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秦若虚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身为文星中学最有希望的毕业班的“副班主任”,一直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怎么也没想到会受到如此礼遇,咬牙说道:

    “我没有错,我不站!”。

    吴所畏不由勃然大怒:

    “上课不认真听讲还打架,回答问题不出还调皮,今天你不站到讲台上来就请你家长来!”

    秦若虚不服道:

    “我哪里没有回答问题出来了?”

    “你还嘴硬,化合价哪有非整数的,真是荒谬,你上课哪里用心听讲了?四氧化三铁是氧化铁和三氧化二铁的混合物,在四氧化三铁里,铁既有正二价,又有正三价!”

    四氧化三铁的化合价是在初三的课本没有涉及到的,吴所畏把它弄出来刁难秦若虚果然效果不错。

    秦若虚一时疏忽,还真以为是自己哪节课没听好,何况自己又确实楸了郝西夏一下以及不该坐下去又站起来,看来是自己理亏多些,虽然吴所畏有公报私仇之嫌,这回自己无论如何还是要认错的。于是,秦大班长看了低头在演算什么的孙安妮一眼,很不情愿的靠在讲台边站了。

    秦若虚本以为吴所畏会很快就要他下去,不料看不到丝毫迹象。这时候凌大志恰好又微服私访在教室的后门观察爱徒们的动静,一看自己的得意门生罚站,不由面露诧异之色。秦若虚被恩师凌大志发现了自己的狼狈,无地自容,心中对吴所畏的恼恨又潜滋暗长了几分。

    由于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吴所畏历经这番被学生罢免的挫折后,已不如先前那般锋芒毕露,开始有了些韬光养晦的意思,颇是建立了一些人缘。

    吴所畏的女友终归是不能忍受他的妄自尊大离他而去了,吴所畏死要面子,虽然喉咙里伸得出手,却是不愿意低声下气的挽留,心中的痛苦无处渲泄,于是不时找自己的学生出气。

    自以为是的吴所畏教训完包括秦若虚、郝西夏等一大群精英的那堂课后,秦若虚等人已是忍无可忍,决定揭竿而起,把这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推下讲台。

    秦若虚于是率众到校长室陈说吴所畏的种种不是,希望能够另请明师,老校长大人虽然早就知道吴所畏的坏脾气难以相处,却没有料想到会和学生闹到势同水火的地步,眼见中考在即临阵换帅恐怕于我军不利,再加上吴所畏确实是位应付考试的奇才,只得以大局为重,巧言令色的安抚秦若虚等众爱卿说自己一定与吴所畏好好谈谈给大家一个交待。

    老校长找吴所畏谈完话后,吴所畏火冒三丈,心想老子在台前热血浇灌桃李丹心哺育鲜花,何等辛苦,你们这些畜生却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告老子的黑状,真是可恶!

    吴所畏“老子天下第一”搞惯了,木脑袋思维定势,自然不懂得孔老夫子大弟子曾参先生“吾日三省吾身”的奥妙,从来就不检讨自己,一味把责任归咎于别人。吴所畏为了泄愤,不惜在课堂上出一些刁钻古怪的甚至连自己也不知其所以然的问题来要求秦若虚等黑帮分子回答,得不到满意答复后,就以“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为由把前些天在老校长面前告御状的一帮人一个个逐出教室。

    吴所畏心下是快意了许多平衡了许多,不料却使秦若虚一干逆徒被动的找到了对付他的法子。秦若虚等大逆不道的叛徒被无辜逐出师门后,一起到足球场集合,群情激愤,认为如此奇耻大辱焉有善罢甘休之理,这次不能再让吴所畏这厮作威作福逍遥法外了。既然他完全不顾师生之情,他不仁,就休怪我们不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以后吴所畏的课大家都不要上了。

    被吴所畏逐出门墙的学生本来就有全班的两三成,这些赶出师门的精英也都还有一两个知心的或相好的男女同学,再加上一些浑水摸鱼惟恐天下不乱的一批人瞎搅和,吴所畏第二天来上课时,教室里便只剩下了孙安妮等几个化学成绩比较好又比较内向的女生正襟危坐,寥若晨星的点缀着一个偌大的教室。

    秦若虚此时却率领着一支庞大的雄赳赳气昂昂的队伍,端坐在学校的足球场上齐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声音响彻校园,直贯云霄,引得其它班级坐在窗子面前的学生艳羡有加的频频行注目礼。

