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秦若虚原以为自己考语文时一定不会紧张,不料当他小心翼翼的打开试卷蓦然发现字体全部是蓝色(秦若虚从来做过的试卷字体都是黑色)并且标有触目惊心的“启用前绝密”字样时,不由得头昏目眩意乱情迷半晌之后脑子里还是空空荡荡的。

    秦若虚好不容易镇定住心神,见到考场内许多考生和自己一样不知所措,回忆起曹学植在高考动员大会上说过的“没有谁在高考考场会一点也不紧张,如果谁把心态调整得快调整得好,谁就是胜利者!”,秦若虚这才从神思恍惚中清醒过来开始填涂。

    秦若虚本来有两支2B铅笔,一支可以一次性填满但颜色比较浅,一支要来回几次才能填满但颜色比较深,秦若虚担心会搞混淆,又为了节省时间起见,早上收拾文具时明明挑的是一支容易填涂的,不料这会才发现拿错了,于是越发慌乱,浪费的时间也就越多。

    秦若虚看到选择题有三分一道,一分也舍不得丢掉,字斟句酌,片面追求答题的成功率,所以做得很慢。秦若虚做完一张试卷后,一看旁边的人已经做完两三张了,手忙脚乱,于是题目越来越做不动,等到工作人员吹响离终考只有三十分钟那一声哨声时,秦若虚还有大小两个作文没有做。

    秦若虚接到空袭警报后不敢怠慢,题也来不及细审,便开始手忙脚乱的奋笔疾书。秦若虚一直忙碌到交卷的铃声响起,依然离“不少于八百字”的要求还差十多个字。

    泰若虚在这个时终于显出了英雄本色,心上虽然慌乱,手上却不敢怠慢,终于赶在监考老师来抢试卷之前完成了八百字的千秋大业,秦若虚这才恍如经历了一场噩梦般长长的松了口气。

    七月七号下午考的是政治,秦若虚从来只关心自己而很少关心国家大事,所以这一科很是薄弱。一开始秦若虚便被几道时事题卡住了思维,秦若虚于是向四周寻找人道主义援助,可是左右两边的两位仁兄都是乡下人打扮,憨态可掬的样子很难让人相信他们的成绩会好到哪里去,而后面坐的一位女生生得貌美如花,秦若虚凭借多年的经验姑妄猜测这位也不是块学习的料,更是不敢去偷看她的答案,秦若虚只好摇了摇头,把没有把握的题胡乱蒙了一个答案,乃至白白辜负了他左眼1.8,右眼2.0的太空人杨利伟般的视力。

    秦若虚考历史时发现旁边那位乡下人模样的考生答题飞快,并且提前半小时便答完了所有题目,但他并没有因此提前交卷,而是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自己的试卷,从来不东张西望,显得很是自信。秦若虚这时候才感觉到这小子一定不是省油的灯,于是也顺便参考了他几个自己没有把握的选择题答案。

    七月八号上午考数学,这是秦若虚唯一一科能够与语文媲美的强项,秦若虚在平时的月考以及模拟考试中,数学从来都是一百三十分左右,这在文科班已是非常的难得,所以秦若虚对这科很是有信心。

    秦若虚气定神闲的做完八十一分选择填空题后,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只用了不到半小时,于是小兔子般十分得意的向四周张望,以观察其他赛跑的小乌龟们进度怎样了。使秦若虚大惊失色的是他居然发现左边那位乡下人打扮的考生已做到了选择填空题之后的第二道大题!

    秦若虚开始以为这小子一定不知道答错了多少道题,于是手搭凉棚,亮起火眼金睛一看,八十一分选择、填空题居然只有一道与自己的答案不同,秦若虚心想一定是这小子做错了,非常有优越感的冷笑一声,然后准备答后面的大题,后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回过头仔细的验算了两遍,才发现是自己的答案错了!

