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圣诞节开始让中国青少年为之疯狂。秦若虚省下一周的零花钱,早早的买了一张精致的圣诞卡,准备自己写一首诗送给孙安妮。遗憾的是,秦若虚既没有曹孟德倚马可待的豪兴也没有李太白斗酒百篇的诗情,搜索枯肠三天三夜,苦无所获,只得软磨硬泡的找自己族兄秦若愚借来那本《中外情诗大观》,然后略有删节,在草稿纸上练习了三遍,终于把它誊写到了贺卡上:

    我幻想着。在这个色不迷人人自迷的节日里,我要绞尽我的脑汁,倾尽我有生以来文字上所有的心得,写一首诗来赞美你。

    但是,我失败了,我失败得很可怜。因为,像我这样一个才疏学浅的人,即使把全世界的文字集中起来,也表达不了我对你感情的十万分之一呵!

    祝:圣诞快乐,天天快乐。你是快乐的,我是幸福的。

    秦若虚写好之后,颇是得意,心想这回孙安妮想不被感动也难了。当天晚上,秦若虚怀揣着在被窝里被体温捂得发热的圣诞卡,春梦连连。

    在梦里,孙安妮像手捧《圣经》的基督徒那样,虔诚的拜读着秦若虚字字珠玑、才情横溢的文字,春心大动,热泪盈眶,她纠缠不休的跪倒在秦若虚破了六个大洞、十二个中洞、十八个小洞的美丽牛仔裤下,马不停蹄的吻着他只有一个月零二十八天不曾洗过的玉腿上可爱的细菌,情意绵绵、深情款款的哀求他道:“文豪呵,我梦绕魂萦的罗密欧呵,快带着我远走高飞吧!”

    秦若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苦口婆心反复再三的劝阻无效之后,不得不用一个从废品收购站附近弄来的塑料袋包装好两人的内衣内裤,怀揣一元大钱,背负一把硕果仅存一根弦的木吉他,偕孙安妮双剑合壁所向无敌锄强除恶快意恩仇浪迹天涯笑傲江湖,居然一不小心就于第三次华山论剑后摇身一变为日月神教的正副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人生境界,莫过如此,羡慕死许多神仙眷属如董永七仙女、牛郎加侄女之类的黄金搭档,真可谓是:“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也。

    梦醒时分,秦若虚嘴角盛满的幸福笑容,足以迷死一头美丽的双眼高度近视的母牛。

    然而秦若虚是每天都要记日记的,秦若虚喜欢用一些夸张、想象的手法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全”的形象写进日记。其实,秦若虚记日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别人偷看。

    梳洗罢。秦若虚第二天赶到教室里时,由于忌惮教室里人多嘴杂,又担心吴睐那伙人打击报复,所以一直不敢把卡片送出去。好不容易瞅着了一两个机会,却又害怕遭到孙安妮的拒绝,自己以后无法在江湖上立足,恩师凌大志和老爸老妈那里也不好交代。

    就这样秦若虚虽然努力了许多次,可是怎么也鼓不起那一刹那间的勇气,多少次欲言又止欲说还休,一直熬到了圣诞节过去,那张卡片还是一直呆在秦若虚贴身的内衣里。

    圣诞节过后不久就是全市统一的期终考试,秦若虚在这次考试中考得一塌糊涂,遭遇到了自己有生以来大小考试历史上最大的滑铁卢,排到了全班的第十八名。

    秦若虚从荣升全班第二名的梁浩喜滋滋的声音知道这个成绩之后,不敢面对凌大志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于是称病不出嘱托梁浩帮自己去把成绩单带回来直接交给自己,千万不要让他老爸老妈知道,梁浩第一次修成榜眼,心情特别舒畅,于是欣然应允。

    这个寒假对秦若虚来说是难熬的,秦太和秦怀楚不知从哪里知道了秦若虚这次的期终考试很糟糕,一个唉声叹气,一个暴跳如雷。秦若虚也觉得很没面子,害怕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问起自己的考试成绩,所以一个人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敢出门,明里是在温习功课,其实也是在温习功课,不过温习的是古大侠的美人与酒、英雄寂寞。

