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然而龙天啸似乎技高一筹,根本不谈价钱这回事,转而与秦若虚拉开家常,说起来龙天啸跟秦若虚的族兄秦若愚还是中学同学,龙天啸的父亲也曾经与秦怀楚共过事,龙天啸甚至还有些抱过襁褓之中的秦若虚的嫌疑,真是亲上加亲。

    随着来楚大招贤纳士请人代考队伍的壮大,秦若虚的胆子也越来越壮大。短短的几天内,秦若虚一连谢绝了几位出价五百至八百不等的主顾,秦若虚认为自己这支“潜力股”一定要攀升到一个接近巅峰的状态时,再待时而动适时抛出。

    这一天上语文课之前的几分钟,使秦若虚在楚大一炮走红的班主任夏千秋走到爱徒秦若虚的身边告诉他自己有个远房侄子要请人参加成考,价钱好说,问秦若虚有人请了没有。

    秦若虚这之前虽然被不少人请了,因为生辰八字不合,所以尚待字闺中。秦若虚考虑到如果答应了夏千秋,恐怕会碍于情面不好谈价钱,所以推说自己已经名草有主了。其实这夏千秋教了这许多年的语文算是白教了,他不应该问秦若虚“有人请了没有”,而应该取而代之以“请你多少钱啊”直奔主题,这种语境上的差异往往得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前者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后者的范围压缩,只是在自己设计的语境中游戏,成功的机会大增。

    秦若虚为了避免夏千秋的纠缠,于是使了个“嫁祸江东”之计,向夏千秋推荐了寝室里与自己面和心不和的同学,夏千秋老眼皆花,没能明察到秦若虚别有用心的秋毫,还以为秦若虚古道热肠替自己分忧解难,于是暗赞自己当初炒作秦若虚之举实属英明。

    不觉到了成考报名截止期的最后一天,楚大的青年俊彦们几乎已倾巢出动,只有秦若虚和陆有节等几位投机分子还在静观其变伺机捞上一票,前两天秦若虚的身价便已涨至一千二百块,但他依然期待着新高的出现。

    直到这天吃过午饭之后,离报考截止期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时候,陆有节终于以一千五百八十元的高价位适时抛出。秦若虚想到因为自己的贪婪很可能白白丢了一千二百块的时候,这才有些沉不住气了。

    就在秦若虚唉声叹气自怨自艾之际,秦若虚楚大理科班的一位老乡心急火燎的找到了他,询问他文科班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秦若虚一见这阵势,知道发财的机会来了,连忙做出为难之色,那位直肠子的仁兄不知这是秦若虚的欲擒故纵之计,正待去另请高明,秦若虚见状马上扯住他道,有倒是有一位只不过价钱要出得高些,那位连忙说价钱不是问题,只不过枪手的成绩一定要好,秦若虚说那当然那当然。

    秦若虚在这位老乡中介人的引荐下,终于与要雇人代考的那位财神爷在一家茶楼接上了头。此人名叫龙天啸,原本也是曾头市人,现在公安局上班,因为自己那一纸中专文凭已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所以想要弄张大学文凭遮遮羞。只怪龙天啸孤陋寡闻,不知道成人高考是可以请人代考的,自己买了一大堆复习资料关上门在家里复习了大半个月,不得要领。一筹莫展之际,今天忽听得局里的一位同事说他已在楚大找了替身,龙天啸这才开着局里的公车匆匆奔赴楚大办自己的私事。

    秦若虚心想难怪这厮这时候才找上门来,害得老子空急一场。秦若虚要了一杯人参乌龙茶,慢慢的品尝着,一边寻思怎样才能在这个价钱的谈判上处于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

    然而龙天啸似乎技高一筹,根本不谈价钱这回事,转而与秦若虚拉开家常,说起来龙天啸跟秦若虚的族兄秦若愚还是中学同学,龙天啸的父亲也曾经与秦怀楚共过事,龙天啸甚至还有些抱过襁褓之中的秦若虚的嫌疑,真是亲上加亲。

    涉世未深的秦若虚被江湖阅历十分丰富的龙天啸拿话套住,在茶楼里只字不敢提庸俗的“阿堵物”、“孔方兄”,害怕玷污了伟大的乡谊,所幸龙天啸买完单后总算宽了秦若虚的心,说一定不会亏待他的。

    秦若虚不知道龙天啸开的这纸空头支票是否能够兑现,但已别无它法,只好上了龙天啸的车,来到公安局指定的照相馆照了十张“立等可取”的黑白免冠寸照,然后又驱车至龙天啸轻车熟路的市局办了一张“临时身份证”,最后再一起去教委报了名。整个手续完毕,一共只用了两个小时十八分钟,离教委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秦若虚不由得暗自感慨现在机关里办事的效率真是越来越高了。

    本来倪妙如果温言细语的说几句好话也许会被网开一面,无奈倪妙在家被父母宠着,在校被不怀好意的一些同学惯着,她又自恃老爸有的是钱,有钱便是老大,骄横跋扈大大咧咧成了习惯,哪里分什么场合!

