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凌大志扶了五次眼镜,磨蹭了半天出的上联居然只是耳熟能详的——“孙行者”,郝西夏一听这还不容易,不待凌大志话音落地,就抢着叫道“白骨精”,引起一阵哄堂大笑。郝西夏于是越发得意,又对了一个“如来佛”和“红孩儿”,还待继续深入,却被凌大志威严的目光镇压下去,于是悻悻的从抽屉里摸出一本《多情剑客无情剑》,然后把一大撂《黄冈兵法》和《海淀考王》铺满课桌企图瞒天过海,甚至还有在孙安妮面前炫耀自己“博览群书”的意思。

    秦若虚眼见郝西夏出尽洋相,不由得心中暗喜,就在他冥思苦想之间,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好像记得从哪本文学杂志看过对的是“胡适之”,秦若虚于是紧步钱爱书的后尘把这三字经喊出来之后,心中十分得意,心想“胡”和“孙”都是《百家姓》里的姓氏,再加上一个左犬旁就成“猢狲”,所谓“树倒猢狲散”,绝妙!至于“适”和“行”都是动词,“适可而止”不就有“行”的意思吗?至于“之”和“者”都是语气助词,“之乎者也”一气呵成,堪称绝对!

    秦若虚心道自己这下是要风头出尽了,看来自己这博览群书的效果就是与众不同。秦若虚念及如此,于是非常轻蔑的瞟了自己的同桌——正沉醉在莫测高深的天机老人和李寻欢之流“无招胜有招”武学境界中的郝西夏一眼(秦若虚瞟这一眼可谓居心叵测,他是在暗示讲台上的凌大志有人在看课外书),然后满怀期待的等候着恩师凌大志的溢美之辞。

    秦若虚这回怕莫是要失望了,因为凌大志只是先眉头一皱,然后微微颔首道:“对仗还算工整,但还不够完美,再想想有没有更好的。”

    就在秦若虚挑衅的眼神和凌大志失望的表情中,这时,孙安妮缓缓的举起了右手,得到凌大志的首肯后,孙安妮非常安静的回答道;“我认为——‘孙行者’对‘祖冲之’可能更好些,因为祖孙父子都属于‘九族’的范畴,‘行’和‘冲’都有‘走’的意思,只不过一个是“快走”,一个是“慢走”罢了,至于‘者’对‘之’我就不解释了。”

    凌大志满意的示意孙安妮坐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秦若虚一眼,不动声色的施展李寻欢也自愧不如的轻功蹑手蹑脚的走到郝西夏的课桌前收缴了他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一边严肃的对全班同学说道:“大家应该向孙安妮同学好好学习,因为只有孙安妮同学的知识面比较广!‘孙行者’对‘祖冲之’是我国文坛上的一段佳话,很多报刊杂志都转载过这件雅事的!”

    凌大志顿了一顿,等台下的议论纷纷稍稍平息后,接着缓缓说道:“请大家把课文翻到第八十八页,这节课我们上第十八课——独立阅读课文《祖冲之》。祖冲之是我国魏晋南北朝时期杰出的数学家,他首先把圆周率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七位数字,比西方要早一千一百多年……

    孙安妮本待为秦若虚辩护,被郝西夏大叫“夫唱妇随噢”,于是红着脸低着头不再做声。有两种看法都认为有道理的,有认为都没有道理只有自己才最有道理的,有骑墙的一会儿首肯凌大志一会儿倾向秦若虚的,有搅局的既不点头前者又不承认后者的,场面蔚为壮观,好不美丽。

    初三的学生大都喜欢开夜车,孙安妮这类勤奋的学生是觉得白天的时间实在不够用,而像郝西夏和秦若虚之流往往却是借温书之名读古龙的小说,美人与酒,英雄无敌,比枯燥的分子原子ABCD有趣多了。

    秦怀楚偕夫人秦太眼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如此发奋,一边欣喜家门有幸儿子总算出息了,一边担心秦若虚会把身子骨熬坏不由暗骂这教育制度真他妈的害人,一边逢人便告自己家秦若虚是如何的刻苦考省重点一定是“荞麦地里捉王八——十拿九稳”。

    凌大志这一堂课上的是的阅读课文《海滨仲夏夜》。凌大志在解释这个课文标题的时候,旁征博引,从仲夏延伸到“仲父”,告诉学生“春秋五霸”的齐桓公就尊称大政治家管仲为“仲父”,说到这里,他又介绍说“春秋五霸”有两种说法,这两种说法我们不要搞混淆了,只是把宋襄公和秦穆公换成了吴王阖闾和越王勾践,至于另外的齐桓公、晋文公和楚庄王是不动的,讲到晋文公和楚庄王,他自然又涉及到了“退避三舍”和“一鸣惊人”两个成语,告诉学生“一舍”在古代是“三十里”后,凌大志还待延伸,一看时间差不多了,才言归正传说从我国古代开始把一年分为四季,每个季度是三个月,从夏历的正月开始到三月为春季,然后四、五、六月是夏季,以此类推,每个季度的第一个月就做“伯”、第二个月叫做“仲”、第三个月叫做“季”。

