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考完试后的秦若虚神采飞扬,觉得自己这次很有希望金榜题名,于是带上他老妈勒紧裤腰带后节省下来的几块大洋上街购物。傍晚的时候,秦若虚在一街道拐角处与李红梅不期而遇。

    李红梅红着脸告诉秦若虚说今天晚上她老爸老妈都不在家,问秦若虚愿不愿意去她家去做点什么事情。天资聪明的秦若虚当然知道李红梅的言下之意,秦若虚也很想借机发泄一下自己积攒了许久的紧张情绪,但考虑到在高考分数没有出来以前做这等事情恐怕亵渎了神灵会于自己的前程不利,加之又觉得好像会对不起对自己期待有加的孙安妮,所以秦若虚很痛苦而又很理智的拒绝了去李红梅家里坐坐的盛情邀请。

    李红梅讨了个没趣,只得顾左右而言他问秦若虚考得怎么样,秦若虚说还可以,李红梅说那就好,秦若虚正待问李红梅感觉如何李红梅推说自己还有个约会连忙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绝尘而去。

    根据以往的经验,曹学植说七月十号的凌晨一点便有标准答案来到学校,秦若虚等于是一个晚上不敢睡着。事实上今年的标准答案比往年来得快,北京时间零点二十八分三十六秒的时候秦若虚便拿到了一份“XX年全国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参考答案”。

    秦若虚第一次估了五百五十分,第二次却只估了五百分,第三次估了五百三十分,于是取平均值五百二十七分,秦若虚对这个分数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九中的文(1)班也没有多少人估分比自己高,因为去年的最低控制分数线是五百三十分,今年由于扩招一定会降低门槛,所以秦若虚对考一个普通大学还是蛮有信心的。

    填报高考志愿的那天,秦若虚听从宋献礼的谆谆教诲,尽量填报了一些新疆大学,西藏大学、石河子大学,内蒙古大学之类边远地区的院校以增加录取机会。秦若虚回家后把填志愿的情况禀告给秦太知道,秦太想到从此可能就要与自己的心头肉天各一方形影相吊了,不由得放声恸哭,秦若虚于是安慰她道:“这有什么好哭的呢,这些学校还不见得会要我呢!”

    高考放榜的那一天,秦若虚早早来到市教育局的门口,张贴着考生成绩的宣传栏前人头攒动,秦若虚好不容易挤了进去,不久便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总分是五百一十八分,总算与估的分数没有差得太离谱,但是离录取线五百二十分还是少了两分,秦若虚于是后悔莫及的责怪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多抄李治国一道选择题。

    秦若虚和几个前来查分的文(1)班的校友寒暄了几句,接着又去查李治国的考分。李治国的成绩是六百三十八分,他的名字被红笔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秦若虚于是不难找到。秦若虚想北大绝对是李治国的囊中之物了,于是为这个好人深情的祝福。

    秦若虚回家和把自己落榜的结果告诉乃母秦太时,秦太正在切红萝卜,一不小心,便把左手食指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秦太反过来还安慰秦若虚不要气馁,争取补习一年后考一个好学校,秦若虚觉得自己的母亲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心里暗自发誓一定好好学习将来好好的孝顺母亲。

    秦怀楚深夜喝得醉醺醺的回家,从秦太的口中知道了秦若虚名落孙山的现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澡也没有洗,便倒在床上想着一些什么,辗转反侧到天明,才开始沉沉睡去。

    这个暑假对秦若虚来说是倍受煎熬的一个暑假,秦若虚的小学和中学同学有许多都金榜题名了,秦若虚的邻居——在一中就读的梁浩更是考了一个中国人民大学,洋气得不得了。梁浩他爸最近与秦怀楚在牌桌上闹了点不愉快,所以不惜血本请了一个戏班子唱戏,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秦怀楚这一天多喝了两口猫尿,乘着酒兴想去寻梁浩他爸的不是。梁浩他爸能生出梁浩这样的好儿子,自然学问也非同小可,“进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一见秦怀楚来势不对,连忙笑脸相迎一边递烟一边想请秦怀楚到楼上僻静的所在去醒醒酒。

    秦怀楚抵挡住了梁浩他爸糖衣炮弹的攻击,把递过来的一支“白沙”烟朝地上一丢,然后吐上一口唾沫,再踩上几脚,颇是不屑的说道:“有本事唱戏,那就应该抽‘芙蓉王’,不然就莫唱!”

