军训的学生当场即被文学社的诚意和魄力所感动,马上把电话号码和自己的尊姓大名留下来登记好,只等文学社财政部的官员们晚上去她们的寝室收取会员费。

    在秦若虚的正确决策下,新一届文学社一共吸收了九百九十八名新成员,收取到会员费九千九百元整,之所以少收了八十元,是因为秦若虚唯恐有八名美女文学青年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而不能加入文学社所以特别赦免。

    制作会员证和组织新会员联欢、旅游、看电影、搞文学沙龙、举行征文竞赛以及请名作家、教授、编辑讲座还有秦若虚等文学社领导巧立名目的请客吃饭打出租车送红包一共花销掉将近五千元,加上上缴给学校财政的两千元,文学社所剩不到三千元,秦若虚忽有一天晚上良心发现,觉得有些钱实在用得冤枉,自己为官一任,身下寄托着广大社员的信任与期待,总要对得起自己当初一些承诺,不要背后被社员唾弃。

    于是,秦若虚打定主意,决定利用手上硕果仅存的三千公款,干出一桩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事业来“防民之口”。

    秦若虚打印出第一本《贫血的缪斯》花了六百块,然后又以四十元每本的复印社社长赌咒发誓的优惠价跳楼价复印了六十本,文学社的最后三千元资产于是寿终正寝不剩一文,文学社这个原来离“万元户社团”只有一步之遥的庞大集团,从此沦为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部”。

    秦若虚与文学社的智囊团商议、探讨了许多之后,最终统一思想,认为最好是出一本“书”以飨社员。

    当然,秦若虚之流当时商讨要出的“书”算不得一本真正意义上的书,根本就没有什么书号之类的玩意,充其量只能算作是文学社内部印制的一本小册子罢了。

    饶是如此,文学社要出“书”的特大喜讯传开之后,遍布宿舍楼、食堂、教学楼的十六个投稿箱立即爆满,其中自然不乏有冒充社员的社外人士来稿,秦若虚远没有蔡元培校长“兼容并包”思想的高尚,下令这类稿件通通枪毙。

    为了使自己的大作能够在文学社马上要出炉的巨著中占得一席之地,许多社外人士纷纷提出要交十元钱以加入文学社,秦若虚深恨这类人当初不肯成全自己,“招收新成员一千人,使文学社成为我校第一个万元户社团!”的美好愿望,明确的表态:现在加入文学社可以,但文章不能入选这次的出书计划!

    社长秦若虚的这一做法让那些想投机的社外人士恨得牙痒痒的,因为一个好端端成名的机会,就让这小子给砸了;秦若虚的所作所为却被广大社员广为称道,因为排斥了一部分假想中的敌人之后,自己稿件入选的机会便要大大增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