    秦若虚聚精会神的听到这里,好象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劲,可是又不知道毛病出在哪里。冥思苦想好一阵子之后,终于知道问题就出在“伯”上面。

    秦若虚虽然早有表达想法的意向,由于对凌大志的知遇之恩耿耿于怀,所以隐忍不发了好几分钟。最后还是在爱情力量的鞭策下,秦若虚决定在孙安妮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勇敢的站起身来向凌大志提出了异议,说每个季度的三个月的别称不是“伯、仲、季”而应该是“孟、仲、季”!

    凌大志由于读的书太多,所以不时会有些同类的知识搞混淆,似乎也觉得自己的介绍有些别扭,但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好像又觉得秦若虚的提议也不完全对,也不巧言令色的掩饰自己知识上的一些缺陷,而是非常民主的组织全班同学进行自由发言。

    秦若虚的提议很快在三(A)班激起轩然大波,大多是赞成凌大志提法的,譬如说郝西夏;少数是同意秦若虚意见的,譬如说孙安妮。孙安妮本待为秦若虚辩护,被郝西夏叫道“夫唱妇随噢”,于是红着脸低着头不再做声。有两种看法都认为有道理的,有认为都没有道理只有自己才最有道理的,有骑墙的一会儿首肯凌大志一会儿倾向秦若虚的,有搅局的既不点头前者又不承认后者的,场面蔚为壮观,好不美丽。

    正当讨论进行得难解难分难以收场时,脑袋里一向浑浑噩噩的秦若虚忽然灵光一闪,终于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了,生怕一下子又忘记了,于是连忙举起手示意凌大志把熙熙攘攘沸沸扬扬的场面给镇压了下去,说凌老师您是把“孟、仲、叔、季”和“孟、仲、季”给搞混淆了!因为“孟、仲、叔、季”这兄弟间的排序很容易和“伯仲之间”、“伯伯叔叔”纠缠不清,所以您一下子给犯迷糊了!

    秦若虚说完之后很是后悔自己的冒昧,不料凌大志竟丝毫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在自我批评没有昨夜没有认真备课之后,居然还表扬了秦若虚的胆识和学问,这样的知遇之恩使秦若虚感激涕零,觉得杀身难报。

    这一堂语文课后,秦若虚的人气开始在三(A)班不断飙升,风头似乎已为辩论赛一战成名的郝西夏所不及。

    秦若虚无疑是这场讨论最大的赢家,他的慷慨陈辞旁征博引不但赢得了许多同学的敬重,而且在孙安妮的印象中颇也占得了许多的便宜。

    从此以后,眼高于顶的孙安妮似乎与秦若虚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每当秦若虚有事无事转过头去找孙安妮搭讪时,孙安妮的表情渐渐有些和颜悦色起来,甚而至于偶尔还会找秦若虚借借墨水或是问问作业什么的,明察秋毫的秦若虚对孙安妮态度的转变自然是心里有数,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思量着如何寻求更大的突破。

    秦若虚正在处心积虑的想要和孙安妮有个什么“名分”之类东东的时候,这天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秦若虚依依不舍的目送孙安妮远去的背影后去车棚推车,蓦地发现自己新买不久的自行车车胎懒洋洋的早泄在那里。

    秦若虚开始还以为是气门漏气了,或是哪位要好的同窗学人和他开玩笑把气放掉了,因为最近和孙安妮越说越投机、越想越有戏的缘故,所以心情特别灿烂,当下也不计较,咕哝了几句之后,然后一边哼着艾敬的“你是我的天使”,一边把车推到学校附近的一个修理店去打气,可是打了半天怎么也打不上。

    修自行车的老师傅把自行车的气门嘴扭下来一看,说“没有坏”,在征得秦若虚的同意后把车胎取下来,水里打了一个滚,然后慢慢的给车胎灌气,于是有不少美丽的小泡泡洋洋洒洒的脱颖而出。

    老师傅仔细检查后,告诉秦若虚他的车胎可能是被绣花针之类的玩意刺破了整整十三个小洞洞,问他是不是得罪了谁,秦若虚立即回答说没有。老师傅虽然老大不信,可是颇懂人情世故的他生怕惹“上帝”不高兴了放走了这宗“大买卖”,于是也不再坚持自己“歌德加巴赫”这两位天才的艺术家的猜想,巧言令色的不再表现自己心中的疑惑。

    秦若虚本以为这样一来就可以相安无事了,不料他的敌人因为没有车胎可供刺破一下子失去了奋斗目标,不由得非常愤怒,于是不惜牺牲暴露身份的惨重代价,屈尊降贵的来接见秦若虚。