    秦若虚“大吃一斤”后,渐渐开始有些怀疑这小子可能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不但答题神速而且准确无误,绝非泛泛之辈,来历值得考证。考场上的秦若虚来不及想得太多,马上屏住意马心猿开始答后面的六道大题。

    前面两道大题是普通所说的“送分题”,秦若虚不费吹灰这力便拿了下来。答第三道大题时秦若虚一开始觉得有许多种方法可以证明出来,但是秦若虚把这些设想用尽之后还是不能解决问题,秦若虚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谁知道一紧张便把脑海里了无头绪的一些思路忘了个干干净净!秦若虚茫然了许久之后,才记得宋献礼“不会的先放下,回过头来再做”的谆谆教诲,于是暂时绕开第三道大题而去做第四题,谁知第四题题型古怪,是秦若虚闻所未闻的那一种类型,秦若虚自知一时难以拿下,不敢在这里耽误了太多时间,只好转而去答第五题,不料第五题也颇令人费尽思量,秦若虚不由得傻眼了。第六道大题虽然被秦若虚勉为其难的拿下了第一问,第二问和第三问又茫然不知所措了,秦若虚虽然还没有考完,便敏感的知道自己的数学一定会考砸,一百四十分的伟大构想只不过是自己不切实际的一厢情愿了。

    数学科终考铃响起的时候,秦若虚清楚的记得有二十七分没有动笔,知道自己一切全完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随着人流走出考场,听到的是怨声载道叫苦连天的一片唏嘘之声,秦若虚这才知道今年的题型确实要比上一届难了许多,既然大家都考得不好,秦若虚总算心安理得了一些。秦若虚吃午饭时听说了市一中有位平时成绩很不错的女生考完数学后因为绝望而企图用削铅笔的小刀割脉自杀的新闻(秦若虚后来才知道该女生偏偏在考试过程中来了“大姨妈”而影响发挥,看来这高考还真是对女生有些不公平),不由得长吁短叹空自嗟讶了许久,觉得这高考数学试卷的命题者们真应该狠狠的抽他们几记响亮的耳光才对。

    八号下午考历史,秦若虚以为老子博古通今,以自己是创造历史的伟大人民群众自居,所以历史这科复习得很少,做起题来很不顺手,尤其是多选题似是而非,好像A、B、C、D四个选项都可以,好像又都不可以,秦若虚于是只能凭感觉一顿乱搞,这时候靠爹靠娘靠祖上已是于事无补只能碰运气了。

    秦若虚考历史时发现旁边那位乡下人模样的考生答题飞快,并且提前半小时便答完了所有题目,但他并没有因此提前交卷,而是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自己的试卷,从来不东张西望,显得很是自信。秦若虚这时候才感觉到这小子一定不是省油的灯,于是也顺便参考了他几个自己没有把握的选择题答案。遗憾的是这小子答主题的字迹很小,就连双目如电的秦若虚也看不分明,但秦若虚考完试后暗暗留了个心眼,记下了对方准考证上的名字:李治国。

    秦若虚深深的知道,如果此时再不出手,考大学的希望就彻底没有了!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放手一博,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事若不济最多回家种红薯罢了。

    秦若虚考完历史后,一不小心于考场大门口遇到了久违了的神采飞扬的初中同学兼同桌兼情敌——发光可鉴、皮鞋如镜的郝西夏。

    郝西夏扑过来给了秦若虚一个深深的拥抱,虚情假意的说“可把我给想死了”,秦若虚性情中人,顿时把郝西夏当年的诸多不是忘得一干二净,感动得手足无措。

    不料郝西夏马上就原形毕露,以“上国使臣”的优越感对秦若虚说,听说你们九中文科有个重点班挺厉害的啦,几乎可以与我们一中的普通班分庭抗礼,我的大才子你在里面坐第几把交椅啊。秦若虚压根儿就没有上过一天重点班,但他不愿意在身份特殊的郝西夏跟前失了身份,巧言令色的扪着良心回答说是“中上水平而已”。

    秦若虚害怕郝西夏继续问下去会穿了梆,马上顾左右而言他礼仪性的问候了郝西夏的考试情况,考虑到郝西夏神通广大消息灵通,于是问他认不认识李治国这个人。

    郝西夏意味深长神秘兮兮的打量了秦若虚一会,然后颇为自信的告诉秦若虚说我们一中前一百名中好像没有这样一号人物,但我可以帮你查查,到时候可要请客啊。

    秦若虚敷衍塞责说“那当然”,于是马上给郝西夏留下了自己下榻寝室的具体地址。郝西夏把记下了地址的纸片随手纳入裤袋,东拉西扯的和秦若虚拉了几句家常,然后奔向不远处他老爸老妈业已守侯多时的一款雍容华贵的“宝马”汽车,在众多流口水的眼神中,一溜烟消失在秦若虚等莘莘学子艳羡的视线中。

