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郝西夏虽然胆大包天,但是自从开学第一天找孙安妮搭讪被碰了个软钉子之后,于是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开始的几天也还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良行为来。

    郝西夏毕竟不会束手待毙,他在花丛中漫游多年,多少了解一些少女的心理。郝西夏于是充分利用女生们喜欢盲目追星的心理,弄来一些什么蔡依林、孙燕姿、陈奕迅、周杰伦以及“绝对男人”和“超级女声”的卡带、明信片甚而至于还有他们亲笔签名的照片到班上来展览。

    郝西夏的这一招果然效果非凡,把三(A)班不少迷恋周杰伦们(其实很有可能是对郝西夏有兴趣)的女生弄得芳心荡漾团团乱转,然而郝西夏的失落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最直接的目标受众孙安妮对此是熟视无睹置若罔闻,颇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气象。

    秦若虚没有郝西夏的阔绰,于是便常常酸葡萄般发出些“老子只崇拜自己”的牢骚来寻得心理平衡。本来他还想说“追星族是最没有出息的”,话到嘴边,顿时感觉到打击面太大,害怕为此会得罪一大批人民群众于自己开展收缴“团费”、“班费”还有一些什么乱七八糟费的伟大事业不利,于是强咽了三大口唾沫,硬生生的把一席骨鲠在喉吞进胃肠不表。

    秦若虚知道郝西夏财大势大,自己“不能力敌,只可智取”,于是便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在孙安妮听力可及的范围里炫耀自己的博学。秦若虚这招令郝西夏很伤脑筋,生怕孙安妮会被秦若虚的学问所迷惑,不时便会附庸风雅的从他老爸的书房里搬来一些大部头的《莎士比亚全集》之类鸿篇巨制混淆视听,煞有介事在孙安妮跟前大扮深沉。

    这一天下课后,秦若虚为了从一个侧面打击郝西夏的嚣张气焰,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在孙安妮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华,于是便与郝西夏一起探讨“李贺”的《滕王阁序》是如何的文采飞扬,并且哼哼出什么“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还有“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之类东东来以飨观众。

    郝西夏上学之前忙着要压岁钱,上学之后急着谈情说爱,所以没有时间去读什么《滕王阁序》,只是依稀记得有一次在他老爸的饭局上,那些叔叔伯伯们高谈阔论时,文化局的赵局长好像曾经说过《滕王阁序》里最美丽的句子是什么“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郝西夏当时觉得这两句听上去很是过瘾,猜想以后可能能在女生跟前派上用场,于是便“灵机一动,‘记’上心来”,暗暗诵记在心,不料今天果然有了用武之地,不由得暗赞自己当初的英明,于是便反复祭出程咬金先生的三板斧——自己唯一知道的两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来大肆渲染反复聒噪。

    正当附庸风雅的秦若虚和郝西夏两人陶醉在“李贺”的《滕王阁序》里逸兴踹飞唾沫四溅时,后面的孙安妮终于是忍无可忍了,破天荒的轻启樱唇颇是费解的问秦郝两人有没有搞错,《滕王阁序》不是王勃王子安写的吗?

    乍闻孙安妮的玉语纶音,宛若黄莺出谷雏凤归巢,秦郝两人不由心旌摇荡头脑轰鸣,幸福得差些双双晕眩了过去。郝西夏听孙安妮这么一说,从秦若虚面红耳赤的表情判断秦若虚果然连《滕王阁序》的作者都弄错了,于是便五十步笑百步的对秦若虚面露不屑之色。

    秦若虚说漏了嘴以后,见孙安妮不但能知道《滕王阁序》是王勃写的,居然连王勃的表字也知道,真是比蔡文姬还蔡文姬李易安还李易安啊,不由得对孙安妮的仰慕之情又多添了几分。

    秦若虚一见机会难得,决定抓住机遇与时俱进,乘机与孙安妮套套近乎联络联络感情,正当秦若虚想好一系列溜须拍马的台词准备乘胜追击时,孙安妮又旁若无人的去读她的“long,longago,therelivedaking”去了。