    秦若虚花了一个小时加十三块钱的惨重代价总算把伤痕累累的车胎补好,比平时晚了许久回家。秦太惟恐儿子在路上出了什么状况,要求老公秦怀楚骑车到去学校的路上找找看。秦怀楚虽然老大不愿意,奈何拗不过秦太的执着,正心不甘情不愿的推车出门间,与一脸沮丧的秦若虚狭路相逢。

    秦怀楚颇是不悦的对劳动自己大驾的秦太念叨什么“我说这么大的人怎么还会出什么事呢”,一边声色俱厉的拷问秦若虚做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到家里。秦若虚这时大约也猜到可能是有哪位仁兄嫉妒自己和孙安妮走得太近而吃干醋了,不敢把事情闹大,诚惶诚恐的说车子不知怎么出了一点小问题。

    秦怀楚还要继续追问新车怎么会坏,真是个败家之子,秦太眼见宝贝儿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无辜的表情,心下不忍,于是祭出“吃饭,吃饭,不要说废话了”的免死金牌救驾。秦若虚一边感激老妈对自己真是好啊,一边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个暗下毒手陷害他的小人揪出来狠狠的教训一番。

    秦若虚当夜睡在床上冥思苦想,认为最大嫌疑人一定是自己的同桌兼情敌的郝西夏这厮。秦若虚第二天不动声色的观察了郝西夏一天,居然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反常的症状,还问他吃不吃朱古力,秦若虚不由得在心中暗骂这小子真是会伪装啊。

    秦若虚亦步亦趋的跟踪了郝西夏一天,根本就看不到郝西夏有去车棚的迹象,以为这下子天下太平了,不料放晚饭学后来到车棚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的车胎又再铸辉煌腹内空空了!秦若虚排除了潜在的敌人郝西夏后,顿时有些失重的感觉,有种独孤求败般的沧桑和寂寞。

    虽然也是破了昨天同样多的十三个小洞洞,但慈眉善目的老师傅却大方的给秦若虚打了个八折,只收了区区的十块钱,并且慷慨激昂的连四毛钱的零头都诚恳的表示不要了,最后还态度非常暧昧的对秦若虚说“欢迎您再来”!

    秦若虚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这车胎要再破了还能补吗?如果不是担心坏了自己“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共青团员形象,影响到自己一班同学表率的班长身份,差些就忍不住冲出一句“欢迎你爸再来”之类有伤大雅的美丽语言。

    秦若虚连连遭到小人暗算,本待请老爸老妈来找学校交涉,但是又投鼠忌器害怕会有郝西夏这等不怀好意的仁兄在他老爸面前告御状,把自己对孙安妮的那么一层意思给捅了出去,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秦若虚权衡轻重利弊,想想还是哑巴吃黄连算了。

    秦若虚车胎被刺破的故事又重播了好几回之后,只好避实就虚,天天早上跑步来上学,放学则坐与自己同班的邻居梁浩的顺风车。

    秦若虚本以为这样一来就可以相安无事了,不料他的敌人因为没有车胎可供刺破一下子失去了奋斗目标,不由得非常愤怒,于是不惜牺牲暴露身份的惨重代价,屈尊降贵的来接见秦若虚。

    这一天放完下午学之后,秦若虚在校门口等梁浩推车出来,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几个秦若虚久仰大名的逃学、赌博、抽烟又打架的其它毕业班的男生。

    秦若虚诚惶诚恐的被带到一个黑暗的小胡同,几个小毛贼轮番羞辱他折腾到差不多了的时候,一个留着小分头、长着络腮胡的显得十分忧郁的威猛男生被七八个嘴里叼着纸烟的小青年簇拥着从一个角落里转了出来。这个人秦若虚可谓是闻名久矣,是文星中学一个唤作“十三太保”组织的龙头老大哥,大名叫做吴睐。本来以吴睐的恶行,至少可以被开除十次以上,可是由于他爸是个颇有资财的建筑包工头,而文星中学由于盖新教学楼欠了他爸八万块钱的工程款迟迟没有到帐,因为有这个因果在里头,所以吴睐这家伙一直得以“刀下留人”。

    吴睐为了给秦若虚一个下马威,于是故作高深的面无表情的学武侠剧中绿林好汉的口吻道:

    “来者自何处来?”

    秦若虚也是个武侠迷,古龙金庸梁羽生的每一部小说几乎都如数家珍,自然不把这等小儿科的切口放在眼里,于是颇是轻蔑的回答道:

    “自来处来!”

    吴睐继续自以为得意的发问:

    “到何处去?”

    “到去处去!”

    吴睐眼见秦若虚对答如流,不信自己难不倒他,于是加深难度:

    “你喝的是什么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