    没有孙安妮在身边的这个寒假很长、很黑、很压抑,亦很无聊,秦若虚可谓是饱尝相思之苦。可是秦若虚不敢把这种感觉写进日记,秦若虚认为记日记实在是一件愚蠢不过的事情,一旦有人偷看了,后果堪虞。

    然而秦若虚是每天都要记日记的,秦若虚喜欢用一些夸张、想象的手法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全”的形象写进日记。其实,秦若虚记日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别人偷看。

    秦怀楚每天偷看秦若虚的日记获取了许多的虚假信息,他误以为秦若虚没考好痛定思痛、现在每天努力多一些,考个中师一定不在话下,却不知道此时的秦若虚正饱尝着相思的煎熬,痛苦无比。

    春节的欢乐气氛并没有冲淡秦若虚对情感的忧郁和对前途的恐惧,好不容易打发走度日如年的春节,终于迎来了初中阶段的最后一个学期。开学第-天,秦若虚去学校领新书的时候,与久违了的孙安妮不期而遇。

    一月不见,孙安妮出落得更加楚楚动人了,秦若虚既感陌生又觉得亲切,心情矛盾而喜悦。互道“新年好”之后,秦若虚由于期末考试没有考好,内心自卑得要死,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向孙安妮解释自己这一次考试的“失误”才好。

    孙安妮好象洞穿了秦若虚不安的心思,落落大方笑语盈盈的安慰秦若虚一次考试没有考好不要紧,每个考生在大考前都会经历一个高峰和低谷的周期,走出这个低谷,前途便一片光明。孙安妮还告诉秦若虚她决定考市一中,并勉励秦若虚珍惜最后四个月的宝贵时间好好学习,说他是三(A)班所有学生中最有天分最有前途的一个人,只要抓紧了最后的这段时间,考市一中绝对不是问题。

    如果以秦若虚期末考试的成绩姑妄推测,要考市一中这样的省重点显然是有些痴人说梦。不过秦若虚经孙安妮这样一番勉励之后,似乎觉得市一中就在不远处向自己伸出橄榄枝,不由得豪情万丈,当天晚上就忙乎了一个通宵,把他老爸秦怀楚和老妈秦太心疼得跟着一个晚上辗转反侧。

    初三最后一个学期的气氛无疑是紧张而严肃的,凌大志上课前的第一句话不是普通所说的“今天离中考还有xx天”,而是“中考距离我们仅有xx小时”!

    秦若虚觉得凌大志的这番说法至少有三大妙处。首先,把中考提到了句首这样比较显眼的位置,更加能凸显中考的重要;其次,把一般毕业班反复宣扬的“还”改成了“仅”,更能使学生有一种紧迫感。然而最令秦若虚拍案叫绝叹为观止的还是凌大志时间的换算方法。

    凌大志的时间观念其实也不无道理:“你们除去上课下课、正常休息、吃喝拉撒、洗澡、做家务、在路上以及一些必须浪费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外,每个人可自由支配的时间每天不到三小时!也就是说,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我们还有实实在在一百二十天的复习时间,千万不要以为这个时间很长以为可以做许多事情!事实上,中考距离我们仅仅有三百六十个小时了!按照七门功课平均分配时间,更具体的说法是,每门课程我们只有五十一小时二十五分钟零四十三秒的复习时间了!”

    凌大志这番蛊惑人心的言论绝不亚于清道夫·虚脱啦(张一一先生按:原译作“阿道夫·希特勒)先生黄昏时的演说,把三(A)班绝大多数像孙安妮沈盈辛梁浩这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唬弄得紧张兮兮的,好像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临,惶惶如丧家之犬,手不释卷臀不离椅,如临大敌般拼命的抓紧每一秒钟时间学习,恨不能把一秒钟掰成两半用才好。

    只有郝西夏对凌大志的这种表述不以为然不置可否,甚而至于他还认为凌总(郝西夏私下从不称某老师,而是取而代之以“某总”,郝西夏对自己这种与时俱进的称呼很是有些自鸣得意,并且乐此不疲)犯了一个大大的语法错误,心想“小时”是时间的单位,又不是“光年”那样的长度单位,怎么能用“距离”来衡量呢?