    秦若虚不想自讨没趣,只好继续与郝西夏探讨李贺的《滕王阁序》里那些华而不实的骈文句子,希望能再度引起孙安妮的关注。然而,秦若虚这一次的美丽愿望落空了,此时的孙安妮赫然又成了郝西夏口中“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冷美人。

    郝西夏以其上佳表现获得了“最佳辩手”的光荣称号,对郝西夏这样功课不太好的学生来说,这荣誉似乎比那个在韩日世界杯上卡恩先生获得的“金球奖”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谓“苦心人,天不负”,秦若虚期待能够与孙安妮拉近距离的时刻终于姗姗的到来了!时逢凌大志别出心裁的在班上搞了一个小型的辩论赛,以小组为单位,所以秦若虚有幸与孙安妮同组。秦若虚乘机充分展开外交攻势,打着筹备辩论赛这一冠冕堂皇的幌子,与孙安妮大套近乎,把旁边一个郝西夏恨得牙痒痒的。

    秦若虚这小组和郝西夏这小组初赛抽到的题目是《中学生要不要做家务》,秦若虚这组是正方,要做;郝西夏这组是反方,也就是不要做。

    秦若虚小小年纪,既没有参加过大型的辩论赛,又没有旁听过法庭的审判,不知道很多时候是可以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的理由很充分,学生当然要做家务了,既可以帮父母减轻一些负担,又可以劳逸结合,更好的投入到学习中去,这么浅显的道理,任谁都懂,看来自己这组是要赢定了。

    辩论赛之前,包括凌大志在内的绝大多数的人都看好秦若虚和孙安妮这一对才子加才女的黄金组合应当是无敌于三(A)班的,就连秦若虚的同桌兼对手郝西夏也一改往日的嬉皮士作风,非常低调的预言自己这一小组一定初赛便会惨遭淘汰。

    秦若虚中了郝西夏的骄兵之计,只顾去忙碌自己的儿女私情,孙安妮也满以为胜券在握,高估了了自己与秦若虚的能力,于是一个劲的去背英语语法去了。秦若虚和孙安妮身后的三辩、四辩眼见有这两大巨头罩着,也懒得去操这份闲心,不如抓紧时间多记几个单词、做几道习题实惠,所以也没有为辩论赛准备什么。

    郝西夏这一组人马虽然口头上保持低调,暗地里却做了一星期的精心准备,不但托电视台魏叔叔的关系借来《全国百所大专院校精英辩论赛》的录像带反复揣摩里面的每一组对话,甚至连最佳辩手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也不放过,而且查阅了不少相关资料收集了许多有力论据,还找上一届凌大志执教的毕业班里获得“最佳辩手”的学长咨询到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

    郝西夏他们做完这一切后,秦若虚和孙安妮还一直蒙在鼓里,愚昧的憧憬着自己这小组轻松夺冠的美妙前景。

    一周的准备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初赛的辩论场上(其实就是在三(A)班教室举行的),郝西夏借鉴了国防科大选手参赛时“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攻心战术,通过他爸的关系,借来了四套军装,自己和身后的二辩三辩四辩着装整齐、威风凛凛,颇是像那么一回事儿。

    秦若虚这一组开始还有些取笑郝西夏他们小题大做哗众取宠的意思,等到郝西夏一开口时,秦若虚这才感觉到大事不妙,今天这家伙狗嘴里吐出来的怎么尽是象牙。秦若虚这才隐约知道自己这回可能是中了郝西夏的暗算,心知肚明这小子一定暗暗下了不少功夫或者是深得哪位高人指点,自己这回怕莫是要栽大了。

    果不其然,郝西夏除了在辩论赛开始的一两分钟由于太有表现欲而略显紧张外,以后便是妙语连珠成竹在胸,那种胜券在握的霸气令秦若虚这小组的辩手们语无伦次手忙脚乱。郝西夏从录像带中刻意模仿来的那一套摇头晃脑、手之舞之的特技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使得他风头出尽,吸引了场上观众最多的眼球。