    众宾客于是隐约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于是推出秦怀楚平时几个相好的邻居把他劝了回去,秦怀楚回家之后,不免又把恨铁不成钢的秦若虚训斥了一番。

    秦若虚这个落第秀才自觉辜负了许多人的殷切期望,无颜面对孙安妮以及一众父老乡亲,在这个喧闹的暑假里,只得又如三年前那般躲进小楼成一统,大门不出,期待来年东山再起。

    欧阳正德还有一件本事就是对近二十年的高考题如数家珍,有一次那位有四十二年教龄的特级教师林子荫指着黑板上一道正在讲解的数学题说是“82年文科高考的第15题”,欧阳正德马上更正说是“83年理科高考的第14题”,林子荫不由得蚕眉倒竖,喝道“反了,反了”,气急败坏的回家一查,才知道是欧阳正德胜出。

    秦若虚不久接到一纸“××专修学院”的通知书,额手称庆,喜不自胜,正准备奔走相告,被同济大学毕业回家要钱娶媳妇的族兄秦若愚告之是“骗子学校,不包分配”,一瓢冷水下来,秦若虚只好将通知书雪藏到枕头底下,不敢再贻笑方家。

    好不容易打发掉一个难熬的暑假,秦若虚终于在李治国曾经就读过的楚天中学报了到注了册,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奋斗。

    楚天中学虽然只是个高考补习学校,却有“楚大”之称。事实上,称其为“大学预科”一点也不为过,因为楚天中学近几年的上线率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李治国这一届毕业生的上线率更是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六点八,不到三百人参考,上重点线的却有一百二十多位。

    秦若虚离最低控制分数线只差两分,原以为自己在“楚大”好歹也要算个人物,不料也只是在平行分班的两个文科班的文(一)班排到第二十八名,秦若虚这才知道“楚大”的实力非同小可,自己要想出人头地,还得费一番功夫才行。

    秦若虚班上的第一名是欧阳正德,这小子原本是市一中的风云人物,曾经拿到过全国英语竞赛的一等奖,每次月考都位列市一中的前三甲,是能考上北大的大热门。欧阳正德也已准北大生自居,发誓一定要去北京体验一下首都人民庆祝祖国生日的激情。

    欧阳正德高考后估出了六百六十六的高分,所以他大大咧咧的只填报了北京大学这这个唯一的志愿,而听任第二、第三志愿一栏空着。欧阳正德填报志愿时的牛气成为佳话不久,便遭到了当头棒喝,高考成绩揭晓时,欧阳正德知道自己只考了六百零九分,而自己赖以成名的英语居然只考了一百零一分后,打死他都不敢相信。欧阳正德后来交了十块钱查分,还是没能改变六百零九分的尴尬成绩。

    欧阳正德虽然也收到了一纸“×××煤炭学院”的烫金通知书,但被他不屑一顾的付之一炬,然后在不收他学费的“楚大”报了名,然后成了秦若虚的后桌。

    这欧阳正德确乎是应试教育下培养起来的一代奇才,秦若虚曾亲眼见到他一个晚自习做完半本《黄冈兵法》,而且准确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这不由得让秦若虚钦佩不已。

    欧阳正德做选择题就等于是在四人一排的队伍寻找一位最亲密的爱人,一眼就把那个正确的选择支给揪了出来。欧阳正德做填空题时的表情好像那道题就是他自己设计的,答案总是一挥而就分毫无差。欧阳正德做数学解答题时一般没有过程,稍一沉吟,便把标准答案写在纸上。

    秦若虚开始不信他有如此神奇,经过几回试验之后,信了。其实秦若虚不知道在欧阳正德身上还有更多更大的神话,譬如说欧阳正德在市一中每次考完数学、英语,监考的任课老师一般都不给他评分,而是把他的答卷张贴在教室的后墙上作为“参考答案”以供其余的同学去测评自己究竟得了多少分数。单这一桩而言,欧阳正德的大名就足以在市一中流传不朽。

    欧阳正德还有一件本事就是对近二十年的高考题如数家珍,有一次那位有四十二年教龄的特级教师林子荫指着黑板上一道正在讲解的数学题说是“82年文科高考的第15题”,欧阳正德马上更正说是“83年理科高考的第14题”,林子荫不由得蚕眉倒竖,喝道“反了,反了”,气急败坏的回家一查,才知道是欧阳正德胜出。

    秦若虚从此视欧阳正德为自己学习的楷模,处处向欧阳正德看齐。但欧阳正德有一样本事是秦若虚万万学不来的,那就是他呆在厕所里看书的独门绝技。

    欧阳正德上厕所时一般不带手纸,而只带复习资料,看完一页撕一页,最后几页清洁浊物出口处的卫生,虽然欧阳正德被医生警告这样易患痔疮肛门炎之类的贵恙,但欧阳正德就是屡教不改。秦若虚最佩服欧阳正德的是他居然能在外面下刀子的寒冬腊月一如既往的在厕所里蹲上大半个小时,即使冻个“屁青臀肿”也和颜悦色无动于衷。

    秦若虚一直想在倪妙面前展现自已的才华,苦于没有机会。好不容易等到第一次作文的讲解课上,秦若虚的大作《青春无悔》如愿以偿的被作为范文,被市一中退休转到楚大文科班执教鞭的语文老师夏千秋一唱三叹的作为范文在课堂上重点讲解。