    郝西夏听老爸越扯越远,显然不是自己的知音,觉得自己与老爸之间越发难以沟通了,不由得有些难过。郝副市长第二天上午酒醒之后,感觉到昨晚的教育方法似乎有些不对,颇有对宝贝儿子赔礼道歉的迹象,但郝西夏已经是心如止水,竟没有原谅他,从此有什么想法也不跟老爸说。所以,郝西夏这次对于“距离多少小时”的猜疑也只能是一个人孤独的享用。

    郝西夏疑惑归疑惑,嘀咕归嘀咕,却因为对自己的学问没什么把握,加之凌大志常常高深莫测暗藏玄机,所以只好一个人英雄寂寞的“自慰”,不敢把这个伟大构想拿出来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郝西夏之所以顾虑重重,是因为他有着深刻的历史教训:

    郝西夏清醒的记得凌大志曾经说过一个叫“风牛马不相及”的成语,他怎么也感觉到有些别扭,于是便不耻下问的问身旁的秦若虚凌总是不是说漏嘴了。

    秦若虚一向很反感郝西夏自作聪明的把辛勤的园丁们冠名为“某总”来哗众取宠,虽然明明知道是自己的恩师凌大志说错了,却是老大不愿意这错误被郝西夏这家伙给发掘了出来,于是故作不屑的说“你懂什么,郝大衙内!”

    郝西夏热衷于以自己的所谓实力来赢得众同窗的尊敬,自然很讨厌别人说自己仗的是老爸的荫庇,正待报以老拳,自忖以后的迟到早退课堂提问家庭作业以及大考小考还要承蒙秦大班长多多关照,再说自己的武功也并不一定就比秦若虚高明多少,如果架打大了弄到凌总那里去凌总为逃避巴结领导的嫌疑一定不会站到自己这边,何况看上去凌总好像还蛮欣赏秦若虚这厮这个挨千刀的,考虑再三,终于十分理智的强装笑脸隐忍不发。

    郝西夏觉得秦若虚竖子不足与谋,又想借此契机与孙安妮搭讪,遭到冷遇,不得已放学回家后从老爸书房搬来尘封已久的一部大部头的《辞海》,翻开一看,豁然是“风马牛不相及”,不由得比各门功课全都合格了还要高兴三分,为自己终于能楸出凌大志这个文星中学“语文界泰山北斗”一个比较长的辫子而欣喜若狂,恨不能立马把这一伟大发明申请专利,然后像我巍巍华夏泱泱大国唯一可以津津乐道沾沾自喜的火药造纸印刷指南针般永垂不朽。

    郝西夏认为自己当妇联主任的老妈没有念过名牌大学,自己把这一科研成果与她共享没有太多成就感,于是眼巴巴的熬到了不知从哪里混了一纸北大中文系文凭的老爸深夜应酬完毕满身酒气的打道回府,宣读自己的发明之后企图还讨点什么奖赏之类的东西,不料却遭遇到了当头棒喝:

    “在学校里,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像在家里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样,哪里轮到你说话了!你以为你是神童还是天才?这成语我小时侯就会,没错,就是‘风牛马不相及’,牛是一定要排在马前面的,会做事又不吭声才是好,你小子不学无术,难道不知道十二生肖里边,顺序还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啊,十二生肖排座次那天,要不是被老鼠那个坏家伙钻了个空子,老牛还不是要排第一位!嘿嘿,今天晚上牛秘书就讲了这个段子……”

    郝西夏听老爸越扯越远,显然不是自己的知音,觉得自己与老爸之间越发难以沟通了,不由得有些难过。郝副市长第二天上午酒醒之后,感觉到昨晚的教育方法似乎有些不对,颇有对宝贝儿子赔礼道歉的迹象,但郝西夏已经是心如止水,竟没有原谅他,从此有什么想法也不跟老爸说。所以,郝西夏这次对于“距离多少小时”的猜疑也只能是一个人孤独的享用。