    老校长和凌大志终于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两人联手赶赴足球场作秦若虚他们的思想工作,要求他们回教室上课,不要造成恶劣影响,吴所畏那里他们会要求他改变工作态度和方法。秦若虚率领的这支乌合之众本来就心无大志,也没有什么纲领和目标,得到承诺后于是纷纷作鸟兽散,但是他们对吴所畏的抵触情绪不是一下子能够释怀的。

    吴所畏经过老校长和凌大志两位前辈苦口婆心的做思想工作,似乎觉得自己有时候确实是太心胸狭隘了,已有和学生们化干戈为玉帛的理想。然而当第二天吴所畏兴致勃勃赶往教室时,教室门却已被他整苦了哪位学生反锁。

    吴所畏推前门没有推开,准备走后门,不料后门也不对他开放。吴所畏可怜巴巴的在窗子旁寻找人道主义支援,希望有爱徒为他来开启方便之门,不料孙安妮等几名与他私交有些笃的女生正在如临大敌的复习功课,不象秦若虚之流一下子就发现了吴所畏绝望的眼神,并为之心花怒放。

    吴所畏灰溜溜的从后门溜走之后,明白大势以去,无颜再在三(A)班立足,只好主动向校方提出辞呈,然后南下深圳,在一家私立学校做起了代课老师,后来凭借自己出色的应付考试的能力得以转正。

    由于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吴所畏历经这番被学生罢免的挫折后,已不如先前那般锋芒毕露,开始有了些韬光养晦的意思,颇是建立了一些人缘。

    吴所畏不久便因个人能力晋升为年级组副组长,月薪四千八百块,听说还成为了许多年轻女老师追逐的对象,“春风得意,走路也快了起来”(春风得意马蹄疾),由此可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老庄哲学亦是大妙。

    想起凌大志力排众议让自己当班长,并且经常找自己谈话的一番知遇之恩和诸般好处自己无以为报,不由得热泪盈眶。但是秦若虚害怕被同学发现自己的脆弱,取笑自己的矫情,连忙用衣袖欲盖弥彰的把眼泪处理掉。

    吴所畏走后,三(A)班的化学只好由化学老师出身、但现在只担任行政工作的老校长担任,老校长宝刀未老,在学生中颇有威望,三(A)班的局势于是开始趋于平稳。

    风波平息后不久,便是填报中考志愿。秦若虚听说孙安妮填报了一中和九中,于是依样画葫芦填报了这两所学校,然后兴冲冲的回家告诉父母。

    秦怀楚一直艳羡老师可以有寒暑假可以有礼拜天而且工资有保障,于是眼巴巴指望儿子考个中师做一份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不料秦若虚自作主张的填报了要花许多钱的高中,如果不幸考上了大学,自己更是水深火热、灾难深重。秦怀楚为了儿子的前途起见,还是违心的强颜欢笑的默认了秦若虚所做的选择。

    秦若虚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幻想着和孙安妮重聚一中的美好前景,一夜春梦连连。谁料秦若虚第二天赶到学校的时候,蓦然发现孙安妮的座位是空着的,直到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一向到得最早的孙安妮依然没有出现,秦若虚心上心下忐忑不安,生怕孙安妮出了什么差错,颇有些“君如不在,吾岂独活”的一厢情愿。

    秦若虚神思恍惚度日如年的熬过了没有孙安妮的艰难的一天,第二天才听到一些风声,原来孙安妮的老妈认为女孩子反正是要嫁到别人家去的,不要花钱太多,当天晚上便迫使孙安妮到学校改了志愿,转而填报了费用较少的中师。

    孙安妮的抗议以及凌大志等老师晓以大义的劝阻终于没能动摇在孙家说一不二的最高首长孙太的决心,虽然孙安妮后来哭哭啼啼的来上学了,但她的前途已不可能被改变,注定不能改报高中而只能考中师了。

    秦若虚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力量因为孙安妮单方面的爽约所以奋斗热情抖减,觉得再努力也没什么意思。秦若虚从此放学后也不回家,每天流连于绿茵场,把对中考的绝望转化到了对足球的热爱中去。