    秦若虚的第一个同桌是九中的老冤家贾不凡,秦贾两人在高中时虽然是对头,到了楚天中学后,不知怎地竟变得亲切了许多。贾不凡高考考了五百一十九分,比五百一十八分的秦若虚稍胜风骚。贾不凡在楚大读到第八天,接到了一纸地区院校降分录取的通知书。贾不凡于是与秦若虚商量要去还是不去,秦若虚巴不得自己又向前推进一名,于是苦口婆心的婉劝贾不凡明年的招生政策不知道有没有变化高考题型也不一定会更适合你做所以还是去的好。

    贾不凡受了秦若虚的影响,加上家长的支持,于是去意已决。贾不凡的父母求爷爷告奶奶凑了七八天总算把学费凑齐。贾不凡于是从楚大要回了一半的学费,留给了秦若虚一大撂复习资料,高高兴兴的上他的大学去了。

    填补了贾不凡的空虚第二个与秦若虚同桌的是一个叫倪妙的女生。倪妙高考考了五百六十八分,出人意料的被一所重点大学的矿冶专业录取,她那当某民营企业老总的老爸不忍心让自己的宝贝千金将来到离地面几千米以下的地方去过暗无天目的生活,于是将倪妙送到楚大补习。

    秦若虚一开始觉得倪妙长得实在是有蛮丑,后来得知她老爸身价上千万而且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时,便觉得倪妙也不那么难看了。

    秦若虚一直想在倪妙面前展现自已的才华,苦于没有机会。好不容易等到第一次作文的讲解课上,秦若虚的大作《青春无悔》如愿以偿的被作为范文,被市一中退休转到楚大文科班执教鞭的语文老师夏千秋一唱三叹的作为范文在课堂上重点讲解。

    夏千秋后来还念了倪妙的文章,并称赞秦若虚和倪妙是他几十年来所执教的几千弟子中最有文学才华的两位,全班同学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投向秦若虚和倪妙这一对同桌,倪妙倒也还显得落落大方,慨然受之,秦若虚“不怕骂,就怕夸”,不自觉有些面红耳赤。

    倪妙下课后第一次主动和秦若虚说话,推说上课时没听清楚,要再借秦若虚的大作一观,秦若虚口上虽然谦虚说“这有什么好看的”,手上却丝毫没有怠慢的把作文本双手奉送给了倪妙。倪妙打开秦若虚的作文本一看,虽然字迹潦草了一些,却果然是与众不同:

    青春无悔

    须叹韶华容易逝,莫嗟岁月太难留。一十八年过去,只在弹指一挥间。蓦然回首这段永不回头的人生之旅,走过来的是一个青春无悔的我!

    生命开始的第一天。那一声啼哭宣告我已是构成这个大千世界的一个分子或一个原子。从此以后,我便得履行一个“人”,一个“男人”的权利和义务,去直面多姿多彩的人生。既然一代名臣寇莱公说:“为人是一乐,为男人是二乐”,我便当其乐融融其乐泄泄,即使人生再苦短,处境再艰难又何悔之有?

    童年。当邻家有儿初长成正在无忧无虑无始无终的玩着“打游击”、“办家家”的游戏时,寂寞难耐的我却被爷爷关进小楼成一统,不胜其烦的被逼着背诵那些读了三遍便会厌倦的《神童诗》、《千家诗》之类。那段时间的不解放不自由好枯燥好孤单居然使后来的我变得充实与丰富,甚而至于还有些胸怀博大志趣高远的意思,所以我无悔我的童年。

    走入梦寐中的学堂,似傻如狂如痴如醉的听至高无上的老师讲古老的民间故事,不料无所不知的老师也有把个别细节讲错的时候!我毅然决然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羞羞答答诚惶诚恐的举起小手,然而老师为了维护她不容亵渎的尊严,几乎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否决了我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诚实与认真,并且狠狠的批评了我的目无尊长和妄自尊大。这件事,我一直无怨无悔,我坚信自己当时做得对。

    上初中了,学校离家很远的。我却天天以一个步行者的姿态上学去。平时不曾练习骑车,便只能利用双腿的优势了。看着一位位同窗骑着车从我身前飞驰而过,我不后悔自己当时的狼狈。因为从此我深深的知道:只有经受艰苦的锻炼,才能成长得更好!

    不知不觉上了高中。坐在去学校的豪华大巴上,窗外蓝天高远白云悠悠,路上行人恐后争先熙来攘往,我不由得如范老夫子般发一番“心旷神怡宠辱偕忘”的感慨。忽一日,码头边,车乍停,一伙美其名曰“玩纸牌游戏”者上,我心深处顿时掠过一丝淡淡的悲哀。实在不愿目睹手头并不十分宽裕的大爷二奶三伯四婶们受其愚弄,更激于对人渣们不劳而获丑恶行径的愤慨,我豪气干云的挺身而出,以最具说服力的语言和行动戳穿了那伙蛀虫卑鄙龌龊的把戏。虽然免不了挨上一顿痛揍,但只要不让那些可恶的家伙得逞所愿,受点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呢?于是我又无悔。

    十余年书山跋涉,几千日学海徜徉,谁料名在孙山后,世事难料,前程莫卜。我认为不是学习的方法不够好,便是播种的辛勤不够多。只须努力现在,又何必后悔当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