    龙天啸给了秦若虚一大堆成人高考的复习资料之后,秦若虚觉得受人之托便应当忠人之事,于是抽空做了几套模拟试卷,不料题目容易得出奇,除了地理不及格之外,其余都是一百三十分以上,数学还考了满分,远远超出了龙天啸“至少要考五百分”的要求,秦若虚于是不再为成考分心,而把龙天啸免费赠送的资料全部廉价处理给了废口收购站与学贯中西的钱钟书先生同宗的钱老头。

    在紧张的迎高考高复习当中,秦若虚忘记了时间的飞逝,不知不觉便到了成人高考的日期。成考的前一天傍晚,龙天啸请秦若虚吃了一顿丰盛的海鲜,酒足饭饱之后,龙天啸把准考证和临时身份证交给秦若虚,并给了秦若虚两百块钱,说现在手头拮据,大恩大德容日后再报,来日方长云云。

    秦若虚吃人的嘴软,面子上过意不去,不敢拿狠话来压住龙天啸。两百块虽然离一千二百块甚至更大的期望值相距甚远,好歹是聊胜于无,说不定日后自己有哪位亲朋好友狐朋狗友犯了一些小小的案子时还真有用得着龙天啸的地方。

    秦若虚念及于此,只得放下好高鹜远的念头,一切从实际出发,假意把两张“四巨头”推诿了一番,最后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无可奈何的笑纳了两张花纸,秦若虚这时不经意间发现龙天啸的脸上掠过了几丝世故的微笑。

    秦若虚弄巧成拙,只拿了两百块钱的好处费,虽然嘴上依然与龙天啸笑意意可掬的周旋,心下却打着应付应付这次成考的算盘,所谓“一分钱,一分货”是也。

    由于秦若虚有着这样美妙的想法,所以他在随后的成考中马上付诸实践,所以秦若虚每堂只考三十分钟左右。

    饶是如此,“龙天啸”还是以语文一百三十九分,数学一百四十九分,历史一百三十八分,政治一百二十八分,地理六十四分总分六百一十八分的高分顺利的通过了成考。“龙天啸”的地理之所以考得如此之好,是因为秦若虚当年的高考不考地理,而是取而代之以英语,能拿下六十四分,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秦若虚参加成考虽然少拿了不少好处费,好歹是波澜不惊平安脱险,而同桌的倪妙虽然大发成考财,境况却是颇有些不妙。

    原来这倪妙自从高二开始便替人代考成考,到如今已是三朝元老,深知成考个中三味,所以艺高人胆大,这次别出心裁的拿了双份酬金共计二千四百块,一人同时替两人代考。

    这本也无可厚非,因为成考规定“开考铃响后十五分钟不准进考场”,而以倪妙尤胜秦若虚的深厚的文化底蕴来说,一般十四分钟便可搞掂一百分左右,如果她给甲考两科十四分钟给乙也考两科十四分钟,然后余下的时间马上跑到另一个考场去做满半小时,即使地理如秦若虚一般都只考个六七十分,给甲乙两人同时考出五百五六十分是完全可以的,这是一种皆大欢喜的美丽的无言的结局。

    然而,倪妙因为甲只给了她八百块而乙却给了一千六的辛苦费,所以想替乙考得好一些,所以追求完美的倪妙替乙考历史时因为想把一道论述题答完而不幸超时,当大忙人倪妙分身有术的赶至甲考场时被监考员理所当然的拒之门外,本来倪妙如果温言细语的说几句好话也许会被网开一面,无奈倪妙在家被父母宠着,在校被不怀好意的一些同学惯着,她又自恃老爸有的是钱,有钱便是老大,骄横跋扈大大咧咧成了习惯,哪里分什么场合!

    倪妙横冲直撞盛气凌人的态度惹恼了监考员并惊动了省里来的巡视员,倪妙的行踪于是得以败露,倪妙也就成了继诸葛武侯关门大弟子姜伯约先生“一计害三贤”(自己加甲、乙两人)以来的第一位巾帼女杰。

    倪妙虽然因为老爸出钱消灾从而对她参加高考没有任何影响,甲乙两人却因此取消了成绩并三年之内不得参加成考,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们于是放言要让倪妙尝尝苦头,倪财神听到风声后于是每天命一虎背熊腰牛高马大的司机开着“大奔”接送倪妙上下学。

    四十一、欲盖弥彰

    秦若虚考虑再三,最终还是觉得无法向郝西夏等一些自己曾经夸下海口说孙安妮已非他秦若虚莫属的旧同窗交代,与其让大家知道是孙安妮甩了他,不如自己先甩了孙安妮。

    成考过后不到两个月便是高考,秦若虚此时的成绩总停留在全校前三十名左右,无论他如何努力都很难有大的突破,秦若虚陷入了有力使不出的苦恼当中。

    孙安妮已有许久一段时间没有给他写信,秦若虚这时又听到马路消息说孙安妮现在和她的《政治经济学》老师关系非同一般,联想起孙安妮曾经在给自己的信中流露过对那个老师的好感,不但帅,而且年轻,还有背景,自己拿什么跟人家比啊!秦若虚既慌乱又自卑,想写一封信去询问孙安妮是怎么回事,又害怕如果是真的自己会更没面子,矛盾心情不知怎样面对才好。

    秦若虚考虑再三,最终还是觉得无法向郝西夏等一些自己曾经夸下海口说孙安妮已非他秦若虚莫属的旧同窗交代,与其让大家知道是孙安妮甩了他,不如自己先甩了孙安妮。

    秦若虚有了这个伟大的想法后,想起倪妙好像曾经暗示过他什么,觉得找了倪妙也还不错,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给倪妙写了一封情书,题目叫做《致不朽的维纳斯》,题目虽然有偷师贝多芬《致不朽的爱人》的嫌疑,风格却绝对能算是独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