    秦若虚刚刚从招待所的厕所兼澡堂里沐浴更衣出来,打开寝室门一看,赫然发现郝西夏坐在自己的床上。郝西夏神秘兮兮的招手叫秦若虚在自己的身旁坐下,然后十分洞察世情的问秦若虚:

    “那个李治国是不是看上去像个乡下人?”

    “对,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别管,他是不是坐在你的身边?”

    “不错,在我正左方。”

    “那我要恭喜你秦老兄了!”

    “喜从何来?”

    “你还装什么蒜!你小子真是祖上积了德,坐了这么个文曲星在身边,你小子想不考个北大、南开也难了!”郝西夏显得很是激动,言语间颇有些嫉妒秦若虚有这么好运气的意思。

    “你说李治国是什么文曲星?”秦若虚的情绪一下子也变得亢奋起来。

    “你小子真是孤陋寡闻啊!你知道李治国是何方神圣吗?他是我们全市最好的补习学校楚天中学的状元爷!这小子去年考了个首都师大不过瘾,发誓非北大不读,每次考试都是六百多分,楚天中学文科这一届一共大考了八次,这小子一人拿了七个第一,江湖人称‘不可逾越的珠穆朗玛’!”

    “你说的都是真的?”秦若虚认真的问道。

    “大哥,这种非常时候我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好好抓住机遇吧,考上了名牌大学别忘了给兄弟捎上几块喜糖!鄙人今晚还有个小小的约会,恕不奉陪,沙扬娜拉!”郝西夏说完以后扬长而去,留下秦若虚一个人静静发呆。

    秦若虚这时候才开始后悔自己不该以貌取人,如果自己前面四科都抄了李治国的答案那该多好,说不定真如郝西夏所说碰上个名牌大学让曹学植那厮瞠目结舌刮目相看也未可知也!

    秦若虚一想到明天有李治国这样的活佛坐在身边,不由得无心再去记什么狗屁单词,早早的上了床,闭上眼睛计划明天考英语时的行动方案。

    七月九号上午便是高考的最后一科英语,秦若虚拿到试卷后,马上从最后的主观试题做起,等到秦若虚把主观题做完,李治国正在填答题卡,秦若虚一口气抄了李治国五十分选择题,正待再接再厉时,监考员走过来警告秦若虚不要再东张西望,秦若虚于是做出很委屈的样子答下面的题。为了避免与李治国的客观题完全雷同,秦若虚把第1小题的“A”改成“B”,虽然很可能丢掉一分,但总比试卷记零分不但害了自己又殃及李治国强。

    秦若虚集中不起精力做后面的客观题,于是在考场上睡了一觉。梦醒时分,秦若虚睁开惺忪睡眼一看表,蓦地发现只有一分钟就要交卷了而此时自己还有四十分的选择题没有做!

    秦若虚深深的知道,如果此时再不出手,考大学的希望就彻底没有了!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放手一博,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事若不济最多回家种红薯罢了。

    秦若虚艺高人胆大,趁监考员转身的档儿一把扯过李治国的答题卡在自己答题卡的相应题号上点了一下,然后又马上还给了李治国,做完这一切秦若虚只用了五秒钟,剩下的几十秒钟就足够使秦若虚把已做了记号的选项填满了。

    考完后秦若虚想要向李治国表示一下敬意和谢意,遭到了李治国一个不卑不亢不冷不热似乎是淮阴侯韩信先生般才有的“羞与哙伍”般的公正待遇。

    这个暑假对秦若虚来说是倍受煎熬的一个暑假,秦若虚的小学和中学同学有许多都金榜题名了,秦若虚的邻居——在一中就读的梁浩更是考了一个中国人民大学,洋气得不得了。梁浩他爸最近与秦怀楚在牌桌上闹了点不愉快,所以不惜血本请了一个戏班子唱戏,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