    郝西夏在旁征博引了许多切合实际或者不太切合实际的名人名言成语典故之后,又举出了一个自己非常得意的例子,他的例证是上周末他正在书房里攻克一道物理奥赛题,眼见思路就要出来了,这时老妈过来叫自己帮忙洗菜,这下好了,洗完菜回来,一点头绪都没有了,自己半个多小时的辛苦算是白费了,所以说中学生还是不要做家务的好。

    郝西夏这一莫须有的雄辩论据赢得了全班许多不想做家务的男生以及郝西夏一贯的崇拜者们热烈的掌声,秦若虚和孙安妮没有准备这样生动的例子,他们临时披挂上阵的这一组乌合之众被飒爽英姿有备而来的郝西夏这组声威所摄,当初想当然的一些大道理纷纷忘得一干二净,虽然凌大志有意偏袒秦若虚这一方,奈何是众意难违,秦若虚这组第一轮便如韩日世界杯上的卫冕冠军法国队一样被黑马塞内加尔淘汰出局,这是让人始料未及的。

    郝西夏这组战胜了秦若虚和孙安妮领衔主演的这组以后,与其它三支初赛获胜队伍一起,昂首挺进四强。在最后的半决赛和决赛中,郝西夏这组越战越勇,势如破竹,一发不可收拾的笑到了最后,终于英勇折桂。

    郝西夏以其上佳表现获得了“最佳辩手”的光荣称号,对郝西夏这样功课不太好的学生来说,这荣誉似乎比那个在韩日世界杯上卡恩先生获得的“金球奖”有过之而无不及。

    郝西夏获得的奖品是一本《中学生优秀作文选》,定价二点八零元。郝西夏有生以来破天荒获此大奖,比中了六合彩还要高兴三分,有事无事便把这份无上荣誉请出来滋润滋润心情,有时候还会故意念上一段“优秀作文”来刺激秦若虚,秦若虚觉得郝西夏好像是在打自己的耳光,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郝西夏这厮真是“小人得志便猖狂”,比《红楼梦》里贾宝玉同学的姐夫孙绍祖那个混蛋还要混蛋。

    凌大志不动声色的说完这段掌故,接着又马上巧妙的过渡到他的课文内容中去了,他的学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跟着他诲人不倦的节奏,在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厚重文化积淀的知识海洋里乘风破浪,直挂云帆济沧海。

    秦若虚虽然在辩论赛上铩羽而归无功而返,可是失败的英雄往往更能激起女人母性的温柔,所以,同是在辩论赛中表现不如人意的“天涯沦落人”孙安妮对秦若虚的态度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如果秦若虚早早知道弱势群体的好处,早早懂得朦胧派诗人北岛老师“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的真理,秦若虚一定会选择再输上它九千九百九十九场辩论赛作为代价。

    从此以后,秦若虚与孙安妮之间开始有了一些语言上的交流。金口难开的孙安妮对秦若虚开放言路以后,一些其他没有如秦若虚一样享受到“最惠国待遇”的以郝西夏为代表的男生们不禁羡慕得口水直流。

    羡慕的较高层次是“嫉妒”,“嫉妒”的纵深发展便成“仇视”。所以自从传说秦若虚和孙安妮“好上了”以后,秦若虚几乎成为三年级全体男生的“人民公敌”。之所以一二年级的男生没有把秦若虚视为敌人,是因为他们暂时还不知道学弟是可以对学姐有想法的。

    秦若虚于是不时会收到恐吓信或闻到什么不妙的风声,内容往往是警告他不许再和孙安妮交往,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云云。然而此时的秦若虚正在拜读伟大的爱国诗人裴多菲,业已达到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人生境界,所以秦若虚毅然将生死置之度外,依然故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与孙安妮畅谈文学、理想和人生。这样过了许久,秦若虚居然还是四肢健全毫发无损,不能不说这是人类爱情史上的一大奇迹。

