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秦若虚经过楚大一年的寒窗苦读,再加上高考时即兴发挥一顿乱抄,虽然没能如愿以偿的进入北大、南开等名校深造,好歹也算幸不辱命,被录取到了省里的最高学府S大学中文系,与坐“大奔”参加高考的老相好倪妙同校同系同专业但不同班,也算“不是冤家不聚首”。

    楚大怪才欧阳正德不知为什么比去年还要考得糟,刚上一般本科的分数线,这次他二话没有说接到通知书便高高兴兴的报到去了。六出祁山出师未捷的陆有节总算没有犯“七出”之条,终于走出了“屡试不爽”的怪圈,被录取到了一所蛮荒地区的专科学校。

    楚大这一届文科班一共考了两个北大、两个人大,两个复旦,这些学生平时成绩并不十分拔尖,最多是中上水平而已,这不由得让秦若虚产生了“平时模拟考试的区分度并不能与高考的真枪实弹相提并论”的构想。

    S大学是秦若虚九中的语文老师徐自磨的母校,而今秦若虚一走进这个校园,师生关系顿时演绎成同门师兄弟。秦若虚每每念及这个微妙的变化,每每有些错位或者说是乱伦的荒诞不经的奇思妙想。

    中文系是S大学第一大系,系里美女如云春色无边,中文系的男生号称是“生活在花丛中”,幸福得不得了。秦若虚班上的男女生之比更是达到了一比三,男生身价倍增。

    倪妙来到S大学后,寝室里的女生大都家境优裕,顿感自己的优势被打了一个很大的折扣,于是不敢再自高身价,觉得秦若虚也还算个人物,可以填补填补自己那个在英伦已另觅新欢了的负心贼离开后留下的空虚,于是开始频频的向秦若虚嘘寒问暖企图破镜重圆,但视野大宽的秦若虚牢记住“好马不吃回头草”以及“好男儿志在四方”的伟大真理,对倪妙的秋波明送视而不见。

    这天本是孙安妮的生日,不巧的是中国甲A联赛中一支球星云集的俱乐部将跟S大学的校队踢一场教学比赛,秦若虚因为这个原因,竟没有接受孙安妮要求他去她们学校一起见证她十八岁成人仪式的再四邀请,这使孙安妮开始对自己在秦若虚心中的位置动摇起来。

    孙安妮本来和《政治经济学》的老师并没有什么,最多只不过互相欣赏而已;后来又听说秦若虚在楚大便乱递情书,再后来又听说秦若虚在S大学绯闻不断,觉得秦若虚这厮靠不住,痛定思痛便有些快刀斩乱麻的意思;再考虑到自己毕业在即,如果能留校倒不失为一个上佳选择,于是便不再拒绝《政治经济学》老师兼校长侄子逛公园、看电影以及卡拉OK之类的邀请。

    秦若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直关注着孙安妮的一举一动,他接到线人举报孙安妮的师生恋情已经发展到如火如荼境地时,一开始还不完全相信。直到他于一个周末亲自赶赴孙安妮的学校亲眼目睹孙安妮被她亲爱的老师喂东西吃时才如梦方醒,觉得感情这东西真是脆弱,说没了就没了。伤心欲绝的秦若虚从此之后是性情大变,发誓要谈一百次恋爱来报复孙安妮。

    秦若虚大学里爱上的第一个女孩名叫李卿,李卿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体重四十二千克,生的是桃鳃杏眼杨柳腰,妖艳非常,堪称是“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

    秦若虚自从在食堂见到李卿后,惊为天人,为之魂不守舍了整整一个星期,正所谓“我为卿狂”,对李卿的迷恋达到了一个如醉如痴的境界。正当秦若虚鼓足勇气准备对心目中的女神有所动作时,却蓦然在一个欲哭无泪的夜晚发现李卿与一个不知比自己高大兼帅气多少倍的男生肩并肩,手挽手的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秦若虚遭遇到当头棒喝,满腔热情顿时冻结成冰,自讨没有横刀夺爱的本事,从此对李卿敬而远之,不敢再有任何的非份之想。到此为止,秦若虚大学里的初恋便扼杀在萌芽状态中,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秦若虚为了在自己的记忆中彻底的清除孙安妮以及李卿所留下的痕迹,不久便爱上了文学社里外联部的副部长施小玉,施小玉是外语系的新生,和文学社的副社长秦若虚在一个办公室里办公,两人是一千多人的文学社里最有前途的两位年轻干部,是文学社的管理阶层中唯二的大一新生,不免常有些惺惺相惜的儿女之态。

