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老校长原计划把围棋、中国象棋、国际象棋、跳棋都纳入比赛项目,经过认真细致的调查和统计之后,发现会下国际象棋的全校不到十人,而且大都只是粗通皮毛,再加上也自己也不是很懂比赛的规则,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裁判员,所以最终拍板决定国际象棋不作为比赛项目。

    此次比赛被冠冕堂皇的命名为“文星中学第一届‘超霸’杯三大棋业余联赛”,凌大志被临时抽调为“第一届‘超霸’杯三大棋业余联赛”的组委会主席,老校长为荣誉主席,另有组委会副主席二十二人。

    “第一届‘超霸’杯三大棋业余联赛的”赛制经过组委会二十四个正副主席的群策群力见仁见智,三天之后终于粉墨登场:

    “‘超霸’杯”分为个人赛和团体赛,一局定输赢,胜一局加三分,平加一分,输加零分。个人赛先在班上举行预赛,每类棋的前三名即可出线;出线的三名选手抽签分在A、B、C三组中的任意一组,分别与其它十七个班级同组的选手举行单循环赛,积分最高者为冠军,其次为亚军,依次类推,积分相同者,再举行附加赛。团体赛以班级为单位,每班派围棋、中国象棋、跳棋选手各一名参加(其中至少要有一名棋手是女生,全部是男棋手参赛的班级判对手三局全胜),与另外十七个班级举行单循环赛后积分最高者为冠军,以下依次类推,积分相同者加赛一局围棋定输赢。

    秦若虚个人赛报了围棋和中国象棋两项,团体赛也准备全部一起报,由于团体赛的三项比赛在不同赛区(其实就是在四个不同的教室)比赛同时进行,不得不忍痛舍弃一项。

    秦若虚的围棋和中国象棋在三(A)班都是第一,考虑到班上的围棋水平相对较弱,自己是班长应该多为班级利益着想,于是忍痛割爱了象棋硕果仅存了围棋。

    三(A)班的女生似乎对下棋这些“男人的运动”并不感冒,于是“谨遵医嘱”牢牢的抓住“中考”这个主要矛盾,没有人主动报名。秦若虚了解到这种状况后,深入基层,苦苦的作孙安妮的工作,五次三番,孙安妮终于冒着与以严厉著称的老妈为敌的危险,答应出现在代表三(A)班出战的团体赛的跳棋赛场上。能够与自己最喜欢的女生并肩作战,这是秦若虚最感幸福的事情。

    “‘超霸’杯”在中午和傍晚举行,先举行个人赛,然后再举行团体赛。由于三(B)班和三(F)班的班主任三令五申不准组队参加,所以团体赛的参赛队伍只有十六支,但在个人赛时,还是有几位学生偷偷的“借壳报名”,凌大志不惜冒着得罪另两位同行的嫌疑,欣然批准了他们参赛的资格。

    秦若虚在一边下围棋、一边下象棋的车轮战中发挥出色,围棋十六胜一负积四十八分、象棋十四胜两和一负积四十四分获得双料冠军。

    秦若虚的老爸秦怀楚是省里围棋协会的会员,陈祖德当年和他下让三子的指导棋时,也只是半目小胜,可见棋力非同小可。秦若虚小时就打吴清源、曹薰铉的谱,六岁就成为业余初段,本来棋途无限,只因为秦太出身书香门第,认为“自古华山路一条”,只有读书才是人间正道,其余都是歪门邪道,所以不得已把一个未来的李昌镐李世石扼杀在幼稚园中。

    秦若虚一手围棋绝活被封杀多年,郁郁之情,难以尽述。这回总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不由不放肆的发泄自己的才情。在个人赛的日子里,秦若虚这边下一手围棋,然后又跑到那边下一手象棋,好不热闹。

    有不少参赛选手对秦若虚的参赛身份表示怀疑,恳请组委会取消秦若虚的比赛资格,以期让自己向冠军的方向多迈进一步。凌大志领衔的组委会对此不予理睬,理由是只要他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下完应有的步数就行,读秒阶段一样的超时判负。