    其实郝西夏自己也经常念错别字,譬如有一天下课后秦若虚偶尔听得郝西夏好像在梁浩面前讲什么“霸道”之类,心想这家伙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只知道欺负梁浩这样的老实人,还不是狗仗人势四处炫耀自己有个好老爸。

    秦若虚于是认真的窃听了半晌,才知道是他们两个武侠迷加大活宝把“穴道”读成了“八道”,忍俊不禁,不由得前俯后仰,秦若虚头上乱蓬蓬的“猪鬃”差一些就与埋头在演算数学题的孙安妮的秀发接上了吻,秦若虚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含嗔带怒的表情。

    秦若虚初涉爱河功力尚浅,不知道这个“含嗔带怒”在这里其实可以作“含嗔带喜”解,慌忙说了声对不起,立马正襟危坐人模狗样的开始复习功课。

    此番学习让凌大志获益匪浅,凌大志回校后的第一个晚上就起草了一份万言书建议改革教育制度,譬如说要求恢复毕业班的音乐、体育和美术课,建议组织全校的春游以及举行大型的校运会等等。

    文星中学校长办公室接到教育局通知,要求委派一名骨干教师去全国几所“素质教育”比较成功的重点中学学习一周。

    这之前凌大志曾经有过许多次镀金的机会,考虑到自己走了之后所带的毕业班会群龙无首届时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所以一次又一次把机会让给了别的老师。这一次众望所归的凌大志再也拗不过老校长的好意和老婆的劝勉,苦口婆心的在班上交代好所有事宜后,总算勉为其难的收拾好行李整装出发。

    郝西夏因为凌大志不在身边,所以愈发无法无天肆无忌惮。星期四的晨读时间,郝西夏正伏在座位上全神贯注的拜读古大侠的《流星·蝴蝶·剑》,忽然,一只似曾相识的巨灵神掌伸到了他的眼皮底下,郝西夏不及仔细分辨,以为不过是秦若虚这厮或是哪个无聊的秃驴在恶作剧,当下便不胜其烦的喝道“死开”,同时还轻描淡写的击出降龙十八掌中的一式“亢龙有悔”。

    郝西夏拍出这掌之后,感觉有些不大对劲,猛一抬头,赫然发现自己的冤家对头凌大志不知什么时候已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到了自己的身后,身旁秦若虚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郝西夏没有时间去和秦若虚这厮斤斤计较,非常理智非常客气的把《流星·蝴蝶·剑》双手奉上,还不忘调侃一句:

    “您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可把我们给想死了!您也真是的,回来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好让我读语文书啊!”

    顿时,周围有许多人在窃笑,凌大志也忍俊不禁。

    原来凌大志身在曹营心在汉,一边学习一边惦记着学生们的功课,于是不待结业证书到手,便归心似箭的提前几天杀了回来,让郝西夏这些乘机想要逍遥法外的不法分子措手不及。

    此番学习让凌大志获益匪浅,凌大志回校后的第一个晚上就起草了一份万言书建议改革教育制度,譬如说要求恢复毕业班的音乐、体育和美术课,建议组织全校的春游以及举行大型的校运会等等。

    凌大志的改良建议多被否决,音体美中考不计分,自然没有再上的必要;文星中学十年前的一次秋游失踪了一个女学生,老校长心有余悸,自然不予放行;听说校运会常有标枪铁饼伤人事情发生,而且周期比较长,所以也不容提倡;所幸老校长是一个棋迷,也不敢完全驳了学校顶梁柱凌大志的面子,所以还是决定举办一个棋类比赛,本来不打算让毕业班参加,经过凌大志的力谏,老校长总算刀下留人,终于松口给了毕业班一个机会,但要求毕业班“课照上、试照考,不要太热闹!”

    棋讯传开,举校沸腾,文星中学的学生绝大多数都会几手三脚猫,以为冠军的归属一定是“普天之下,舍我其谁”,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