    施小玉其实算不得绝顶的美女,但是胸部和臀部奇大,让人想入非非,一双水汪汪的勾魂夺魄的大眼睛常常把秦若虚看得心慌意乱。这一天晚上秦若虚和施小玉办完公锁好门之后,施小玉提出到学校的足球场上去数星星。秦若虚心知是计但正中下怀,一对狗男女于是一前一后不紧不慢的来到了足球场。

    秦若虚与施小玉这一对各怀鬼胎的孤男寡女在足球场边找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坐下,施小玉不待秦若虚有任何表示便开始喋喋不休的向秦若虚炫耀自己的家庭是如何的富有,秦若虚不由心中暗喜,因为他曾经从一本杂志上读过这样的爱情兵法:大凡女生在向男生讲述她的家庭和过去时,便意味着这个女生倾心于这个男生。

    秦若虚窃喜之余,一边继续分析高谈阔论的施小玉的心理,一边抬首凝望星空。施小玉这时可能也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些,担心言多必失坏了自己的淑女形象,于是忍痛把还未向秦若虚汇报完毕的社会背景吞回肚里,故作纯情的数起星星来。

    当天真无邪的性感美少女施小玉数到一百六十八颗星星时,文豪秦若虚触景生情,不由得诗兴大发,由衷叹道:闪烁的繁星呵,你究竟是远方爱人那扑朔迷离的眼睛,还是她那捉摸不定的心情?

    秦若虚吟完诗,非常忧郁的看着施小玉。施小玉顿时被秦若虚的才情和忧伤深深打动,情不自禁,一把扑进秦若虚的怀中,然后紧紧的环住秦若虚的脖子,闭上眼睛,梦呓般对秦若虚说“吻我,吻我!”

    秦若虚虽然色胆包天,虽然早就期待着这种事情的发生,却是始料未及施小玉会如此主动,这事会来得如此之快,不由得方寸大乱六神无主,竟鬼使神差的不敢接招,用大力手忙脚乱的一把推开施小玉,然后落荒而逃,拔腿飞奔寝室,全不怜香惜玉的把一个如花似玉的春心荡漾的怀春少女施小玉孤零零的遗弃在灿烂星空下暴殄天物。

    秦若虚由于对施小玉心存歉意,所以借故几天没有去文学社的办公室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尴尬,等到秦若虚再见施小玉时,蓦然发现施小玉已与大四年级那个其貌不扬的社长大人打得火热,秦若虚这才知道自己的抱歉纯属多余,不由得不感慨“女人真是个奇怪的善变的动物”,但心里总有些责怪施小玉饥不择食变化太快的意思。

    愣头青秦若虚自从艳遇楚依人之后,又漫天撒网过许多回,虽然也偶尔捕获几只虾子螃蟹,却总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与一些大鱼失之交臂。

    秦若虚被施小玉抛弃后不久又有了一次新的艳遇,那一天晚上秦若虚突然心血来潮跑到T教去自习,等秦若虚磕磕碰碰的做完一套英语四级考试的模拟试题后,猛一抬头,发现前排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位长发披肩、白衣如雪的女生!

    秦若虚由于上过许多背影奇好却脸谱其丑的尤物们的大当,所以借上厕所之机把前面的那位女生扫描了一番,在柔和的灯光下虽然看不十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却也依稀能领略到她那绝代的风华。秦若虚回到座位后马上起草了一张字条:

    前面这位尊贵的背影无比美好的小姐:

    毋庸讳言,您是我在这个校园最美丽的邂逅!您的从天而降,使这个平凡的教室生色不少;您的飘然而来,使这个枯燥的校园魅力无穷!

    您是爱与美之神,智慧与光明的化身,我期待在每一个黑夜与白天,有人能照亮我落寞的心灵!

    我坚信我们之间的结合,将是一对才子佳人最最珠联璧合的传奇,将是继唐伯虎与秋香之后最最美丽动人的神话,将是人类爱情史上最最流传不朽的一座丰碑!

    您一定不想流芳百世吧?

    您一定不想改写历史吧?

    那么,您不要记下我的电话XXXXXXX!

    S大学第一才子秦某题

    今年今月今日20:20′2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