    秦若虚在一边下围棋、一边下象棋的车轮战中发挥出色,围棋十六胜一负积四十八分、象棋十四胜两和一负积四十四分获得双料冠军。

    “‘超霸’杯”组委会主席凌大志在第一时间内知道这个消息后,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急切想把这个好消息让全班知道,一不小心就在跨进三(A)班教室门的时候趔趄了一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淝水之战”中接到大获全胜捷报的那个一颗心跳到舌头边还道貌岸然正襟危坐下围棋的谢安送客时的场景。

    秦若虚获得“双冠王”后,不再担心有人对自己的位置构成威胁,于是开始积极备战班上的团体赛,把家里秘藏的象棋千古名谱《梅花谱》、《橘中秘》以及胡荣华、吕钦还有许银川的对局精选带过来辅导开后门代表三(A)班征战象棋比赛的郝西夏。

    秦若虚针对个人赛中绝大多数学生都选用“当头炮”开局的情况,花了整整两个小时重点给郝西夏讲解“顺炮横车破直车”、“顺炮直车破横车”、“屏风马破当头炮”以及“三步虎”的几个最常见的变化,郝西夏平时从不服人,那是因为他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差距。这次在个人赛中只是九胜八负,下棋的过程中左支右绌力不从心,这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所以老老实实的在学校接受秦若虚的指导后,还规规矩矩的回家关门打谱。

    虽然三(C)班拥有在个人赛中的跳棋冠军以及象棋的第三名和围棋的第四名,成为团体赛夺冠最大的热门,但是三(A)班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郝西夏几天的努力没有白费,在团体赛上获得了十一胜两和两负的好成绩,再加上孙安妮的十胜五负以及秦若虚的十五战全胜的优异成绩,最终以超过夺冠呼声最高的三(C)班一分的微弱优势,艰难夺得含金量最高的团体冠军,把一个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凌大志乐得合不拢嘴。

    老校长在“‘超霸’杯”举行的最后一天傍晚因为尿急上学校的公共厕所时,偶尔听到学生们对这次活动以及老校长开拓之举的高度评价,不由得得到了极大的心灵满足。在一边畅快淋漓的排出小便的同时,诞生了一个“师生对抗赛”的伟大构想。

    秦若虚在“师生对抗赛”中代表学生队坐镇围棋的一台,对手是自己的化学老师吴所畏。吴所畏大学里曾经侥幸获得过学校里围棋比赛的第三名,而且还在地摊上弄了一纸可以在外行面前招摇撞骗的“业余3段”文凭,满以为老子降临到这个不毛之地的中学一定是笑傲江湖。

    “师生对抗赛”这天,吴所畏为了展现自己的才华,非常执着的把不远百里的女友请了过来观战。吴所畏虽然听说秦若虚围棋了得,却是不以为然,以为不过是小毛孩子的游戏,与自己不在同一档次上。

    吴所畏猜中黑棋,想都不想,第一手便下在天元上。秦若虚知道第一手敢下天元的一般都是高手的行为,就好像下象棋第一着便进中兵一样。秦若虚不知吴所畏的深浅,盯了吴所畏一眼,然后小心谨慎的占住右上角的星位。

    秦若虚一开始高估了吴所畏的水平,试了吴所畏几个应手之后,已是心中有谱。秦若虚有意在吴所畏小鸟依人的女友前卖弄手段,棋也越下越过份,逼得吴所畏一块块棋勉强作活,左支右绌,苦不堪言,吴所畏这才知道自己的棋力和秦若虚差得太远,心想自己怎么就遇到了这个冤家,虽然明知道这棋想要赢过来是难于上青天了,却还是一个劲暗示秦若虚看在自己是他老师的份上能够在女友跟前让了这一局棋。

    秦若虚涉世未深,不懂得人情世故,只顾一心表现自己不俗的围棋实力,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吴所畏的艰难处境。秦若虚下完第一百九十八手,很不谦虚的对吴所畏说“不要点目了吧,所有的大官子都归你,你至少还要输三十目以上”。吴所畏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是无益,而且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越下会越没面子,只得悻悻然推枰告负。

