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秦若虚这天下课后正要出去方便,听得徐自磨说“秦若虚有信”,开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一看徐自磨正向自己招手,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领了。秦若虚第一次有人给他写信,顿时把上厕所的风雅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也顾不得“享受过程”的自勉,一把手忙脚乱的拆开来信:

    秦若虚;

    展信如晤!

    我可是说话算数吧?国庆的时候说了给你写信,今天就真的给你写了,而且我还是刚利用来学校后的第一个晚自习给你写信,是不是很感动啊?

    掐指算来,虽然来学校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但是我还是没有适应过来,还是怪想家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恋家,想起家里时就会有想哭的冲动。同学们都说我不坚强,我想她们说的对。可是我不是故作矫情啊,有什么办法呢?

    在以后的生活中,我会督促自己坚强起来的。没有一个人会呆在父母面前过一辈子,我想我会努力适应这种形单影只生活的。你相信我吗?我想你会相信的,在我所交往的男生当中,你是最懂我的了。

    你现在的学习一定很紧张吧?你属于那种“杂家”,由于会的东西太多,所以就都不太用心,其实你是很聪明很聪明的,只是不太用心学习。现在读高中了,也应该收心了,高中三年是人生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我想你会好好把握住这段宝贵的时光,我也衷心的祝福你如愿以偿,考入你理想中的大学!

    其实你别以为我们读中师很轻松,我读的是五年制的大专班,五年后还只是拿到一纸大专文凭,我准备报汉语言文学的自考本科,争取五年内能够考完,所以我的学习任务还是比较繁重的,你可不要以为我在这里会不思进取啊!

    这学期我们开设了八门课程,有许多东西是需要死记硬背的。虽然我不想这样,可是没有办法,也只好这样了。

    最后,祝你学习进步,永远快乐!

    孙安妮

    ×年×月×日

    秦若虚收到孙安妮来信后,不知道后面的几节课是怎么打发过去的。好不容易等到了晚自习,于是急不可耐的给孙安妮回信。

    我想,还是免去这尊称吧。如果直呼“孙安妮”,未免有些生分,也显得太矜持;倘使讳呼“安妮”什么的,又害怕你会产生误会。所以,我酝酿了许久,斟酌了许久,决定还是不称呼你的好些——要是你能告诉我应该叫你什么好的话,我想那会更好些。

    我不知道我的祖上到底积了什么阴德,总之,你的信还是和着柔风细雨一起降临,飘到我人声鼎沸的教室里,在我心激起圈圈涟漪。

    被你言中,我果然有些感动的意思,却不是因为你牺牲了去学校后的第一个自习时间给我写信,也不是因为这是我这生收到的第一封来信,而你,毕竟还不是日理万机的周总理。所以,在这里,我想,还是,没有,感谢,你的,必要的。

    你想家的心情,我很能够理解。每当我们九中的广播里传出阎维文的《想家的时候》时,我都忍不住潸然泪下,亲情实在是人世间最美丽的情感,这我是很能体会得来的。刚来学校的那几天,我也是非常难过的,可能比你还更难过。

    不过,我后来忽然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了啊,因为我知道了这毕竟不是生离和死别。今天的分离是为了明天更好的与家人相聚啊!朦胧派诗人顾城说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更有前贤说过:雄鹰展翅冲霄汉,家雀蜷身恋屋檐!我的期待在远方,我的理想在远方,我想我是不愿做家雀的,多没出息啊。想通了这一点,于是我不哭了。

    我思想的成熟,终于炼就了现在一个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我。“我不想家了”的经验之谈,或许你可资借鉴。好希望你能早日坚强起来,在我的心目中,你是那样的完美,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你说你中师的生活不很轻松(哦,应该是说“很不轻松”),我很高兴。没有学习的压力,就没有学习的动力。虽然现在中师的毕业生听说都不包分配了,可是你如果学有所长,学有所专那就是最好的分配。

    至于学习方面,我会努力的。中考的教训还历历在目,我怎敢还重蹈覆辙呢?我一定会好好把握这不再回头的三年之旅的,我不能再让关心我的亲人和朋友失望了,谢谢你。

    遥望南云,不禁神驰。书难尽言,诸希珍重。顺祝:

    永远可爱,

    永远乐快!