    “十一”国庆节后,文星中学响应上面的号召取消午休时间,因为“生物钟”一时还没有调整过来,所以下午课时常常是“听取鼾声一片”,尤其以郝西夏的鼾声最为气壮山河惊天动地,通常睡得鼻青脸肿口若悬河。

    针对这种现状,凌大志主动把自己语文课全部调到了下午第一二节。从此之后,三(A)班上课打瞌睡的学生居然不约而同的隐姓埋名销声匿迹,就连郝西夏这样的老师眼中的“钉子户”也不例外。

    郝西夏之所以上凌大志的课不睡觉,是有至少两方面的原因的。一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老爸尚且对凌大志礼让三分,自己心存敬畏,所以不敢造次;更主要的原因是凌大志上课实在是引人入胜,郝西夏想找个睡觉的机会都比较困难。

    凌大志上昏昏入睡的下午课前,一般是先要文娱委员余璐璐领唱中学校园里风靡的孙燕姿的《风筝》或是蔡依林的《看我七十二变》之类激活学生情绪,然后再讲上一两个不太好笑的笑话或者与课文内容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的典故来调动学生们的听课的积极性,而凌大志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够把一个本来不太好笑的笑话说得春意盎然,把一个与课文联系不大的典故讲得休戚与共。

    大概十多分钟的预热之后,凌大志才开始慢慢的转入正题,这时学生们的瞌睡大都跑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属下的某个殖民岛国去了,实在是凝聚不起睡觉的热情。

    凌大志还会不时在课堂上向学生们灌输一些课外知识,譬如有时候上课到半程,或者是发现有学生走神了,他就会停止讲课而问学生一些这样的问题,譬如“为什么我们平时去市场时是买‘东西‘而不是买‘南北‘呢?“

    郝西夏等一些正在开小差或者是准备开小差的学生这会开始在心里冷笑了,这是什么问题,逗三岁小孩啊,不都是这样说的吗?继而转念一想,是啊,虽然都这么说,可是到底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时大概才知道自己的无知和浅陋了,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看来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许多许多,屈原那厮说的什么“路漫漫其修远兮”还真有些道理,于是正襟危坐,专心致志的听凌大志的说法。

    凌大志于是清一清嗓子传道授业解惑:“我国古时去集市买东西都是提着一个篮子的,而按照我国传统文化中‘五行’的说法,东方属甲乙木,南方属丙丁火,西方属庚辛金、北方属壬癸水,木和金显然是可以用篮子提的,而水和火就不可以了,所以这个说法一直沿袭到现在,我们把这种行为称之为买‘东西’,而不叫做买‘南北’。”

    凌大志不动声色的说完这段掌故,接着又马上巧妙的过渡到他的课文内容中去了,他的学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跟着他诲人不倦的节奏,在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厚重文化积淀的知识海洋里乘风破浪,直挂云帆济沧海。

    凌大志满意的示意孙安妮坐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秦若虚一眼,不动声色的施展李寻欢也自愧不如的轻功蹑手蹑脚的走到郝西夏的课桌前收缴了他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一边严肃的对全班同学说道:“大家应该向孙安妮同学好好学习,因为只有孙安妮同学的知识面比较广!‘孙行者’对‘祖冲之’是我国文坛上的一段佳话,很多报刊杂志都转载过这件雅事的!”

    这节语文课的开头,凌大志既没有说典故也没有讲笑话,这多少有些出乎秦若虚以及郝西夏之流的意料之外。凌大志这天让余璐璐例行公事的领唱了两遍萧亚轩《最熟悉的陌生人》后,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要出一个对联给同学们对。

    秦若虚自小就熟读“红花对绿草”、“短箭对长弓”之类,一见表现的机会来了,自是跃跃欲试,巴不得凌大志的上联出得越难越好。谁知凌大志出的上联只有三个字,这多少令秦若虚有些失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张一一作品 (http://zhangyiyi.zuopinj.com) 免费阅读