    吴所畏在女友面前丢尽了面子,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对秦若虚不知进退的这厮恨得牙痒痒的。

    吴所畏当年看过的武侠小说不比郝西夏和秦若虚两位少侠略输文采,武功自然高强。吴所畏一边在黑板上板书一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感觉背后好象有宵小之徒在打架斗殴。于是蓦然回首,赫然发现是自己早就想要报一箭之仇的秦若虚在滋事,不由得心中暗喜。

    吴所畏本来大学里读的是中文系,所以他一开始教的是初中一年级的语文,可是这厮应付考试的本事也真是了得,所教的语文几乎可以与有许多年教龄才修炼到炉火纯青地步的凌大志媲美,所以吴所畏难免会有些锋芒毕露盛气凌人的意思。

    由于三(A)班原来的化学老师被调到教育局担任领导职务去了,学校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只好把“比赛型选手”教语文的吴所畏请出来临危受命暂时代课以观后效,所谓“文化文化”,可见语文化学也是不分家的。

    孰料这吴所畏也真有本事,几个月时间就把三(A)班的化学成绩提升到了全市第五,比文星中学初三的其它平行班级要高出一大截,吴所畏自然也顺理成章的被校方接纳为教毕业班的正式人选。

    吴所畏春风得意青年得志,从此居功自傲,态度也由开始执掌三(A)班帅印时的谨小慎微谦恭有礼变得目中无人趾高气扬起来,好像自己便是三(A)班的救世主耶稣先生一般。

    吴所畏因为他的高慢无礼为此不知得罪了三(A)班许多胸怀大志不甘人下的赳赳少年,再加之吴所畏对孙安妮的态度特别暧昧,每堂课至少要让孙安妮回答三个以上的问题,这不由更使秦若虚等一大批孙安妮的暗恋者仰慕者们义愤填膺,吴所畏也就顺理成章的如同可爱的路易十六先生般沦为了人民公敌。

    这节化学课上主要讲的是“化合价”。趁吴所畏在黑板上板书什么的时候,郝西夏把画好了的一只乌龟贴在了秦若虚的背上。秦若虚听得好像有不少女生在议论他,心中疑惑,在孙安妮眼睛的暗示下,才知道是被郝西夏作了手脚。

    秦若虚艰难的背过手去把纸条扯下来一看,不由得怒火中烧,心想老子平日课堂提问大考小考什么的没少关照你,你居然诅咒老子戴绿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一把楸过郝西夏的衣服就要与他理论,郝西夏嬉皮笑脸的说“秦大侠请息怒”。

    吴所畏当年看过的武侠小说不比郝西夏和秦若虚两位少侠略输文采,武功自然高强。吴所畏一边在黑板上板书一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感觉背后好象有宵小之徒在打架斗殴。于是蓦然回首,赫然发现是自己早就想要报一箭之仇的秦若虚在滋事,不由得心中暗喜,但是表面上不露声色的喝道:

    “秦若虚!”

    秦若虚不知道吴所畏这家伙因为上次的“‘超霸’杯”早就怀恨在心,意识不到马上要出状况了,还是不紧不慢的松开郝西夏的衣领,像平时和郝西夏用京剧对白般答道:“微臣——在!”

    秦若虚回答完毕心知不妙,这下可能要落人口实了,不由得忐忑不安,准备罚站。

    吴所畏好不容易逮着了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轻易放过了简直会天诛地灭天理不容。但老谋深算的吴所畏觉得用这个理由来发落秦若虚似乎还有欠充分,于是欲擒故纵,和颜悦色轻描淡写的说道:

    “上课打架,好样的。你现在回答‘四氧化三铁’中铁的化合价是多少?”

    秦若虚心想这还不容易,氧是负二价,四个氧原子,那就是负八价,三个铁原子,除以三,简直太简单了,于是脱口答道:“三分之八价!”答完,面露得意之色,按照平时上语文课答完题就直接坐下去的惯性一把坐了下去。想想不对劲,连忙又站了起来,引起教室里一阵哄笑。

    吴所畏以为秦若虚是哗众取宠故意捣乱,正中下怀,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说道:

    “秦若虚,站到讲台前面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