    永远牵挂你的人,秦若虚,于刚才

    秦若虚从孙安妮的来信中看到了郝西夏的名字,心中便开始有些不快。读到后来,从“在和别人通信中”推测,孙安妮不知道还和多少郝西夏这样的男生在鸿雁传书,不由得妒火中烧,竟没有及时给孙安妮回信。写信就是这么一回事,刹那间的激情过后,就很难凝聚起那份心情,所以秦若虚一直到放寒假都没有给孙安妮再写信。

    九中的高一年级一共有八个班,高一(1)班和高一(2)班是重点班,其它六个班级是普通班。(1)班和(2)班的生源多是超过了一中的分数线,却因为第一志愿填报了中师和其它学校,而没有被一中录取,所以这两个班的成绩几乎能与一中的普通班分庭抗礼。

    秦若虚所在的高一(8)班有六十八人,群雄荟萃未必,济济一堂倒是真的,一个六七十平米的教室被挤得水泄不通,使那些“胃肠不舒,请喝三株”的男生以及每月必有“姨妈”光临的女生叫苦不迭。

    秦若虚因为有孙安妮的精神鼓励,一不小心在期中考试中考了(8)班的第一,满以为会被调到(1)班或(2)班去深造,谁知道上面没有一点动静。秦若虚后来打听到是因为没有给曹学植送礼所致,又不想增加家里的负担,所以一直没有跟父母说,只是一个人把郁闷留在心底。

    正当秦若虚莫名苦恼时,这天下课,秦若虚又收到了孙安妮的来信:

    秦若虚:

    见信好!

    本来我今天身子有些不大舒服的,正准备多睡一会,因为今天是星期天;可是当我的室友把你,还有郝西夏的信递给我时,我马上就从床上一跃而起,真是莫名兴奋啊。能同时收到两位旧同窗的来信,我还真有些激动。谢谢你能在繁忙的学习当中给我回信,而且写得那么多,那么好。虽然我读初三时语文成绩不比你差,我也曾经读过一些书,不过写起东西来,我总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很多东西很难用文字表达出来,不像你那般行云流水。我想这方面应该多向你学习学习,你可不要藏私呵!

    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的信给我的室友们拜读了,她们有的说文绉绉的,有的说不太懂,但总的结论是称赞你好有文采的,人家在报纸上发表过文章的人就不一样(我把你曾经发表过文章的事情跟她们说了),要是有你这样的文采就好了,你挺得意吧?其实,我也在为有你这样一位好朋友而感到骄傲!

    至于你说写信不好称呼我什么,我就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了。这有什么不好称呼的啊,虽然我不很爱说话,其实是不大讲究什么的,你随便称呼我什么都没意见。(这句话有待商榷,如果你的称呼是在骂我的话我可不会接受的了,但我知道你是不会那样称呼我的是吗?我们可是在一起相处了整整一年的同学啊,我又没有得罪你,而且还这么好心的马上给你回信!)

    谢谢你来信中表示出的对我的关心。我现在已开始慢慢适应学校的节奏了,虽然还不能说一点都不想家,但是也好了许多了。昨天晚上打了一个电话回家,跟我妈说了好久的话。妈妈的声音还是那么亲切,我的全身好像有一股暖流流过。她反复跟我说现在天气转凉了,身上还有被子里冷不冷,钱够不够花,再四叮嘱我不要冻了不要饿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说真的,我现在一点也不怪我妈不要我读高中而是选择中师。只有她知道我不是那种特别聪明的女孩子,我平时的学习好是因为我花费了比别人多得多的学习时间才那样的。初三的最后那个学期,我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两三点睡觉,因为“勤能补拙是良训”啊,如果我再念几年高中,我想我一定会累死的。这可是个秘密,你不要跟任何人说。

    秦若虚,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聪明的男生,虽然你很不懂事,可是我还是相信你到了这关键时候,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是吧?期中考试考了吧,考得怎么样?如果考得好,不妨向我汇报,如果考得不好,那就要反省了。这些不用我多说,你好自为之。

    元旦节我可能不会回家了,因为元旦过后马上就是期末考试,这是我来这里第一次比较大型的考试,你知道我很好强的,每次考试都不容许失败;你也应该知道我应付考试很有一套的,你相不相信我又会考第一呢?

    好了,我不知道接下去应该写什么了。在和别人通信中,我还会自恋的认为自己文笔还可以;只有和你写信时,我才感觉到有一种压力,我想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会努力提高我写作方面的修养的,争取向你看齐吧。

    就这样了。最后祝你进步,快乐,幸运常伴左右!

    孙安妮

    ×年×月×日

    秦若虚从孙安妮的来信中看到了郝西夏的名字,心中便开始有些不快。读到后来,从“在和别人通信中”推测,孙安妮不知道还和多少郝西夏这样的男生在鸿雁传书,不由得妒火中烧,竟没有及时给孙安妮回信。写信就是这么一回事,刹那间的激情过后,就很难凝聚起那份心情,所以秦若虚一直到放寒假都没有给孙安妮再写信。

    孙安妮寒假约了一个初三时的同学去秦若虚家玩,私下问秦若虚怎么没有给她回信,秦若虚不敢说自己因为吃醋所以赌气不回,只是推说没有收到,孙安妮没有想到秦若虚会对她说谎,也就信以为真,于是温言细语的把我国所有的绿衣使者都责怪了一通。

    蒋子函时常喜欢在老公李哈佛的面前炫耀自己的得意门生秦若虚的文学才华,偶尔也骄傲的在课堂上提及自己的模范丈夫李哈佛是如何的棋力高超所向无敌,所以李哈佛和秦若虚两人虽然悭吝一面,却是惺惺相惜、神交已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