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有一首很好听的通俗歌曲里有一句很普通的词,大意是“既然经历了就不后悔,再多的苦也应当心甘如饴的去面对”。我反复咏唱朝夕端详,总觉得其味隽永含意无穷,久而久之,才知道自己正在唱着一曲《青春无悔》的赞歌。

    秦若虚在这最苦恼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件。信封是北京大学的,于是秦苦虚猜想很可能是郝西夏这厮写来的。秦若虚故意把信弄得哗啦啦的响,然后表情很夸张的撕开信封,漫不经心的取出信纸,然后又假装不经意的把印有“北京大学”字样的信封随手搁置在倪妙等一众同窗视线容易触摸到的位置,那神情颇似北京大学便是他家韭菜园一般。

    一篇读罢头飞雪,虽然只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倪妙从此却对秦若虚的态度开始有了一些显著变化。不单如此,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欧阳正德也渐渐觉得话特别多人特别好奇的秦若虚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夏千秋后来把秦若虚的这篇大作增删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字句,然后寄给省里发行量最大的晚报《学生时代》副刊,不久便被发表。

    秦若虚一次性领到了一百一十块钱的稿酬,真正读懂了“知识便是金钱”的全部底蕴,忘乎所以,在从邮局回学校的途中差些被车撞了。这也难怪,秦若虚以前虽然在县报、市报发过一些小文章,一千字一二十元或二三十元,总不如省报的千字百元来得过瘾。

    秦若虚买了一包“红塔山”孝敬夏千秋,顺便捎了一些糖果到班上分发给倪妙、欧阳正德等一众回窗,秦若虚的仗义疏财之举顿时传遍楚大校园,其声誉直追《水浒传》里山东郓城的那个什么及时雨黑三郎。

    秦若虚拿了这许多润笔之资后,以为文学这个饭碗好端,于是常常利用自习时间继续向各大报社写稿,秦若虚此举被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夏千秋知道后,大为反对,痛心疾首苦口婆心的劝秦若虚不要为蝇头小利所惑,应当抓紧时间查漏补缺复习好争取考一个重点大学,但秦若虚听之任之依然故我。夏千秋恨铁不成钢,自此之后虽然依旧给秦若虚的作文评最高分,但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大张旗鼓的为秦若虚扬名立万炒作宣传,这使秦若虚感到十分苦恼。

    秦若虚在这最苦恼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件。信封是北京大学的,于是秦苦虚猜想很可能是郝西夏这厮写来的。秦若虚故意把信弄得哗啦啦的响,然后表情很夸张的撕开信封,漫不经心的取出信纸,然后又假装不经意的把印有“北京大学”字样的信封随手搁置在倪妙等一众同窗视线容易触摸到的位置,那神情颇似北京大学便是他家韭菜园一般。

    秦若虚慢条斯理的打开信纸,果然是郝西夏的“鬼画符”:

    若虚兄:

    展信如晤!到了燕园这么久,只顾去游览京城名胜,忘记给你写信,实在是罪该万死!还望若虚兄虚怀若谷的原谅我才好,先谢了。嘿嘿。

    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我老爸现在已是民政厅的副厅长了,高考时亏得他给我弄了个北京户口加台胞嫡系,然后在我的邻座安插了几位成绩好得连北大清华几乎也装不下的腕儿款儿,再交了一点建校费(数字恕不能透露)于是我也成为万民景仰的天之骄子了,真是没有办法。

    若虚兄,你自小才才华横溢,深得老师喜爱,令我这个原来的“衙内”也羡慕不已,心想有朝一日能像你一样凭借胸中所学让人尊敬就好了!

    楚大的生活想必已经习惯了吧?好在离家不是很远,食堂伙食不好可以回家改善改善。而我就不敢有这样的非份之想,京城的物价那真叫一个高啊,每月两千块钱实在不够花销,常常两袖清风身无分文,全靠寝室里的兄弟和外语系一女生救济度日,想起那一些饥寒交迫举日无亲的日子,不由得黯然神伤潸然泪下!

    现在的学习紧不紧张?楚大的高手如云,你可要抓紧抓紧,迎头赶上,不要放弃每一天的学习!一年很快就会过去,只要你努力了,凭你的聪明才智,我相信我一定能在明年的未名湖畔看到你自信的身影!

    有一句话你一定要切记:现在千万不能找女朋友,哪怕她是亿万富翁的女儿!因为那太分散精力,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不要因为一时的痛快而留给自己一生的痛苦,那可太划不来!我是个深受其害的过来人,不会危言耸听的。

    由于我的外语成绩太差,所以找了个外语系的女生帮我补习英语,说起来还是半个老乡,我想她可能会爱上我的!看在她长得不是在丑,又免费教我英语,有时候还主动送小炒过来的份上,说不定我会与她发生一些什么故事的,下次有机会把她的玉照寄给你参考参考。

    若虚兄,如果学习得实在是太辛苦了,不妨到我这儿来放松放松,小弟就算是穷得卖内裤,也会报销你回校的盘缠的!我期待着你的到来。

    哦,你来时一定要早几天打电话给我,免得我到时候出去玩去了,害得你空跑一趟!我的手机已被处理掉了,寝室电话是010——XXXXXXXX

    祝:

    学习前进,

    生活美丽!

    永远爱你的郝西夏

    ×年×月×日

    秦若虚于是飞快的把还没有封口的信封连同里面的宝函托付到倪妙的手上,故作意味深长的对倪妙发表感慨说:“哪里有可以写情书的人!”倪妙微微一笑,让人捉摸不透的说:“试着写给我怎么样?”秦若虚一时莫测倪妙的虚实,牵强的笑笑作罢。

    秦若虚读罢故人郝西夏来信,不由得热血沸腾,顾不上复习功课,连忙找倪妙借来几张香喷喷的信纸,然后奋笔疾书草成一函:

    并非郝大理,也非郝大辽,也非郝大宋,也非郝大金,也非郝大元,而是郝西夏先生阁下:

    别来无恙!三月不见,如千秋兮。许久不曾睹得仁兄风采,常常忧思难忘惆怅莫名食不甘味寝也难安!子曰:三月不知肉味!是预言愚弟对仁兄之万般思念也。

    得知仁兄在愚弟向往已久而不得入之燕园深造,不由得神驰心往躁动不安,料兄此刻必是怀抱佳人游于未名湖畔,风流自在,快活逍遥,远胜当年携西子泛舟四海五湖之陶朱公,怎叫愚弟不折腰事之!

    弟今在楚大作困兽之斗,期待明年与仁兄重聚于天子脚下,自当枕戈待旦悬梁刺股奋发图强,不敢为儿女私情所误。仁兄之谆谆教诲,虽属多余,却是盛情一片,余当效一代奸雄曹阿瞒“写于衣袍襟底以记之”,时刻不敢有忘!

    闲暇时愚弟常常忆起当年剪烛光砚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礼尚往来故事,何等愉悦何等欢洽何等亲爱!而今仁兄高就于京师大学堂,万人景仰;弟却屈身于小城补习班,千夫所指!真所谓“人比人,气死人”,天渊之别亦不过如此也。

    仁兄信中对愚弟之多番勉励,甚是振奋人心,愚弟当以此为精神动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负仁兄一番琴奏也。

    西夏兄,如今你我兄弟二人孤孤单单天各一方,暮云春树不尽依依,徒添无限伤悲!余以为友情之可贵,应不注重于朝朝暮暮长相厮守之形式,而应寻求精神之契合,方为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境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