    凌大志是秦若虚最好的知音,从他的堕落中知道他是为情所困后,给秦若虚上了一堂“好男儿胸怀天下志在四方当乘长风破万里浪”的理论课,举出了许多英雄人物和成功人士的例子,很快把秦若虚激发得热血沸腾,加之又听得凌大志说中师与市一中近在咫尺,于是重新燃起学习的激情。

    中考日渐临近,空气因离别而变得凝重。秦若虚、郝西夏还有许多闹过小别扭或不愉快的同窗赫然都有重归于好的迹象。“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故事,重复在一年又一年莘莘学子的身上。

    六月十六日上午的语文课是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课。凌大志说了一大堆鼓舞士气的话和一些考试时的注意事项,最后很严肃的对自己相濡以沫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学生说:

    “若在平时,我是最反感那些用舞弊的手段弄来高分的学生了,不但欺骗了老师和同学,也欺骗了自己和家长,使自己对自己没有一个准确的测评和清醒的认识,这种习惯很不好!但是,后天的中考不同,说不定因为一分之差,就让你的命运从此改变!当然,作为一个老师来讲,我不会鼓励你们去舞弊;但作为我本人来讲,作为一个和你们共同生活了一年的有感情的朋友来讲,我不会反对你们在必要的时候采取一些非常的措施。你们都是聪明的学生,当然知道我的意思是什么,但动作力度不要太大,不要和监考老师发生冲突,一般情况下,老师们是不会为难你们的!……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度过这一年来的美好时光。这些日子来,如果我有做得什么不好的地方,请同学们多多原谅!最后,我祝大家中考大捷,祝大家有一个美丽的前程!我想,在不久的将来,你们都将成为我最大的骄傲,成为我们文星中学最大的骄傲!”

    凌大志说完这番话,厚厚的镜片都有些模糊了,这时的凌大志显得更加真实更加亲切,秦若虚觉得凌大志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比都德《最后一课》中的那位老师还要让人震撼。想起凌大志力排众议让自己当班长,并且经常找自己谈话的一番知遇之恩和诸般好处自己无以为报,不由得热泪盈眶。但是秦若虚害怕被同学发现自己的脆弱,取笑自己的矫情,连忙用衣袖欲盖弥彰的把眼泪处理掉。

    六月十七号,学校租了一辆豪华大巴把秦若虚等一批第一志愿为市一中和中师的精英送去市一中的考点。大巴启动的瞬间,鞭炮与礼花齐鸣,烟花共长天一色,秦若虚发现那天的校园特别美丽,觉得当时的感觉很激动很兴奋很神圣很庄严,秦若虚这时才开始慨叹如果自己这三年要是多努力一些那该多好。

    凌大志问秦若虚感觉怎么样,凌大志的关怀让秦若虚更是无地自容,秦若虚为了在孙安妮等一干同学跟前有面子,只得打肿脸充胖子很心虚的说“还可以”,凌大志也许觉得自己的一年的辛劳没有白费,拍着秦若虚的头以示勉励。

    等待考试的时间是漫长的,而考试却是短暂的。七科考完,秦若虚隐约觉得考试会砸,其他六科感觉还可以,因为对吴所畏有成见的缘故,化学课落下太多居然有十多分不会动笔,而一中据说要平均98分以上才有希望,所以秦若虚估计自己的一中之旅大概是没戏了。

    无精打采的秦若虚觉得自己这下子一定辜负了许多人的期望,实在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便神思恍惚的在大街上闲逛。

    秦若虚神思恍惚的走到一个巷口,发现前面的一个角落围着一大群人。秦若虚好奇心起,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只听得一个江湖郎中般的人物在吆喝着半生不熟的国语: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初来贵地,人生地不熟,现在我来做个小小的游戏。有钱的朋友请捧个钱场,没钱的朋友请捧个人场。这里是三张扑克牌,花牌在中间。看清楚看明白,眼睛不要眨,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

    江湖郎中唾沫四溅的朗诵完在我泱泱大国流传不朽的略有改动的台词,然后慢慢的把三张扑克牌轻轻的放在了地上。秦若虚清楚的看见那张花牌放在了左边的位置,果不其然,一个农民模样的人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面值十元的纸币压在左边的那张扑克牌上,轻而易举的“赢”了十块钱,然后从旁边的地摊上买了一盒“相思鸟”,扬长而去,赢得周围刚才没有下赌注的某些人一阵惋惜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